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喜见“散养”“不羁”的自然美

2017-3-2 09:11: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很有兴趣地读到这则消息:新江湾城生态走廊绿地是本市首块试点综合生态养护的公共绿地,从规划之初便被注入生态基因,建成十余年,摸索出一套特别的养护方法:在不影响公共绿地功能的前提下实施“散养”,野草不除,树冠不修剪,不用化学药剂而用“天敌”克制害虫,落叶全部入土改良土壤,这造就了生态走廊独特的绿色肌理和“不羁”景象。

  “羁”,马笼头也,意为束缚、羁绊。“不羁”,就是说新江湾城生态走廊绿地的树木花草长得无拘无束,狂放自然,有别于规整的园林景象。按传统习惯,城市公园绿地多追求几何之美、园艺之美,园林树木讲究“三分种,七分养”,不断用“剪、拔、除、喷”等方法进行维护,使花草树木都深深打上人工的烙印。新江湾城生态走廊则更重视生态养护,在维持一定平衡的状态下,尽量不干预植物生长,不给树木树木“塑形”“美容”。对于高大的水杉、池杉、枫杨等乔木,只会适当修剪个别在外围接触人类活动的树木,其他的则放任其自然生长,充分展现大自然的情趣。“

  树木的虫害是必须干预的,新江湾城也不使用化学性农药,而是采用无公害生物防治技术,用“天敌”克制各种害虫。以防治刺蛾为例,他们在全市率先引入周氏啮小蜂,把即将羽化出蜂的茧挂在有刺蛾的树上,小蜂羽化后就刺入刺蛾蛹内,将后代寄生其中,可消灭刺蛾。?现在,使用无公害生物防治技术的绿地内,刺蛾和天牛等虫害可以维持在相对稳定可控的范围,这较用化学药“赶尽杀绝”好,因为害虫完全没了,益虫也被误杀,鸟儿就要饿肚子,不利于维持整个生态?。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许多公园要被除去的野草,被保留下来,开出粉色、红色、白色、淡紫色、蓝色等各色小花,充满野趣,深受人们喜爱。我去过的上海炮台湾湿地森林公园,保留了长江滩涂地的原生态风貌,内中也有不少野花野草,莺飞草长,成为我的最爱。然而,前几年在公园等级的评比中,尽管它各方面都达到五星级公园标准,却一度名落孙山,原因就是不符合当时评定标准中的一条:绿化养护“无杂草”。听说现在这一“标准”已经改了。改了好。因为,“杂英小巧亦欣人”,加强对野花野草的合理利用和开发,这是增添公园绿地自然情趣的重要一环。我曾被野草美深深震憾过,那是在从德国去荷兰的途中,有段高速公路的两旁和中间隔离带,都是密密麻麻的野草,它们相互攀附着,挤压着,疯狂地向上生长,自由自在地随风摇摆,一股原始的野味向我浓浓扑来,使我感到一种未经人工过滤的纯净的大自然的真切气息,成为我那次西欧之行最美的记忆之一。

  公园绿地的建设,意在为城市添绿,让市民能接近自然,欣赏自然,享受自然,在管理养护上少不了人的努力,但这种努力应着重于按照自然规律,因时因地制宜,发扬自然美,多保留原生态,多增加野趣。新江湾城生态走廊注重植物的本土化,不盲目引进外地植物,“一方水土养一方植物”,成活率高,养护成本却低,与野草不除、树冠不剪、用“天敌”克制害虫等“散养”做法一起,重视让郊野公园注入生态基因,减少人工对绿色的羁绊,突现自然美的本色,是值得点赞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