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让区域经济平衡抹去留守儿童离别之泪

2017-2-20 15:46: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盘和林 选稿:郁婷苈

  这是一则带泪的新闻。2017年2月9日,安徽省岳西县石关乡,午饭后,露露帮助妈妈收拾东西,悄悄将妈妈最爱吃的山里干菜塞进行礼包。10岁的汪露露是一名留守儿童。2月9日,露露的妈妈要离家远赴千里之外的杭州上班,她追着车跑了200多米,直到载妈妈小车消失村口。她还写下了这篇令人动容的作文:妈妈,我不想让您走。

  这样的新闻几乎是每年都发生的“旧闻”,也并无特别之处,只不过是千千万万留守儿童群体中一个极其“普通”的故事。但每到春节前后,因为阖家团圆与骨肉分离所形成巨大的反差,因而总是戳到国人心中的柔软之处,引发社会广泛的关注。

  “露露”离别的故事又不“普通”----牵涉到每个家庭的骨肉亲情、幸福感,甚至会成为社会问题的重要来源。但只要城乡差别、区域经济巨大不均衡存在一天,庞大的留守儿童就会存在一天,这样的故事依然难有穷尽的一天。而解决留守儿童这个“普通”问题,现阶段只能提供物质保障和精神慰藉,但正在从深层次、长远来说还得从解决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入手,这才是问题的根源。

  农民外出务工是我国留守儿童的第一大成因。根据国家统计局2016年发布的数据,我国2015年全年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比上年增加352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比上年增长0.4%。据全国妇联发布的《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现在我国有6000多万留守儿童和3500多万流动儿童。

  这6000多万留守儿童都存在严重的“亲情饥渴”,一部分甚至性格孤僻、心理孤独、行为叛逆,还会引发不可小觑的社会问题。例如有一名留守儿童被接到在东莞打工的父母身边,因为嫉妒弟弟有父母长时间的爱护,而把亲弟弟杀死。贵州毕节市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喝农药自杀等一系列事件。

  近年来,各级政府解决留守儿童困境这一问题也算是费心尽力,政府部门甚至制定出不少法律法规等硬性规定,给留守儿童些许温暖。例如民政部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落实家庭监护责任、落实强制报告责任、落实临时监护责任、落实控辍保学责任、落实户口登记责任、依法打击遗弃行为等。但留守儿童种种社会问题不减反增。

  真正解决留守儿童,农民工就地市民化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牵一发而动全身”,事关新型城镇化建设、户籍制度改革、教育公平化、财政负担……每一个问题都是深化改革进程中的难点。即便能够顺利落实也只能解决部分农民工,农民工全部都“市民化”显然是不现实的。

  减少外出务工的农民工,实现就地就业是解决留守儿童一个现实的出路之一。但之所以出现大量农民工从中西部省份农村背井离乡,不远千里万里到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打工,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区域经济极度不平衡。因而,减少农民工不远万里抛家弃子外出务工,就要实现区域经济均衡发展。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展非常迅速,但西北地区经济还存在较大差距,我国经济发展呈现较大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性、城乡发展不平衡性。但一个国家和地区,在经济大规模开发的初期及稍后一段时期,由于资金、物力和区域基础设施的限制,只能将投资集中于少数点或地带。这更容易获得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区域经济不平衡就会导致“膨胀病”(经济发达地区交通、用地困难、人口过分集中等)、一系列的“社会病”(经济欠发达地区导致留守儿童种种问题),这时候就会反过来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因而,这个时期就要求国家大力实施区域经济发展均衡性、城乡发展均衡性政策。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国近些年来一直致力于实施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城乡一体化发展等战略,就是基于区域经济均衡性发展、城乡均衡发展考虑而实施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国经济社会获得了非常快速发展,人们的社会水平得到了整体性提高,但区域经济不平衡问题,导致了留守儿童等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不仅影响到我国经济的平衡发展,更事关广大民众的“获得感”与否。因而,我们今后要更加关注区域经济均衡发展,例如对少数民族和贫困地区加大政策倾斜力度,提升其企业发展水平,从而实现农民工就地就业,唯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抚平留守儿童离别之泪。(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