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民的名义》中的“副国级”

2017-5-2 09:29: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空前火爆,有媒体称,其所以引起观众的广泛关注,是因为是“最大尺度反腐剧”。所谓“最大尺度”,主要体现在它写了一个“副国级”的腐败官员,这是前所未有的,显示了创作者的勇气。

  以往作品写腐败分子,多是县处级以下的官员,厅局级有一些,少数涉及到省部级官员,那几乎被看作是“天花板”式的上限了。再上去,就顾虑难于审查通过了。因此,坊间有个疑问:《人民的名义》怎么通过审查的?

  我国对影视剧确是有审查制度。《人民的名义》与其他剧目一样,也是送审的。据说,审查时间达4 个月,最高检反贪局提了66条意见,但并没有说不能写“副国级”。相反,剧作者周梅森最初写的贪腐官员的最高级别只是一个省委常委,他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中国作协原党组书记,也是该剧艺术顾问翟泰丰说,坏人怎么能只写到一个公安厅长,正国级副国级的大老虎打了这么多只,十八大后还有这么多贪官不收手,反腐形势这么严峻,还能像过去那样轻描淡写吗?周梅森想想,无论是基于生活的真实,还是作品艺术表现的需要,都应当打破框框,把贪腐的最上层写到副国级赵立春,得到了领导与专家的一致认可。最高检影视中心也是这个戏出品方之一,他们表示,最高检从来没想过什么尺度不尺度的问题。果然,“副国级”在对作品的审查中并未成为什么问题而顺利通过了。

  时下有些作者在影视剧创作中放不开手脚,顾虑重重,不敢尽情表现应当表现的,往往是“欲说还休”,据说就是怕审查通不过。实际上,审查是在政治思想上把关,以求不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不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不煽动民族仇恨,不宣扬黄、赌、毒,不宣扬迷信和邪教,不宣扬腐朽的世界观、人生观,等等,是有利于保证与提高作品质量的。但是,具体如何进行艺术创作,诸如情节如何安排,人物如何塑造,则都是任作者依据生活中的感悟与艺术构思的需要去描写的,有关机构的审查是不会也不应去干涉的。就反腐作品来讲,审查机构从来就没有对表现腐败官员的的级别作过限制,只是高到“副国级”过去没人写过,习惯性思维使一些作者“投鼠忌器”,以为这是不可碰的“尺度”。周梅森开始对此也是有顾虑的,但在富有创新精神的创作集体鼓励支持下,勇敢地前行,成就了当今这一“最大尺度反腐剧”。

  不过,《人民的名义》这一反腐剧的成功,主要并不在于它的“大尺度”,写了一个副国级的腐败官员,更在于它以艺术的手法,展现了腐败的严重性与危害性,表现了反腐败斗争的艰巨复杂,呈现了党与人民坚决铲除腐败的决心,塑造了一批可信可敬的反腐英雄,剖析了人性的光明与幽暗。它写了“副国级”,是它情节发展所需要,是为了强化反腐败斗争的内涵,而非为了“大尺度”而硬添上去的。艺术作品成就的高低,不在于它所写的人物身分的高低,而在于它思想的深浅与艺术的高下。写“小人物”的《阿Q正传》要远远高于那些描写“大人物”的泛泛之作。

  周梅森是坚持现实主义写作的作家,善于从现实斗争中汲取诗情,执笔写过《人间正道》《绝对权力》《至高利益》等多部反腐作品。1989年,他有个系列中篇《一个早晨和三个故事》,在我主编的《小说界》上发表,此作写了在二十至八十年代风雷激荡历史舞台上,三个政治面貌不同的人的一生。我当时很欣赏这一作品,发表时特意为它加了按语,指出作者有着强烈的历史意识与人性意识,既注意对历史、事实的“实”的描写,便于调动我国读者习惯的审美经验,又注意对人性、哲理的“虚”的发挖,使读者获得深一层的领悟。《人民的名义》的成功,显示作者保持发扬了这一创作特色。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