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明国度不存在“社会摒弃”

2017-5-24 13:44:3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读了这则新闻,委实令人动容——

  江苏省泰州市有20名流浪乞讨人员,患有不同程度的智力、精神和肢体残疾,不能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无法与亲属取得联系,也无法取得合法身份,因而不能办理医保、享受救济。日前,泰州市海陵公安分局经与民政、医保、社保等部门会商研究,分别采集指纹、拍照、办理居民身份证,当天这20人成为拥有泰州户籍的正式市民,享受到生活照料、户籍管理、最低生活保障和医疗报销等待遇。据悉,这是该省首次为流浪乞讨人员集中办理落户手续。

  从流浪乞讨人员到泰州新市民,从衣食无助到享受生活保障,从城市的边缘人到融入社会的大家庭,这20名流浪乞讨人员有了一个“华丽转身”,值得庆贺!

  城市化是过去200多年来人类生活变迁史的主线,也预示着今后人类生活发展的必然走势。人类在思考和探索城市化的进程中,有先进的理念,有成功的经验,也有不可讳言的误区、失败以及有悖现代文明的一些做法。如何对待边缘人?这一问题直接考量着城市现代文明的程度,丈量着城市生活美好的水准。

  任何一个社会——按传统说法,现代可分为社会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有不同数量的边缘人,诸如地摊小贩、无业游民、街头乞丐等。这并不稀奇,也不可怕。问题是:社会是不是关爱他们?城市是不是容纳他们?说实在,我国在城市化建设的过程中,有些地区的有些做法对上述两大问题的回答是不甚合格的。曾记否?广州收容无证人员,导致孙志刚悲剧;郑州将街头乞丐集中遣送;合肥以“影响市容”为名,严禁小贩设摊;等等。在强烈的舆情谴责下,这些做法相继改辙,甚至出现了废除收容制度这样的体制性进步。然而,严统峻管的惯性至今仍潜在有些政府部门的行政行为中,并以冠冕堂皇的名义实施着。不是吗?南方某市称,失业三个月以上的人,将成为社会治安的潜在威胁,必须立法加以清除。质而言之,无业人员将在该市无立锥之地。作为城市的边缘人,无业人员被“社会摒弃”,将受到城市的不合理、不合法的待遇。

  “社会摒弃”的概念是在1974年由法国学者勒努瓦(H.Lenoir)所创立。他发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新自由放任经济成为主流而国家调控角色日益减弱,已造成了贫富差距愈来愈烈,失业问题则趋于严重。与日俱增的边缘人不仅贫穷不堪,而且更严重的是面临“社会摒弃”——被驱赶出了经济、教育、政治及文化的所有体制之外。1999年,英国首相布莱尔有感于“社会摒弃”会影响到社会安定与图强,逐在内阁办公室特设“社会摒弃小组”,由首相直接负责,通过采取“人生本钱补助金”、创造“对社会有用工作”、“社会企业家公益基金”等途径救济那些城市边缘人,不使他们被“社会摒弃”。中国的贫富差距已极严重,当然需要有个全盘性方案,而无论将来可能实施的方案如何,对待诸如无业游民、街头乞讨这样的边缘人,城市无权断然地“社会摒弃”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如此侵犯人权的城市绝不可能日臻文明国度的境地。

  我认为,任何社会形态/体制下的城市现代化,其重要标志并不止于是否楼宇林立、高架纵横、商品琳琅,更在于契约自由推动社会追求自身经济最大化的同时,又坚持每个公民(任何边缘人无疑都是公民)追求自身权益的最大化——社会经济与公民权益双重最大化的逐步兑现则是现代城市发展的终极目标。而衡量一个城市的公民权益最大化的标准,不能光看有权有势者,甚至也不是芸芸众生,而是那些经济赤贫、地位卑微的边缘人。时下,尊重、尊严几乎成为人类生存的关键词,这一社会命题合乎逻辑地演绎,其根本的指向不是官员、企业家、富豪、知识分子、记者、律师、法官等社会体面者,而是那些城市边缘人。我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由衷点赞泰州市的这一举措。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