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话说“生死观”

2017-4-6 09:28: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清明时节,扫墓祭祖,追思先人,触景生情,人们往往会想到一个平时较少谈到的问题:死亡。因为,人都是乐生恶死的,因而平时谈生多,说死少。然而,人的生与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有生才有死,有死方有生。古人说,“未知生,焉知死!”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未知死,焉知生。”因为,积极的生命意识可带来正确的死亡意识,正确的死亡意识也可以派生积极的生命意识。尽管随着人类的诞生,也就开始了对生与死的探讨与研究,但相对说来,人类目前还是“知生”多于“知死”。有关生命学的学科已有多种,而死亡学在近年虽成为一个专门科学,但有着大量的未知领域尚待开拓。

  人们之所以不愿意说死,是因为存在对死亡的恐惧。这是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痛苦意识。国人自古不但忌讳死字,而且和死有联系的东西全忌讳,连发音最好也不发“si”。然而,由于死亡的绝对性,不可逆转性,如古罗马诗人马尔提阿利斯所说:“从诞生的时刻起,自然就挽着我们的手一步步向死亡走去”,人们也就伴有对死亡的恐惧与焦虑,特别是人到老年,它更强烈地起着支配作用。对此,人们应当建构合理的心理适应机制,来消除或缓解这种心理的折磨。一些哲学家与心理学家认为,这需要把死亡理解为生命的一个自然阶段。死亡只是生命有机体的自然变化,其本身并没有什么可怕之处。罗斯福有句名言:“真正的恐惧是对恐惧的恐惧。”人们源于对死亡的种种恐惧焦虑不是来源于死亡本身,而是来源于对死亡的恐惧念头,来源于对死亡的种种可怕想象。沉沦于死亡的恐惧与焦虑之中,实际上是沉沦于自已制造的恐惧与焦虑之中。一个人如果因为人终有一死而恐惧焦虑,不仅会加速自已死亡的到来,而且也将生命的乐趣抹去。《新约》有言:“人畏惧死亡,就一生陷于奴录状态。”

  人的肉体不可避免要死亡,对死亡的抗拒徒劳的,不过,人的精神是可以不朽的。我这样讲,并非是肯定人的灵魂不灭之说。尽管近年有美国科学家在一本名叫《生物中心论》的著作上提出,人的意识存在于时空的拘束之外,人死后并未消失,当人在心跳停止、血液停止流动时,人的意识仍可运动,即灵魂不灭;由于未见到足够的科学论证,我只能视其为一种学术观点,还难于当作真理接受。我所说的精神不朽,是指人可以通过积极的创造,在人世留下可存续的印迹。罗丹的“创造是生命存在的价值”名言,指的就是这个。因此,可以说平庸的生命是短促的,而发光的生命是永生的。或如一位诗人所说:有的人活着,却死了;有的人死了,却活着。因此,人们对死亡最有效的抗拒,是致力于人类文明价值的创造,并在这种创造中,将自身的存在深入人类的整体永恒之中。

  生与死是相辅相成的,人生观与“人死观”也是相辅相成的。清明扫墓祭祖,是对死亡亲人的哀悼,同时赏春踏青,是对万物新生的颂拜,这种带来“悲欣交融”的清明民俗,奇妙地糅合了“死感”和“生感”。这表明“生死观”也是人生观的一个不忽视的组成部分,为了“生”得好,需要正确看待“死”。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