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微腐败”,岂可恕?

2017-4-24 14:18: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在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时,有一个问题不容小觑:“微腐败”。

  “微腐败”是一种腐败趋向于“蚁穴化”过程中的社会形态。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是常见的腐败。

  “微腐败”的特点,一是微,乱用公权的行为很小,一眼眼,一滴滴,打个“擦边球”,玩个遮眼法,雁过拔毛,顺手捞点小好处。二是近。“微腐败”行为多半发生在身边,看得见,摸得着,或接受单位宴请,或办事接受礼品,或利用公款旅行,或挖空心思虚报冒领,或侵占扶贫救助资金。三是多。数量多,次数多,领域多,形式多。零零散散、形形色色的“微腐败”,比之有些老虎远在天边的腐败,百姓痛之更切、恨之更深。

  “微腐败”也是腐败。“微腐败”的危害微而足道。毒蛇不分大小都有毒。体长为3.6–4米长的眼镜王蛇是大毒蛇,身材短小、其貌不扬的短尾蝮,也是剧毒蛇;体呈黑褐色的中华眼镜蛇是中国特产的大毒蛇,身体背有白环和黑环相间的银环蛇,则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小毒蛇。纳米比亚侏膨蝰是世界上最小的毒蛇,体长仅18厘米,但被它咬一口也足以致命。它具有一对空心獠牙,在咬住猎物时会注射毒液进入受害者的躯体,不使用时,尖牙可以挂嘴边,看上去像两撇胡须,装出一副并不可怕的外表。

  大小贪官都是贪,大小贪官都吸血,老虎家里搜出现金2个亿,杭州一个环卫站站长贪挪公款1100余万。小官巨贪的恶行同样伤民。一群苍蝇嗡嗡叫,一群蚊子飞乱舞,苍蝇蚊子多了,同样祸国殃民。切莫以为鼠窃狗偷问题不大,久而久之,许多基层干部“吃拿卡要”成为习惯,不觉深陷贪腐的漩涡不能自拔,小贪变成大贪者不乏其人。

  凡腐败,均在可反之列。大腐败,重拳出击;微腐败,深挖细找;老虎苍蝇,一律“通吃”;蚊子跳蚤,皆不放过;蝼蚁之穴,都要垫没。“微腐败”和“巨腐败”虽在程度上、数量上有区别,但在腐败的本质上却毫无二致。远在天边的“老虎”和近在眼前的“蝇贪”,他们都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相对于偶尔露峥嵘的“老虎”来说,随处可见的“苍蝇”有时危害更大。

  “微腐败”积累起来,“微腐败”就会成巨腐败,老虎不是天生的,其中不少是由“小贪官”带病提拔上来的。许多贪官获得的第一桶金,都是从小打小闹的“好处费”开始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和更多次。苍蝇、蚊子也可以“成长”为老虎。严惩“微腐败”,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铲除了滋生大贪的一个温床和土壤。

  “微腐败”的群体是以小官为主体。“微腐败”虽小,却伤根基。许多科级贪官的特点是官不大,手中的权力看似不大,但长期扎根基层、关系网错综复杂,甚至亦可权倾一方。这些“蚁贪”由于与基层群众打交道机会最多,其腐败行为损害群众利益也最直接、最强烈,所以对国家的危害很大。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利益无巨细。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指出:“‘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它损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微腐败”损害的是群众利益、更是民心。

  群众身边的“微腐败”,“微”在层级,“危”在民心。一个惠民政策,由于“吃、拿、卡、要”等“微腐败”,党的信用也一点点被透支,群众的获得感被啃食。隐藏在基层的小腐微贪,他们是蛀蚀大树的蠹虫,是导致大提溃决的蚁穴,是危及人的肌体的癌细胞,必须除恶务尽。那些小官通过“微腐败”而变得脑满肠肥时,任何对他们的宽恕便是一种阴险的玩笑。

  基层贪腐,是与民争利,从百姓口中夺食。群众经济利益受损,医疗、教育、社会服务等得不到保障,何谈获得感?明乎此,“微腐败”每少一分,群众的获得感就会增加一分。严惩“微腐败”是反腐败征程中的最后“一公里”,也是最关键的“一公里”。齐步走,走好最关键的“一公里”,事关紧要,切切马虎不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