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IT男”工资首超金融“白富美”,仍有“补涨”空间

2017-5-31 08:37: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盘和林 选稿:郁婷苈

  国家统计局今天发布2016年平均工资主要数据。随着信息技术产业持续快速发展,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平均工资得以快速增长,2016年平均工资为122478元,比上年增长9.3%,平均工资水平首次超过金融业排名各行业门类首位。金融业工资水平退居次席,主要受银行业高管限薪以及股市低迷等因素影响,2016年平均工资为117418元,比上年仅增长2.3%,增幅排各行业门类第二低位。

  在人们一直以来的印象中,最赚钱的、来钱最快的行业莫过于“钱生钱”的金融行业,而金融业“白富美”被呆板、木讷的“IT男”逆袭,多少有些让人感到意外。不过,我们应该看到逆袭的背后是我国“信息经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迅速发展,“IT男”工资“水涨船高”是一种必然趋势。不仅如此,与美国IT业薪酬相比,中国“IT男”工资“补涨”的空间仍然很大,但金融业却相对进入一个增长“天花板”。

  从工资理论来说,影响工资的因素很多,比如说劳动力的供需平衡、工会谈判等,但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劳动生产率,即每个工人的效率,这效率不仅取决于工人的勤奋,更取决于行业,“造原子弹的”不可能长期低于“卖茶叶蛋的”,这只是暂时的工资扭曲。

  在传统产业里劳动生产率增长有限,因此能有50%增长率就已经是“见证奇迹时刻”了,但IT行业100%甚至更高的增长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是因为IT行业的产品一旦生产就可以接近零成本无限制复制。例如微软的产品一旦开发出来,几乎可以以零成本拷贝。劳动生产率是工资的增长率的基石。也是为什么实体经济与金融业、新经济平均工资存在巨大差异的最根本性原因。

  此外,实体经济的核心要素是市场、机器、资本等,而IT行业最核心的要素是人,例如比尔.盖茨、乔布斯、马云、马化腾这类的。当然,大量的程序员、技术人员等就是IT产业一条条“生产线”。金融业的核心要素还是资本占主导,所以金融从业人员的工资增长是有“天花板”的。

  “IT男”工资首超金融“白富美”的一个更重要信号就是,中国逐步步入“信息经济”(知识经济)时代,以资本为代表的金融业已经开始“逊位”于以知识为代表的IT业。这是经济发展的一种必然趋势。

  创造财富和就业(工资收入)也直接体现在产业结构的演进之中。农业经济时代,土地和劳动者是最为重要的创造财富的要素。到了工业时期,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比农业能够得到更多的收入和创业,其中工业化中、后期,资本远比“蒸汽机”具有更大的经济驱动力。这些时期的财富分配往往朝着土地、机器、资本的拥有者进行倾斜。金融是万业之母,“当银行家”当然就是从小的“财富梦想”,绝非是“宅”着编程序的“IT男”。

  互联网的出现模糊了中、后工业时期和“信息经济”时期的边界,虽然我国尚未完全完成后工业化时期,但也一只脚迈进了“信息经济”时期。尤其在北上广深、杭州,一些互联网经济甚至步入世界前列。与19世纪的工业革命相类似,服务业中的大发展促使后工业时代的结构演化和经济增长发生革命性变化,影响最深远的是社会生产的信息化、网络化、电子化,并宣告“新经济”的来临,这已经渗透到我国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例如“共享单车”“互联网金融”“电商”等。

  在我国眼下经济中,互联网带来的“新经济”表现出了远超传统产业、金融业的惊人“创富威力”,简直比“印钞机”的速度还惊人。

  本月中旬,我国互联网的两大具体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公布了2016年的财报(国际上惯用为2017年财年)。其中腾讯2016年全年总收入1519.38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48%。阿里2017财年全年总收入为1582.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截至5月23日,来自深圳的腾讯公司市值已经超过26000亿港元(约合22900亿元人民币),而深圳市2016年GDP接近1.95万亿元,也就是说腾讯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深圳全市2016年的GDP。

  不过,从各国IT行业薪酬排名来说,我国是垫底的,甚至不及亚洲的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无缘上榜,倒是在一些国际IT业薪酬水平最低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中国IT业仍有巨大的低工资优势,特别与美国IT业相比,仍是“农民工与银行家”的距离。前不久,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物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等领域“信息经济”增长潜力不可限量。这也意味着,IT业从业人员的工资水平仍有较大的“补涨”空间。(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