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慰安所遗址保护势在必行

2017-5-16 14:40:0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王永娟

  今年年初,上海市政协委员俞亮鑫、吴孝明、张民权提交了《关于本市应重视保护慰安所遗址的建议》提案。该提案认为:位于虹口区东宝兴路上的“大一沙龙”旧址“是日军在亚洲设立的第一个慰安所,更是存在时间最长的日军慰安所”,建议将此处确定为市级乃至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在原地建立纪念馆,“至少应立碑纪念”。

  据日前《联合时报》报道:虹口区人民政府在答复上述提案时表示:“大一沙龙”等慰安所遗址的保护工作已提上议事日程,有了总体思路,相关工作正在推进中,专家团队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制定出保护方案,经论证后具体实施。目前,相关历史资料的征集、整理工作已在持续开展中。本市的慰安所遗址保护工作势在必行!

  大量史实业已证明:中国是“慰安妇”强征制度最大的受害国,上海则是日军设立慰安所最早也是最多的城市。如何保护慰安所遗址、建立相关纪念场所,让世人永远记取这一历史耻辱,从而激发和平热情和进取精神,具有重要意义。

  慰安所无疑应纳入二战遗址的总体框架,它是日军侵华的一个血腥见证!回眸已胜利70多年的那场反法西斯战争,大凡受害国都十分重视本国所惨遭的历史悲剧,不同程度地完好保存着一些遗址。如奥斯维辛集中营。它于1940年4月由纳粹德国建立,至1945年1月被苏联红军解放。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这座“魔窟”共杀害了约110万犹太人,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杀人工厂”。1947年7月,波兰政府将奥斯维辛集中营改为二战殉难者纪念馆,展出当年纳粹在集中营犯下种种罪行的物证和图片及犹太人遗留下的遗物。70多年来,奥斯维辛集中营经过多次修缮,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即:最大限度和最大可能地保存原貌,四周密布的电丝网、崎岖不平的战壕、狰狞可怖的毒气室、刑具林立的审讯室,甚至集中营的门面也是还原当年的布局。这里每年都有数十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士前往参观,凭吊那些惨遭杀害的无辜者。相比之下,我国的慰安所遗址保护工作长期阙如,这才有了市政协委员俞亮鑫等人的相关提案。“亡羊补牢,未晚时也”,只是进度要加快,毕竟时不我待。

  客观而言,长期以来,中国抗战及二战史研究的影响力和权威性并不尽如人意,这与一个反法西斯大国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究其原因,当然是多元的,诸如冷战导致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政治偏见、中苏关系破裂造成前苏联对中共的贬损、日本右翼势力对侵华历史的歪曲和篡改等,但是,以我之见,咱自身在这方面的研究深入不够、研究成果尚未充分走向世界也是一个不容轻忽的重要因素。因为作为一个战胜国,其话语权自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己在国际社会上声音低弱,他人是没有“代劳”的义务的。慰安所遗址的保护就是一个显例。

  历史从来都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更不是一堆横七竖八的材料,人类的生命一代代在时间中延续、相接、传承,而成为历史。倘要真实地还原那段历史,不出现断裂,不淡然遗忘,就得不断挖掘,不断保护,不断回顾,不断反思。保存像“大一沙龙”慰安所这样的二战遗址,乃是守护曾经的史实。习近平总书记曾在政治局第25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倘若没有了诸如奥斯维辛集中营、“大一沙龙”慰安所等二战遗址,也就等于割断了历史血脉联系,少了对历史应有的尊重和敬畏,历史难免会被误读,甚至会给今日的“安倍”们随意篡改历史留有空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