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深入查处“以权谋房”

2017-2-23 09:07: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中央巡视组近日向有的地方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中提出,“存在领导干部以权谋房等问题”。近年来,在中央巡视组对多个被巡视对象的反馈意见中,都提到领导干部“以权谋房”问题。

  “以权谋房”,过去在福利分房时期,住房靠掌权者分配,这方面的问题是较明显的。1999年后对住房制度进行了市场化改革,要靠钱买房了,按一般想象,以为难于“以权谋房”了,实则不然。这是因为,那些本来在单位内部掌握分房权力的人,虽然已失去“以权谋房”的条件了;但是,掌握公权力的人,掌握着整个社会公共资源,有可能以更多的方法“以权谋房”。有人说,当前我国的住房格局存在“三轨制”:一是市场之轨,以钱换房,这是正常的;二是保障之轨,保障公民基本住房需求,这是必须的;三是权力之轨,即“以权谋房”,这虽然是非法的,但却是大量存在的。

  “以权谋房”者,凭借手中的权力,或直接接受他人的房产;或以极低的折扣和优惠价,从开发商手中“购买”商品房;或是低价购买下属企业开发的“商品房”或建设超标住房;或是违规套购经济适用房;如此等等。已被揭露的腐败分子多有“房事”腐败,这个“房事”就既指乱搞男女关系,也指“以权谋房”。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有房产25套,他因钱多、房多、女人多被戏称为“许三多”。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有房产46套,广东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有房产67套等。这些“房老虎”所以能摄取这么多房产,都是滥用手中的权力,以牺牲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换来的。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先后向某知名国企买下三套房,价格和市场价之间相差两千多万元。作为交换条件,是他为该企业在取得财政资金支持和建设用地等事项上提供了帮助。可见,“以权谋房”,不管打什么幌子,其本质都是官商勾结、权利交换。

  衣食住行,为人民生活的基本需求。比较说来,当前最让民众焦心的,是“住”房问题。当有一些人还缺乏最起码的居房条件时,官员的“以权谋房”,非法摄取大量房产,加剧着社会的不公,引发公众的不满。许迈永案发后,我在杭州就听到当地朋友这方面的愤慨。为了彻底反腐,为了维护社会公平和公众利益,对“以权谋房”的腐败,有必要进一步加大查处力度。近年来官员“房事”的暴露,很少来自于体系内的正常监督,主要来自上面的巡视,或是腐败官员因其他问题带出了“以权谋房”问题。它表明“房事”带有较强的隐蔽性,通常情况下,组织上不容易发现。恰如许迈永在悔过书中交代的,作为“炒房一族”,他不用自己出马,也不用自己出钱,而是通过商人买进售出,可坐享其成。

  为此,需要进一步从制度上加强制约。房屋属于不动产,官员房产是应作为重要财产向组织申报和向社会公开的。然而,“以权谋房”者能隐蔽地拥有几套、十几套乃至几十套的房屋,不作任何公开,也不为组织所知。这说明官员个人财产申报制度需要进一步落实,加强经常性的检查,不使成为“聋子的耳朵”。同时,要加快推进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与不动产登记制。一旦发现问题,就依法依纪处理,决不宽宥。鉴于“以权谋房”的普遍性与隐蔽性,为深入反腐败、反四风的一个重要内容,有必要进行专项集中整治。

  值得一提的,还有一种“住房腐败”,是出现在异地任职的官员群体中。近年来,我国加大了领导干部交流和异地任职力度,一个领导干部到某地任职,一般都会为其安排住所,调离后却多数不退还。一些领导干部多处调动、多处占房。退休以后,“住所”也变相成为个人私有财产,不仅可永久使用,还可留给后代。这样的特权也引起公众的不满,也给国家财政造成沉重负担。应规范并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工作生活保障制度,不准多处占用住房和办公用房。对高级领导干部来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探索实行官邸制”,宜加快探索,早点实现“流水的干部铁打的房”,既保证工作生活需要,也不会使房产化公为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