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玉米案”再审改判无罪的法律意义

2017-2-26 12:14: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日前,《法制日报》《人民法院报》分别以显著的版位刊出同一个消息:2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院对最高院指令再审的王力军非法经营玉米案公开宣判,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王力军无罪。

  这一“玉米案”的案情并不复杂:2014年11月-2015年1月期间,王力军未办理粮食收购许可证,未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并颁发营业执照,擅自收购玉米,将所收购的玉米卖给巴彦淖尔市粮油公司。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检察院以非法经营罪对王力军提起公诉,临河区法院于2016年4月15日作出刑事判决,以非法经营罪判处王力军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其退缴的非法获利人民币6000元上缴国库。一审宣判后,王力军未上诉,检察院未抗诉,判决生效。2016年12月16日,最高院依照刑诉法第243条有关规定,作出再审决定,指令巴彦淖尔市中院对此案进行再审,遂有上述改判无罪的结果。

  其实,此案判决生效后,法律界就出现了不同观点,较为集中的质疑是:王力军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不应该入刑。虽说王力军没有办理证照而进行玉米收购活动,确实违反了国家粮食流通管理相关规定,但并不是说违反规定就必须定罪量刑,依照刑法还得看其行为是否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从王力军的行为分析,一、其购销玉米仅发生在粮农与粮库之间,不可能阻碍、破坏粮食流通的正常渠道,事实上也没有对粮食安全造成极大危害;二、王力军没有囤积居奇,哄抬价格,谋取暴利以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因此其行为不具备与刑法第225条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处罚的必要性,故不构成非法经营罪。

  毋庸置疑,王力军没有按照2004年国务院制订的《粮食流通管理条例》规定办理证照而从事玉米收购销售活动,显然违反了当时的行政法规。根据行为时的法律,一审判定王力军行为违法似无不当。问题的症结在于:行为的违法性分为行政违法性和刑事违法性,一个人的违法行为并不一定都构成犯罪,还应当看其对社会造成危害的程度以及是否达到了需要科处刑罚的必要。该案一审判决的错误恰恰在于:在认定王力军购销玉米行为时,将一般的行政违法等同于刑事犯罪,过于强调了其行为违反了国家规定,而相对轻忽了非法经营罪的构成要件。此乃“玉米案”再审改判王力军无罪的深层次逻辑。倘若按照2016年9月14日国家粮食局发布的经过修订的《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办法》,废止了实行10多年的针对个人的粮食收购许可制度,那么,王力军的行为还是不属违法哩!

  对于“玉米案”的改判,恰如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所说:“市场经济的本质属性要求刑法对经济自由保持谦抑性的价值取向。国家对于经济领域进行调整,对于介入方式、程度应慎重,以惩罚必要性为原则,尽量限制和减少刑罚权的适用。此案的改判,起到了通过个案监督进一步明确非法经营罪兜底款项适用条件的作用,有利于实践中对非法经营罪的正确把握和兜底款项的准确适用”。唯有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确保无罪之人不受法律追究,才能真正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

  英国法律史学家亨利*梅英在其名著《古代法》中说:“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高低,看它的民法和刑法的比例就知道了。大凡半开化的国家,民法少而刑法多,进化的国家则是民法多刑法少”。“玉米案”的纠错,通过司法审查,严格避免了将一般行政违法作为刑事犯罪来处置,为类似案件的处置提供了参考,它有助于我国刑事法律的正确、统一实施,也有助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纳入法治化轨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