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有感于法国为巴黎公社平反

2017-4-25 13:19: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年轻时读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我从字面上对巴黎公社有了一个肤浅的认识。给我心灵震撼的是,前年去巴黎看望定居在那里的女儿,专程到拉雪兹神父公墓拜谒“巴黎公社社员墙”。1871年5月28日,经过与梯也尔的凡尔赛军“流血周”的激烈街垒巷战,在这座夏洛纳砖墙前,巴黎公社最后147名战士高呼“公社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巴黎公社社员墙”标志着无产阶级第一次建立自己政权的伟大尝试的终结。

  巴黎公社诞生于1871年3月18日,它是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惨败后在巴黎爆发起义的产物,是法国无产阶级自发进行的一场革命,其所有诉求汇总起来就是一句话:“建立一个社会主义民主共和国”。作为无产阶级政权的雏形,巴黎公社在短暂的生命期内,建立国民自卫军、实行免费教育、废除官员高薪制、关闭妓院、推广民主选举等等。公社的实践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留下了光辉而悲壮的一页。

  巴黎公社被血腥镇压后,梯也尔政权不经法庭审判程序,就地处决的公社社员超过3万、监禁4万多,又有近万人被放逐到新卡里多尼亚。尔后,法国历史书都是从第二帝国直接跳到第三共和国,严令禁止提及巴黎公社,不得进入教科书。

  日前,女儿回国探亲,说是法国国民议会已为巴黎公社平反了。去年11月29日,法国国民议会依据《宪法》34-1条款通过了第907号决议,由议长克洛德*巴赫托洛纳签署“为所有遭镇压的1871年巴黎公社社员平反”。此举旨在给那些为自由、民主而献身的先驱们以荣誉和尊严,受到法国诸多媒体和舆论广泛赞誉。

  我查阅了有关史料发现,替巴黎公社鸣不平并非始于今日。1879年,在公众强烈的要求下,国民议会曾对巴黎公社社员实施过部分赦免;应雨果等著名人士呼吁,于1880年7月11日,法国政府颁布了“全面大赦令”;1885年,《国际歌》作者鲍狄埃发表诗歌《公社没有覆灭》声震遐迩;建立于20世纪60年代的法国“巴黎公社协会”进入21世纪后,屡屡敦促政府当局为公社公开平反。这回法国国民议会决议用的是“平凡”一词,明确它不是一次新的“赦免”(“赦免”的基点是被赦免者“犯有罪行”),也不是出于对牺牲者的怜悯,而是直面事实,还历史真相!

  巴黎公社仅仅存在了72天,但它的精神永存不朽!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和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等经典著作都对巴黎公社基本民主性质有过科学的论述,肯定它是“由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一场真正的人民主权运动。这些论述成为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中最为重要的精髓。

  那么,被马克思和列宁高度褒扬的“生产者的自治政府”——巴黎公社究竟给后人留下什么启示呢?我以为最重要的是两点:一是实施从“为民作主”转化为“由民自主”。公社甫一成立,就发布《告法兰西人民书》,提出了自己的执政纲领,强调“公民持续参与公社事务,自由发表他们的意见,维护其自身权益”。恰如马克思所说:“公社以其审慎温和著称的措施,表明通过人民自己实现的人民管理制度的发展方向”;二是避免从“社会公仆”转化为“社会主人”。露易丝*米歇尔曾告诫公社管理层:“一切权力都具有腐蚀性”,必须采取行之有效的防范措施。其一便是“民众始终有权对公社各级官员进行监督和予以撤换”。鲍狄埃等经直接选举产生的公社委员联名出示公告,主动请求群众监督:“公民们,请别忘记,如果官吏脱离人民,自行动议,势必会陷入专断的泥潭。没有你们爱国的协助,我们纵有一片忠心也是徒然”。“巴黎公社协会”声言要捍卫公社的崇高理想、继承公社的精神遗产。该协会主席克洛德*维拉尔说得好:“巴黎公社是有史以来最真诚的民主,在其产生的时代已经提出了我们至今仍面临的问题,因而具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性”。

  平反巴黎公社,当是法国人的事儿,但巴黎公社的原则和精神则是普适的,我们当下民主政治建设的方向不也是朝着巴黎公社的路标在奋进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