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包容性共享经济体系

2017-4-18 09:47:40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陶希东 选稿:王永娟

  当全球发展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时期,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正在改变着经济模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尤其为经济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共享经济正是基于互联网技术而兴起的一种全球化的新型经济类型。一般而言,所谓共享经济就是依托互联网技术,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有效整合线下闲置资源或服务,进而产生新的价值、满足更多需求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闲置物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是共享经济发展的三大支撑主体。最为典型的就是风靡全球的Uber、Airbnb两大龙头企业,共同阐释了共享经济的巨大魅力。据统计,2014年全球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达到150亿美金。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3350亿美金,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6%。根据杰里米.里夫金《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所言,以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减少资源浪费为特征的共享经济,将会对长期主导世界生产地位的资本主义大牌企业带来巨大威胁,也对有效化解生态危机提供契机。

  笔者以为,共享经济作为一种随互联网而生的新型经济类型,除了实现闲置物品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外,它还有两点本质特征:一是以人人参与为目标的市场主体的广泛性。也就是当最大程度地将拥有闲置物品或服务、需要物品或服务的两端人群通过网络连接起来,并在互惠中产生新的价值,只有当更多的人参与其中时,共享经济才会得到最好的发展。二是,以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提升贫民生活质量为特征的开放包容性。因为共享经济体系中所投入的是闲置物品或服务,侧重要改善无法消费高档新物品的低收入群体的生活品质,这就决定了共享经济的核心目的除了实现闲置资源的优化配置外,更应该在于让更多的低收入群体参与其中,既可以提供自己的闲置物品或兼职从而增加收入,又要有条件作为消费者获得别人提供的相对低廉的物品或服务,从而实现提升贫困者生活水平、缩小社会差距的双重目的。

  伴随着Uber、Airbnb的崛起和共享经济的巨大发展潜力,中国的网络经济平台日见增多,共享经济取得了一定成效,近期政府针对网络约车也出台了相关实施意见,旨在鼓励更多人分享自己的交通工具。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必将对政府的产业政策、治理能力等都会提出新的要求。政府根据共享经济独特的价值理念和内涵特征,通过合理的制度和政策设计,主动引导和培育更具包容性的共享经济体系,让低收入群体、移民、贫民等特殊群体都能参与供给和消费的运行格局,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让人民群众共享经济成果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对此,建议政府主要采取如下三个策略:首先,构建一套可达性、可获得的核心的共用信息基础设施。拥有互联网条件,是让低收入群体充分参与共享经济的先决条件,因此地方政府或城市政府,应该结合智慧城市的建设,量力而行地建设布局无需授权的免费Wi-Fi通信网络,尤其是在城中村、城乡结合部、老旧小区、外来移民集聚区等地区优先布局,借助网络共享来促进经济共享。其次,在依法监管网络平台企业、维护兼职者基本权益的同时,适度加大对共享型企业的政策扶持,鼓励其开展针对低收入者的培训,引导广大民众积极参与共享经济。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出现的Uber职员存在的违法运营、保障不力而闹事的事例,使大多数普通民众对参与共享经济仍心存疑虑,社会信任度和信心度都不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共享经济的发展。对此,一方面,政府要根据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趋势和要求,及时研究出台严密可行的专门法律法规,坚决杜绝打着共享经济的噱头来从事违法活动的事情发生;同时,要加大企业管理创新,让兼职者变成企业雇员,保障兼职者的基本权益。另一方面,要将共享经济与为低收入群体或城市贫民提供就业的战略紧密合,通过对龙头型共享经济平台提供必要财政援助,鼓励企业采用多种形式,开展针对低收入者、城市贫民、移民等群体的相关公益宣传和培训活动,让大家知晓共享经济的基本逻辑,积极参与共享经济的供给与消费。最后,将共享经济的理念纳入社会治理体系之中,全面创建“城市共享社区”。尤其是特大或超大城市,要结合基层治理创新,通过制定“城市共享社区战略规划或三年行动计划”的形式,与社会组织合作,在城市社区中搭建公益性、互助性的多样化共享平台,挖掘社区居民拥有的闲置物品或服务,在互换、共享、互助中,既创造新的经济价值,又解决城市面临的贫困问题,构建具有归属感、认同感的新型和谐居住单元。(作者为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