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像樊芸代表那样多些追问

2017-3-11 11:37: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近日《解放日报》以《财政部最“怕”的代表》为题,刊出在沪全国人大代表樊芸的履职事迹。这位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对我国财政预算不舍追问,对账本数据抽丝剥茧,曾三问“转移支付”,大有“咄咄逼人”之势。

  樊芸代表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管理学,是经济管理学硕士,现任上海富申评估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她既有厚实的学养,又有丰富的经验,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频频发出独特的声音,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在审议财政预算报告时屡屡提出追问,就是帮老百姓管好钱袋子。”

  包括追问在内的质询是人大对“一府两院”实施监督的法定形式。人大代表的质询权在我国的《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监督法》等都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是,纵观“质询”两字进入我国宪法和法律文本三十多年的历史,人大代表的质询声罕有听闻,质询案列入会议议程更是凤毛麟角。

  应该看到,质询和质询案的“被珍稀”,使人代会的这一监督机制几乎淡出了大会的议程,也使人大代表的这一监督权力似乎淡出了履职的思维。正因如此,2010年,时任委员长的吴邦国在作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庄严提出:“将依法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我国人大制度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在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出现“质询”两字还是第一次),继而在新浪网首页设有“人大将对国务院部门展开质询等监督”内容,一度成为民主政治的佳话而传遍街头巷尾。经过多年的心理准备和思想累积,提请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和审议财政预算报告时,像樊芸那样多些追问,应该是适逢其时。

  记得17世纪伟大的英国思想家洛克在其名著《政府论》中,用整个“上篇”反驳了“父权主义”,提出:“人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乃是授权关系”。这一现代政治理念,迅速成为普世共识。现代政治的根本特点是“公共性”,即政治是公共性的事务,而不是“父”与“儿”之间的私人事务;现代政府拥有管辖社会的权力,但它是人民授权而产生的,同时必须接受人民的监督;政府行使权力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捍卫人民的权利。检视长期浸润封建政治传统的我国社会,天赋人权和监督政府的现代政治理念缺乏先天的成长土壤。质询“一府两院”,监督高官,挑战威权,要从法律文本中的规则转化为法律实践中的行动,委实有一段艰难的路程要跋涉。

  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告诉世人:人大的监督,终究要提升到权力制约的制度层面。这里且不说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10人以上联名提出质询案,就以全国人代会期间人大代表的追问而言,似存在着一些需要纠偏之处,如:一些代表不敢追问。他们错误地认为这是与中央政府较真,叫板高官,过意不去,情愿选择一些委婉的方式;还有相当一部分代表不知道如何追问,或言之,追问没能抓住症结。那些来自第一线工作的基层代表,囿于学识和阅历,确实很难像樊芸代表那样切中肯綮地追问。多年来,舆论呼吁改善人大代表的职业结构,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虽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基本形成,但与立法同步的还有待监督方式的不断探索,包括追问在内的质询走进人大监督场域就有着巨大的空间。人们希冀有更多的全国人大代表对“一府两院”提出更多的追问,提出更多的质询,这对政府部门而言,堪为幸事矣!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