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圆山饭店,何时能驱走台湾的殖民幽灵?

2017-2-16 09:53:32

来源:中国台湾网 作者:且十 选稿:桑怡

  在台北,多次路过圆山饭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圆山饭店建筑飞檐翘角,古朴端庄,颜色虽艳,但与周围山色融为一体,仿佛它天生就该建在这圆山之颠。

  据说这14层高的圆山饭店是宋美龄主导修建的。宋看中的是这圆山的风景秀丽和风水之利。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看中这风景的,不仅是宋美龄,捷足先登的却是日本殖民者。饭店原址上,原来就建有日本殖民者在台湾最大的神社一一台北神社。

  台北神社建于1901年,它主要是纪念日本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北白川宫能久何许人也?此人乃1895年日本殖民者武装占领台湾的近卫师团长。1895年5月29日下午,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领近卫师团第一旅团在台湾澳底湾盐寮登陆,开始他在台湾的屠杀征服之旅。台北陷落后,北白川宫能久于6月11日骑马从台北城北门进入台北。然后,率部横扫中坜、杨梅、大湖口,占领新竹城。7月17日,日军在三角湧(三峡)遭客家义军顽强抵抗,伤亡惨重,占领后将三角湧焚毁殆尽。而后,近卫师团在其它日军的配合下,一路向南摧毁抗日义军在新竹尖笔山、彰化八卦山的抵抗,直逼台南城下。10月22日,日军进入台南城,日本宣布占领台湾。在这短短的5个多月里,台湾军民14000多人死于日军炮火屠刀下。北白川宫能久于10月28日在台南死亡。他的死因,一说是在台南萧垅(佳里)遭抗日义军突袭,被大刀砍杀,一说是染疟疾不治而亡。他是日军死于占领台湾期间的最高长官。这个双手沾满台湾军民鲜血的刽子手,被日本誉为“平台之神”。

  日本殖民政府的第4任总督儿玉源太郎主导修建了台湾神社。当时被认为风水佳地剑潭山是法国领事馆的租界,总督府强烈施压,拆迁了法国领事馆。台湾神社是全台面积最大的神社,占地面积达5公顷,并设立了火车站,兴建了连接基隆河两岸的明治大桥,修筑了敕使大道连接明治桥与神社。1923年4月12日裕仁太子(后来的昭和天皇)到台湾时,也专程到台湾神社参拜。台湾总督府把每年的10月28日(北白川宫能久死亡日)的“台湾神社祭”定为官定祝祭日,全岛放假一天。1937年后的“皇民化”运动时期,殖民政府借由参拜神社,培养台湾人信仰神道、效忠天皇、热爱帝国的皇民思想,动员台湾人投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1942年10月28、29日台湾神社举行大祭,参拜者高达15万多人。许多台湾高山民众也都被动员来参拜台湾神社。皇民化运动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部分台湾人的文化认同,当皇民,成为台湾人提高社会地位、改善生存环境的一个重要通路。殖民后期,许多台湾青年踊跃参军,有20多万台湾青年被投入东南亚战场。台湾神社及遍及全台各地的神社应该起到了极大的催化作用。

  也许冥冥之中昭示殖民统治即将灭亡。1944年10月25日,离台湾神社“神社祭”还有3日,一架准备降落松山机场的飞机失事坠毁在神社附近,引发大火烧毁了台湾神社。此时,日本在太平洋战场败相已露,无力重修神社。台湾光复后,国民党当局在台湾神社原址兴建台湾大饭店。1952年宋美龄的“台湾省敦睦联谊会”接手经营,改名为圆山大饭店。1973年改建成14层的古色古香大楼。

  圆山饭店,建筑壮观,彩画梁、丹珠园柱,采用相当多龙形雕刻,又被称为“龙宫”,至今仍然是台北市的标志性建筑。

  只是,看今日之台湾,台湾神社已倒,但皇民文化仍在。圆山饭店巍峨,却未驱走殖民幽灵。

  2015年,新上任的民进党籍桃园市长郑文灿,对在1970年代《清除台湾日据时代表现日本帝国主义优越感之殖民统治纪念遗迹要点》过程中改作忠烈祠的桃园神社进行整修,恢复日本神社名称。日本神社与抗日英烈并为一室,这是何等的滑稽之事。民进党执政后,像桃园这样恢复殖民象征的怪事层出不穷、数不胜数。大肆修复殖民时代神社、鸟居,是民进党从骨子里流出来的媚日真情。究其源头,就在于日本50年殖民特别是最后数年皇民化的遗毒。民进党反中,从文化上讲就是台湾殖民地文化中派生出的对祖国的疏离与对抗。

  我曾经入住过圆山饭店。那天大雨滂沱,雨水顺着饭店前挑的屋檐倾泻而下,形成一道水帘,眼前一片水雾,远处的高架桥不见了、基隆河不见了、101大楼不见了。我在想,在民进党的操弄下,以“台独”为表现形式的皇民化思想,就象这道雨帘一样,遮住了台湾人对大陆祖国的情感认同,他们把中国人与台湾人之间划上了一条壕沟。

  但是,雨来终有雨去时。历史的迷雾终会散去,台湾人民终会从迷茫中醒来,台湾民众心理上的“台湾神社”终会彻底倒坍。(中国台湾网特约作者:且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