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以检察监督规范公安刑侦行为

2017-4-27 13:59: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近日,最高检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级检察院因地制宜,全面开展对公安派出所刑事侦查活动监督工作,今年年底前实现全面铺开。

  这一被称为“派出所有了检察官”的司法改革举措,早在2015年最高检就选择了山西等10个省市进行了试点,1064个基层检察院、8370个公安派出所参与了试点工作。实践证明:以检察监督来规范刑侦行为,公安办案质量有了明显提升。

  刑侦,无疑是我国公安的主项工作。我们对公安的认识大体经历了两个阶段:建国至改革开放前为第一阶段。人们往往从政治思维角度出发,强调警察的政治属性为专政工具,以“打击阶级敌人、保护人民群众”为己任(当时的“人民”和“敌人”都是政治概念,而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公民”和“罪犯”概念);改革开放后为第二阶段。随着“依法治国”理念的推广,开始从法律思维的角度强调警察具有行政权和司法权双重属性,任务是按照人民警察法要求,依法行政和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这两个阶段公安都没有游离“刑侦”这一主项工作,于今更为重要,并且特别强调依法办案,这是国家管理精细化的一个表征。

  作为公安机关的派出机构,公安派出所是重要的刑侦主体,尤其是在立案撤案和进行侦查活动方面承担着越来越重大的职责,其刑事侦查活动合法、规范与否,直接关系到处置刑事案件的公正性和公信力。毋庸讳言,眼下一些公安派出所的刑侦水平与群众的要求、社会的期待还是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就以公安自身而言,派出所也呈现如此的反差:一方面,派出所承担着大量的社会管理职责,公安内部体制改革使得其刑事侦查职能不断扩大,办案数量增多,破案压力甚大,人少案多困扰着规范化刑侦;另一方面,派出所办案实践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证据意识薄弱、取证能力欠缺、侦查手段单一等情形,直接影响规范化刑侦。这些主客观的局限,单纯依靠公安机关内部监督似难以破解,亟需一个外力加以全面、常态的监督。

  检察监督乃是规范公安刑侦行为的良方。根据我国宪法规定:检察机关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其诉讼监督职能覆盖刑事诉讼的全过程。公安派出所的刑侦活动理应是检察监督的重要内容,换言之,检察机关对公安侦办刑事案件的活动进行监督,是现代法治的基本要求。但长期以来,我国检察机关注重通过审查逮捕犯罪嫌疑人以监督刑事侦查活动,而全然缺失对公安派出所的刑事侦查行为的前期监督。从近年来业已平反的一些冤假错案来看,都有一个重大的失误节点,即:派出所的立案和侦查阶段都存有重大问题,取证严重不实,检察监督的滞后,往往导致公诉的偏差和审理的误判。如4月11日《新京报》报道:2000年7月14日,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东七乡发生一起命案,报案人杨德武竟成了“犯罪嫌疑人”。在当地派出所立案后,某些警察为了及时破案,违背程序、逼供诱供,甚至动粗,在缺乏证据相互印证的情况下移送检察机关;芜湖市中院认定“证据尚属充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德武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6年来,杨德武写了5000封申诉信,2016年11月11日,已服刑16年的他才被改判无罪释放。

  由此可见,从法律监督的视域分析,检察机关倘要切实防范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出现冤假错案,就必须检察监督前移,从派出所立案及侦查作为“第一道关口”,分阶段实施法律监督,严防“起点错、跟着错、错到底”的司法窘况。从这个意义上说,“派出所有了检察官”实属必要!

  以我国的司法框架论,公检法三家即是相互独立的,又是相互制约的。尤其是检察机关,其制约作用更大、更明显,譬如公安刑事侦查不实,检察机关可以“不予批捕”;法院审理有偏,裁决不公,检察机关可以“抗诉”。检察机关的司法监督具有刚性,它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无可替代的作用,切莫轻忽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