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国土资源部首推司局长出庭应诉

2017-5-22 13:47: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我国《行政诉讼法》1989年4月4日颁布实施,2015年5月1日施行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对被诉政府机关的行政应诉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不日,国土资源部就出台了《国土资源行政应诉规定》,提出该部出庭应诉的原则是“谁主管、谁负责;谁主办、谁应诉”。今年以来,该部已有多位司局长出庭应诉。

  日前,据国土资源部政策法规司司长魏莉华介绍:该部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工作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近年来呈现出量大、激增和类型相对集中的特点。与国务院其他部门相比,国土资源部管理的土地、矿产资源是人民群众最重要、最有价值的财产,人民群众高度关注,这是国土资源行政诉讼案件量大、激增的一个重要原因。目前,这类案件已形成由过去比较温和的增长变成现在“攀岩”式上涨、成倍增长的态势。国土资源部出台部门规章对行政应诉做出全面规范,且明确推出司局长出庭应诉,适逢其时。

  回顾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施行两年来,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行政诉讼工作。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健全行政机关支持法院受理行政案件的制度”;作为一种回应,不久,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17次会议对进一步做好现阶段行政应诉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和新部署;去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的意见》,对各级政府机关支持、配合人民法院依法开展行政审判工作作出了五方面的规定,其一便是“依法履行出庭应诉职责”。无论是党中央的要求还是国务院的《意见》,行政应诉都是被纳入当前依法治国的框架之内,行政应诉堪为一种法定职责,各级政府尤其是行政首长决不可轻忽之。国土资源部首推司局长出庭应诉,部长姜大明表态:有合适的案件、合适的时机,自己也将履行出庭应诉的法定职责,可谓是在这方面起到了表率作用。

  客观而言,我国行政诉讼已走过了28个年头,早已结束了那种“官”一惊一乍的窘况、“民”亦疑亦忧的困境,“民告官”成为了我国司法实践中的一个常态,它顺应了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发展趋向,有力约束了行政机关的任性,保护了自然人/法人的合法权益,彰显出民主政治的伦理。然而,这项工作还是存有短板,做得还不尽如人意,如被告一方,即政府部门的首长或不愿、不敢出庭应诉,或出庭应诉却不“应声”,一言不发,形同虚设,或指派律师作为法律顾问到庭应付一下了事。像国土资源部系统的“民告官”案件以往都是由政策法规部门代办出庭应诉。

  时下,行政部门延聘律师或由政策法规部门当自己的法律顾问,这是常有的事,官司临头,委托律师代理或由政策法规部门代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其代言并不能全然代表行政首长的职能。就法律知识、诉讼程序、现场应变、辩论能力而言,律师或政策法规部门可能相比行政首长略胜一筹,但本部门的具体情况、本案件的症结所在以及应诉时将作何种“让步”、将有何种结局、将产生何种影响,这些唯有行政首长心知肚明,他人是无法越俎代庖的。行政首长在庭上所摆出的事实、所陈述的道理、所表示的态度,都不仅仅是一个言语的“分寸感”、法律的“适应度”所能替代和包括的。正因如此,行政首长应诉就显得极为重要,也极为现实的了。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及国办的《意见》提出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是切中肯綮的。

  既然行政应诉是一种法定职责,就得明确认识和切实做到两点:一、建立健全行政首长负责制。行政首长作为本地方、本部门推进依法行政工作的第一责任人,对所在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工作负总责并承担领导责任,他出庭应诉理所当然;二、严格落实行政应诉责任追究。新修《行政诉讼法》重申:“行政机关必须履行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拒不履行者,便是有悖法定职责,甚至情节严重者将构成犯罪,获究刑事责任。一旦“动真格”,谁还敢将行政应诉视为摆个虚设的“稻草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