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读诗书要“悟性”也要“记性”

2017-2-26 10:18: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在中小学生中引发了背诵诗词的热情。尽管多数人都给予正面的评价,但也有人认为诗词大会的背诵竞技形式,倡导的是一种死记硬背,本质上是一场记忆力的大比拼,是高考模式的可悲延伸,是对青少年的误导。

  青少年读书学习,要不要背诵,特别是要不要死记硬背,历来有不同观点。我国封建时代的私塾是推崇“死记硬背”的,现代兴办新学后,则强调在背诵方法上要先理解,后记忆,认为“死记硬背”是让学生“读死书,死读书”。强调读书要重理解,要从“机械记忆”上升到“意义记忆”是对的,然而,是否就该把“死记硬背”一棍子打死呢?教育实践表明也不可。读书,固然理解了才能更好的记忆,但同时,记忆也能帮助更好的理解。所谓“读书千遍,其义自见”。宋代大教育家朱熹倡导“熟读精思”,就是提倡先记忆而后再去理解。他在《读书之要》中说:“大抵观书,先须读熟,使其言若出于吾之口。继之以精思,使其意皆若出于吾之心,然后可以有得尔。”

  “大抵观书,先须读熟”,对少年儿童来说,更是不移的法则。这是因为五六岁到十二三岁,是人一生中记忆力最好的阶段,充分利用这个“最佳期”,让孩子“死记硬背”一些经典优秀的语言文学精品,尽管在理解上一时不甚了了,但这样的囫囵吞枣在将来都会化为大有益的养料。明末清初的教育家陆世仪曾多次说过:“凡人有记性,有悟性。自十五以前,物欲未染,知识未开,则多记性,少悟性。自十五以后,知识即开,物欲渐染,则多悟性,少记性。故人凡有所当读书,皆当自十五以前使之熟读,不但四书五经,即使天文、地理、史学、算学之类,皆有歌诀,皆须熟读。”这就是说,在“多记性,少悟性”少儿的时期,充分发挥“多记性”之长,“死记硬背”一些经典作品,是有助于日后的“悟性”增长的。

  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中,回忆三味书屋的塾师只让学生背书而少作讲解,书屋中的读书声“真是人声鼎沸”。可见书不仅仅要用眼看,还是要动嘴“读”的。尽管鲁迅对塾师的教法并不以为然,但当年的“死记硬背”,却正是造就鲁迅这样国学渊博大师的重要一环。充分利用幼时记忆力强之长,多“死记硬背”一些经典名作,尽管一时缺乏理解,只要不是变成“书呆子”,就无碍于日后创造力的发展,相反,它正是孕育创造力的学养基础。

  我幼时先后读过二次私塾。第一次只有四五岁,老师就是要学生背诵《百家姓》《千字文》,一间小小的课堂,整天书声琅琅。第二次读的是《论语》《孟子》,塾师也没有多少讲解,只是每天早上用红笔在书上圈一个段落,对一些生辟字说一说,要我下午放学前背熟。如果背得不对,有错漏,还会受到戒尺惩罚。尽管这样的背书,由于缺乏理解,体会不深,但它还是化作了一种养料,对我的成长不断地发挥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我没有在大学读过文学,却走上文学写作与文学编辑的道路,不能不说与儿时背诵了一些古诗文名篇有关。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是也。

  自然,读书不能止于“死记硬背”,要在记忆中加强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更要注意发展想象力和创造力,但这一切并非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层层推进的。由于“死记硬背”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记忆形式,婴幼儿是依此学会母语的,发蒙入学后阅读书籍也不宜将其抛弃。阅读阅读,是既要“阅”也要“读”的,而“读”离不开背诵,,,方能有效地记住书的内容,从小在心中结实地埋下文化的种子。中国诗词大会倡导诵读经典诗词,倡导人们多多接受优秀传统文化的薰陶,如果给一些人留下“提倡死记硬背”的印象,我以为也没有什么不好。从参赛选手记住大量诗词的表现中,展现的是记忆力的充分运用,是勤学苦学精神的大力发扬,是传统优秀文化的有效普及,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品性气度。所有这些与需要改革的功利性的“高考模式”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在当前浮躁的急功近利的社会风气下,倡导青少年诵读优秀诗词,不是“对青少年误导”,而是有益的引导。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