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西厂是造什么的”

2017-2-28 09:29: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元宵茶聚,席间闲侃,天南海北,直聊到大明王朝的林林总总。有官员新朋,许是三盅下肚,忽然发问:“那东西厂还没并吗?现在造的是啥?”

  于是想起不久前的另一个“官员之问”——有作家与某地大学校长聊及蔡元培,不料这位也是校长的竟一语反问,“什么蔡原配?我和你嫂子才是原配呢”……

  “无知”二字,从来说影视明星、娱乐名人,怎么居然也出现在俺们某些官员身上呢?有些明星的无知,那是笑话百出的——听写东坡词,写出了“大江东去狼逃尽”;听了《满江红》,急切地要找岳飞“给我写歌”;问西安事变两位主角是谁,答曰“张学友、郭富城”;再问周树人是谁,老实说“没见过这位同志”!梅葆玖先生仙逝,有明星误以为是梅艳芳之子,叹息他“英年早逝”;而“七·七”那天做节目,也有人能惊呼“卢沟桥在哪里?今天又翻车了吗?”即便是有“学问”的明星,也因为毛岸青在当天逝世,所以对着毛新宇沉痛地说“悼念家父的离去”,又曾请荧屏上的朋友“到我府上做客”呢!

  明星有着无尽的粉丝,于是粉丝们也跟着“只知周迅,不知鲁迅”。杨振宁到了机场,粉丝们团团围住,追问他“唱什么歌的”;霍金到了中国,粉丝们照例围观,追问他的N段“情史”。某地招聘记者,不少高学历应聘者,不是把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奠基者范长江当成了笑星潘长江吗?最奇特的算是数年前上海公布名人故居保护名录155处,“周立波故居”也在其中,于是不少读者致电报社,说这个周立波,前几天不是还鲜龙活跳地说他的“海派清口”吗?怎么就死了,而且已经有了他的“故居”?——他真的没读过长篇名著《暴风骤雨》,更不知道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一位代表人物周立波啊!

  近期网上盛传“今天的人们”因为不识行草,更不知书法的自右至左,所以读匾之时,把“宾至如归”读成“妇女之宝”,把“勤能补拙”读成“杜甫能动”,把“大道无为”读成“采药超人”,又把一句“风景这边独好”读成了“好狗边上飘”,于是引来无数叹息。其实西湖边上,早有女大学生将“西冷印社”高声朗读成“杜即冷面”;济南城里,也早有男大学生把“山东博物馆”搞成了“山东情妇馆”。至于身价万金的女歌星,将陈變阳高叫为“陈变阳”;号称“红学中人”的企业家,把冯其庸呼成“冯其痛”;盆满钵满的画商,口口声声“刘海栗”;出版社的衮衮诸公,将袁隆平一路错成“表隆手”……还有做学问的把孟子译成他也不知道的“门修斯”、把蒋介石翻成了“常恺申”,就早已不是段子而是笑谈,甚至令人笑不出来啦!

  多少年之前,曾有青年才俊路过九三学社门口,诧异“三九胃泰”怎么会在这儿?曾有官员向民主促进会的同志敬酒,说你们民进样样好,但为什么要搞“台独”?这样的对于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制的“无知”胡言,现在应该早就没有了吧!但同样令人扼腕的事却还在不断出来。比如研究经济学的青年学者,不知道顾准其人其事,他怎么“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读宪法学的研究生,跟着导师向遇罗克雕像献花,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是何人——他又如何读懂一部共和国现行宪法呢?

  还是回到文首的那条“官问”来——我们某些官员,早年曾经“一张白纸”,例如将伊妹儿问成谁家大小姐,又例如将网民当成哪里捕鱼的,再例如把纳米当成谷物。习近平同志任福建省长之初,提出打造“数字大省”,下面就有官员反问:又要搞“数字出官”“官出数字”那一套啦?经过这些年知识化、专业化改变,干部队伍总体上已经成为高素质、高文化的团队,然而例如“东西厂造什么”的“官问”以及“原配夫人”的笑话,依然没有完全绝迹。君不闻还有“领导”把作家龙应台误作“祝英台”,君更不知还有比“东厂”与“原配”更大的官员,参观托尔斯泰故居,当着俄罗斯作家的面,大侃《卓雅与舒拉的故事》那样的“托翁名著”,而且自曰“读着这样的世界名著长大的”吗?

  行笔至此,忽然想起了原深圳市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的“一本书”——蒋宅千米,堆满钱财与佛像,却只有区区一本书,这一本书原来还是“儿童不宜”的呢!难怪他更要“不知东西厂”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