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懒政”背后说“快感”

2017-5-3 10:50:5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郁婷苈

  这是“五一”前夕,一条甚为轰动的新闻——宝鸡市某局投诉中心的门前,一个举报箱钉在离地3米的高处,你要举报吗?请自备梯子,否则无法“高空作业”,这个离地3米的举报箱,当然收到了“0举报”的效果……

  关于这个“高空举报箱”,舆论之间,沸反盈天,都是把它归在“孙连城”一类的,斥其“懒政”,曰其“不作为的典型”——而我却不以为然,这是“懒政”嘛?一个举报箱,钉到离地3米,比起放在平地,不是难度更大吗?更不要说还设置了严格的监控设备,可以清晰发现举报人呢!这不是十分“勤快”,百分地“不厌其烦”吗?

  很显然,说这个“高空举报箱”属于“懒政”,恐怕打错了板子——至少他不仅仅是一点“不作为”而已——千方百计不让群众举报,动足脑筋给老百姓设置障碍,只有一个“懒政”是说不过去的。

  由此想到也是在“五一”前夕,媒体传出的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一番“痛斥”——“一个公民要出国旅途,需要填写‘紧急联系人’,他写了自己母亲的名字,结果有关部门要他提供‘你妈是你妈’的证明!这怎么证明呢?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些办事机构到底是出于对老百姓负责的态度,还是在故意给老百姓设置障碍?”

  李克强之问,点破了“给老百姓设置障碍”的“故意”,在这个“奇葩证明”和那个“高空举报箱”中,有着十分明显的共性,这其实是对老百姓的那一份“敌意”,是与“子民”作对的那一种“故意”,所以我们说,说它只是“不作为”的“懒政”,那是远远不够的。

  过去我们常说,推诿塞责的官僚作风,“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衙门做派,背后是“钓鱼执法”,是要收你的“好处”,敲你的“孝敬”,一旦“到位”,关节就自然一通百顺——这种“以权寻租”的官僚主义,当然是有的,但并不尽然,并不是所有的“官僚”都是“贪吏”,也有像高育良那样把权力的感觉看得比金钱更重的,有不少这样的达官小吏,他们并不拿群众的一文钱,连一根烟都不抽你的,但就是折腾你,“白相”你,要的是什么呢?是做官的“感觉”,是权力的“快感”。

  我们再来解刨一只众所周知的“麻雀”——一个北漂小伙子,为了办一张因私护照那样的“简易小事”,竟在北京和河北武邑之间来回奔波六次,跑了三千多公里,武邑县出入境的“工作人员”,硬是令小伙子多办了5张完全不需要的“证明”,也使他饱尝了怒目横眉“朝南坐”的傲慢蛮横。那个小吏,没有敲诈小伙子一文钱,只是目睹他满头大汗疲于奔命的惨状,“开心地笑了”——你看,这就是权力的快感,这就是过了一把有权之瘾啊,他既不贪,也不腐,只是享受了一份“开心”!我一句“不行”,你就得跑六回,我板一个脸,你就得跋涉三千公里,这是什么?这内心的“痛快”和“舒畅”,就是某些人做官的“味道”,就是官僚主义的“威风”啊——就在武邑事件曝光的次日,同是一个央视,又披露了丰县一位百姓,为了办个执照,在行政服务中心和工商局之间往返11次的“新闻”。至于为了办一份助学贷款,一位贫困大学生四处求告,盖了26个公章,还是没拿到一文钱;为了办一个准生证,一户老农跑了11个衙门,盖了34个官印,结果还是不行这样的事,其中都有一个共性,那就均不是贪官所为,也没有明告暗示他“进贡”过一分钱,而这后面共同的“故意”,“故意给老百姓设置障碍”,却是一样一样的,而这背后那一种“做官”的“快感”,那一份比金钱还有魅力的“感觉”,却不是一个“懒政”可以一言以蔽之的啊——请看那说了六回“不”的小吏,那一次次把老百姓踢来踹去的11个衙门,他们的摇头技术和脚下功夫,不是“不厌其烦”的很吗?

  所以说,“懒政”背后的“快感”,官僚主义的另一种共性、普遍性,我们在剖析官场文化与官员心态甚至政治生态时,不宜肤浅识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