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天才少年沦为"低保户"的思考

2017-6-6 09:05: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慎毅 选稿:桑怡

  刘汉清16岁就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从大三开始,因痴迷数学放松了对专业的学习,最终没能拿到毕业证书。回家后的他,继续沉迷于他的“数学研究”,一干又是20多年。最终,他选择了放弃。既无一技之长,又干不了体力活,如今的他仅靠政府每个月400元的低保收入维持生活。(6月3日《扬子晚报》)

  刘汉清今年53岁。从他爱上“数论”至今,30多年就这样过去了。这些年来,他的足迹几乎没有出过他的村庄。没有工作,不能干农活,没有结婚,无儿无女。十年前,刘汉清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每天要服用大量的安定才能入睡。也是从那时起,他放弃了“数论”研究。在刘汉清那里,他不愿意苟且于眼前的专业,也不愿意苟且眼前的生活。他向往着诗和远方,并为之奋斗。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没有了诗和远方,他仅有苟且中的苟且。

  哈工大天才少年沦为"低保户",刘汉清为他的偏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自然又使人想起日前媒体报道的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伍继红。伍继红的悲剧更多的来自对“铁饭碗”的偏执,最后是连“泥饭碗”也端得力不从心。对她来说,“铁饭碗”就是诗和远方,得不到“诗和远方”,宁可贫穷的苟且。

  刘汉清和伍继红的悲剧,或许对我们今天的大学生有些启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今天,大学生就业成了一个日益严峻的社会问题。有的大学生,面对现实,一边忍得下眼前的苟且,不挑不拣先就业,一边不断的提升自己,为诗和远方的创业机遇做准备;有的大学生好高骛远,不去基层、不做蓝领,羡慕着大城市大公司的高管,却不考虑自己有多少能力;有的大学生更喜欢创业,可是既没有资金,又没有经验,还不想吃苦耐劳,往往是崽花爷钱不心疼,让父母的钱打了水漂,还美名曰必须交学费。

  怎样处理“眼前的苟且”与“诗和远方”的关系,值得大学生们思考。

  人不能没有追求,但又不能只满足于追求。眼前的就业也好,长远的业绩也罢,有大抱负不能没有小确幸,要高大上还得先小清新,长远理想还要有小目标。目标太大往往因为使人感到遥远而放弃,而从一个个小目标开始,则有望逐渐接近大目标。一个人一开始就想做比尔?盖茨,学哲学的一上来就想超过黑格尔,这种人可能最终会一事无成。如果大学新生一入校就定下目标成为马云,这个目标很可能就是天上的一片云,风一来就吹走了。

  最理想的人生或许就是既有大胸怀,也有小意趣,上马可驰骋沙场,下马可采菊篱下。但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毕竟不多。但面对现实,明白眼前的苟且是为了诗和远方,即使苟且也要苟且出有保障的生活。为此发挥自己最大的潜能,最大程度地自我实现,却完全可以做到。

  孤单曾是刘汉清一个人的狂欢,而狂欢则是如今一群人的孤单。天才少年沦为"低保户"是一个“苟且与诗和远方”辩证关系的标本,看明白了这个标本,或许就不会还有那么多的焦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