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红墙黄瓦?

2017-4-2 09:40:4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一条新闻,其实起得平平,说某大学斥资10亿,造了它的校园,仿古汉唐宋元明清的帝舍,红墙黄瓦,“酷似皇宫”,连园内路灯长椅,都弄得“像宫中一样”,于是莘莘学子,“上课就像大臣上朝一般”......

  说它起得平平,是因为岂但是校舍“酷似皇宫”,便是大学里的教授,不也已有身着龙袍讲课的吗?他说他“就是道光自述”呢,于是也就有某地的大学生,天天穿着朝服去上学,而且“感觉甚好”。难怪某地高考,一考生居然起名为“朕”,引来一片“吾皇万岁”的点赞呢!

  说它起得平平,更因为“酷似皇宫”的,首先并非校园,而是官衙。有这样的镇政府,造得如同天子帝居一般,不但有天安门,金水桥,而且还有高耸的华表呢——据传那镇政府,原先是准备造成如白宫状的,也有椭圆形办公室等等,但后来觉得不够大气,尤其是听说美国总统也根本不是皇帝,所以才建成了紫禁城的恢宏——其实不止是外观,还有里面放一把龙椅的呢,某地一位张书记坐的办公椅,就雕满了龙的图案,那就真成了金銮殿啦,所以又是某地一位常务副县长,给当地159名稍鸣不平的教师发一条短信,说“政府是服务子民的”,但你们如果“要挟”政府,那就没有好果子吃云云——可见他的那一点“皇权意识”,岂但是一把龙椅,恐怕是溶化进了血液里啊,所以油然而生,随手一发,连自己也不觉得。

  有的官员下去一回,自认为那是“微服私访”,那是把自己当成了乾隆爷;有的官员批示用红笔,三字“知道了”,那是把自己当成了雍正爷,掷下的是“朱砂御批”;有的官员每到一处,都要泼墨题字,似乎御笔千古,他真以为自个儿是皇帝老儿,至于情妇成群的贪官,夜夜临幸恨不得要“翻牌子”,而小圈子、小团伙里头,更是把“老头子”唤作“主子”甚至“今上”,那更是山头宗派里的见惯不怪了——就说前些年饱受诟病的那个“衙府”问题,也不只是官府造得“酷似皇宫”,便是门前那一条通衢大道,不是还严禁社会车辆通行吗?它差点高悬“回避”与“肃静”两块牌子啦。数年前的某县,“灿烂的秋日明光下”,随着雄浑的号角,古朴的礼乐,城门缓缓打开,县长大人身着清朝县太爷的全副七品官服,率“全城商贾“与”三班衙役“健步出城迎宾——于是网友之间,便觉尚不过瘾,认为更需锣鼓喧天,轿马似仪,“三班衙役”,也应吼声如雷,大堂之上,也要一木惊堂,“跪”声之下,更要给几十杀威棒才好呢......当然也有人叹息,中山先生推翻帝制已百年矣,怎么“秋日阳光之下”,又上演了皇权之下才有的滑稽戏呢?

  当然不光是官府,“子民”们夜夜要面对的荧屏,不总是“满朝大辫子,一片万岁声”吗?连皇帝的小老婆们,不是都一个个成为“传”主吗,无穷无尽的后宫戏,又赚取了多少“王阿姨”的笑颜和泪水?至于“帝王系列”的泛滥成灾,皇上的十全武功千秋伟业,帝王的治民之术驭臣之道,以及一言乾坤生杀尽操掌中的威权,不是早成了畅销的“好书”草民的乐道甚至是为官的“教科书”么?

  皇帝是寿终了,但有人心目中的“万岁”却未正寝——中国的皇上,风云了数千年,老百姓盼的不就一个“好皇帝”,文化人求的不就是“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就连农民的揭竿,不也是打倒了皇帝做皇帝吗?所以我说,“红墙黄瓦”,“起得平平”,并没有什么突兀的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