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高育良的秘书与盖如垠的司机

2017-4-19 16:24: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王永娟

  《人民的名义》放到中段,竟然出来一幕“床戏”,中院副院长陈清泉,在山水庄园嫖洋妞,被抓了个现行。这个陈副院长,在大风厂股权等案中,早已贪赃枉法、劣迹斑斑,而这个陈副院长,又曾是省委高育良副书记“最得意的秘书”,于是一个“秘书问题”,被再次提了出来。

  其实政治生态之中,属于“身边人”的,并非只有一个形影不离的“秘书”,至少还有一个鞍前马后的“司机”吧。这不,就在这当口,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盖如垠被判了十四年刑期,而与此同时,他的司机马门启也被判了三年半。为什么“司机与省部级高官同时获刑”?因为马门启谎称要给当时的盖书记买家具,向大庆的个体户张某索要30万元,结果全数塞入了自己的腰包,所以判了个“诈骗罪”,这样一来,一个“司机问题”,又浮出了水面。

  秘书被称为“二号首长”,当然多数是好的,达康书记不就是秘书出身吗?但这个“身边人”问题也不少。一是“二号首长”作为“一号”权势的影子、象征、衍生品,弄权于官场,呼啸于江湖,凌驾于“班子”以及下级之上;二是为“首长”牵线搭桥,引见介绍,其实是“安排”贿赂、代收黑金,称为官商之间输送利益的“通道”,上下之间买官卖官的“掌柜”。当然还有“二号”与“一号”狼狈为奸、共同做局、联手收赃的。至于那个被称为“一把手”的司机,别看他入不了官流,却也有间接传话、代为“求情”,甚至当“收银员”的,你看有些司机,那部专车的后备箱,不就是肮脏款物的藏秘处,引来不少“孝敬”者趋之若鹜吗?

  但平心而论,说“首长”与“二号”与“一把”沆瀣一气的,毕竟还是少数,也有不少“首长”并不知情更没有授意,而秘书包括司机却胆大妄为,这个“问题”其实更大、更普遍。比如陈副院长的贪贿,纪委早已掌握二三,但为什么“不好说”,连率直的达康书记都要打断他们?因为陈清泉曾是高育良的秘书,最信任的心腹,所以要投鼠忌器,要“顾全大局”,所以“这个丑出不起”,连祁厅长力压现场放人,给的也是这个理由。他们保护的是陈副院长的名声?不是的,是高副书记的权力和“官声”,这个“爱屋及乌”,成为不少“二号首长”虽早已妄为却久久不能“碰”他一下的奥秘。这个“权力”的“延伸”,在马门启诈骗案中更为典型,张老板为什么要给30万?因为想结交盖书记,他为什么这么容易上当?因为马门启是盖老板的马仔,马门启赖以轻易得手的奥秘,不是他的巧舌如簧,而在于盖书记的无上“权力”,狐假虎威的毛病,当然出在老虎身上。

  不少秘书乃至司机,不只是什么“身边人”,而成了“自家人”。首长将他们当“家丁”,成为人身依附中最“亲”也最没有独立人格的小人物。你看陈清泉给高育良当秘书时,高书记的家宴也是他端茶倒酒,自己反而坐也不敢坐,更何况吃一口?至于那个盖如垠盖书记,家里不要说买家具,就是水电费,也是马门启这个开公务车的司机一手料理。这种公家配给的秘书、司机,拿着国家的俸禄,却成了“公仆”的私佣----随身马弁以及使唤仆人的情况,与某些官场已成一统。因为是心腹,是马仔,是下人,所以“主子”绝不亏待之,正如李真这个“大秘”放出去后当了最肥的省地税局一把手一样,陈清泉这条李卫式的“狗儿”,不是也安插在了高书记掌管的政法系统,从庭长一直当到副院长吗?这种从“包衣奴才”到“亲兵家将”的现象,说是封建官场的回潮,恐怕一点也没有错。

  《人民的名义》略显粗糙,法律硬伤也林林总总,但为什么“人民”这样喜闻乐见?因为“太像了”。马门启诈骗案看是荒诞,又为什么这样的平常,因为“太现实了”——从高育良的秘书到盖如垠的司机,其中的根子,就在于某些权力的不受限制、不受监督,所以事情出在陈清泉马门启这些走卒身上,问题则在于高书记盖书记的身上,指望他们“管好身边人”,几近与虎谋皮,这一点,我们千万不要误读,也不要仅仅作为饭后茶余的谈资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