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95后找工作排斥加班映射权利觉醒

2017-4-23 09:54: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对于“95后”来说,最让他们不能忍的可能就是加班了。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通信专业的孙同学,之前拿到了一家物流单位的入职通知,但是因为要常态化加班,就没有去。1995年出生、来自南京师范大学电气专业的成同学表示,自己压根没考虑过加班。“双休日加班,我不能接受,我需要休息时间。”他表示,如果工作日加班,每天加班时间不超过一小时,他会考虑接受。“之前已经拿到镇江一家国企的offer,但是那份工作需要出差,挺累的,我可能不会去。”(4月23日《现代快报》)

  在国内,加班是种常态,在个别地方和部分领域还相当严重。有调查显示,在我国90%的行业中,劳动者每周的工时都会超过40小时,过半数行业每周要加班4小时以上,全年工作时间则高达2000~2200小时,这个数字相当于英美德法等国家20世纪20至50年代的水平。在高速发展的时期,加班几乎无以避免。2016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2.6%的受访者平均每周加班1次及以上。

  加班问题严重有着历史的原因,并作为劳动成本低廉的象征。企业在劳动报酬的设置上,也把加班作为增加劳动收入的一种手段,引导雇工不断加班。再加上劳动保护的机制孱弱,劳资双方在权利上强弱分明,加班不但成为一种企业文化,还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和行为习惯。中山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2015年报告》显示,超过60%的加班雇员是“自愿加班”。甚至还出现了绍兴柯桥一员工张先生主动跑去加班,被辞职之后,双方对簿公堂的极端案例。

  适度加班当然可以,若是过度则有损劳动者权益。中国式加班的问题在于,一是情况相当普遍,二是待遇极差,有的加班还属于免费加班。而要改变这种情况,固然需要法律给予劳动者绝对的保护,与此同时,也需要劳动者的自我觉醒,自觉抵制或者拒绝加班,让用工方欲加班而不能。失去了劳动者的主动配合与支持,在权利觉醒之后形成一种共识,一种习惯甚至一种文化,过度加班的情况则会得到明显的改善。

  明明法律规定不得违法加班,加班也应给予法定的加班补助,然而在劳动者“主动加班“的配合下,出现了违法违规行为,都不会被举报也没有得到惩处。反之,若是劳动者在签订劳动合同时,把不加班作为一项条款得到明确,并在实际工作中拒绝加班,企业和用工方想加班都“无从下手”。令人欣喜的是,在老生代劳动者“主动加班”并将其视为一种美德的大背景下,新生代劳动者则“不重钱途重劳动保护”,则体现了权利的觉醒和时代的进步。

  曾有报道说,在国外尤其是一些发达国家,企业想加班几乎很难实现,因为员工往往一下班就回家了,而拒绝在有效工作日之后加班。95后找工作排斥加班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情况在国内也将成为常态。“白加黑”、“五加二”的透支性加班传统陋习,必然被摈弃和被改变。有了意识的转变和权利的觉醒,法治也便有了更为坚实的基础。

  《2016北京白领健康白皮书》显示,“85后”白领患有职场“拖延症”的占比较高,生物制药、金融、法律、IT等行业白领加班频繁。事实上,过度加班不但无以提高效率,而恰是相反。企业无以从中获得更大的红利,而是成本付出。此需要企业从提高效率,保护权利的角度,不断优化自身的管理水平,合理配置内部资源,达到资源效率的最大化。如此看来,唯有劳动一方拒绝加班才能治理拖延,而用工方也要意识到过度加班所带来的危险,主动减少加班的时间,如此才能形成双方互动,共同提高权利保障的水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