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提倡中小学生课外也多读点经典

2017-2-15 09:19: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近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指出:要以中小学教材为重点,构建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体系,让我国传统优秀文化贯彻国民教育始终。一个民族的复兴当然离不开其文化复兴,而要实现文化复兴,重拾经典是必由之路。

  那句“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的顺口溜,多少反映了时下中小学生对语文学习的逆反心理。按理说,相比其他学科,语文更具社会性、想像力、包容度,与中小学生成长期的生性好奇、理想追求、思维活跃是相吻合的。中小学生的那种逆反心理源自多年一贯的应试教育,它使中小学的语文教学放弃了对教材中经典作品的人文性、审美性阐释,犹如七宝楼台,由篇章、段落、词句一路碎拆,不成片断,价值式微。原本传世杰作竟变得面目可憎,味同嚼蜡,实难唤起中小学生阅读经典作品的兴趣和学习母语的激情。

  倘要让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在新生代中培元固本,中小学生的语文教学无疑是一项基础性工作。做好这项基础性的工作,彻底改变应试教育自不待言,同时还亟需名副其实地“减负”,腾出更多的时间,让中小学生课外也多读点经典作品。

  近年来,中小学实施课改,整个课程结构有所改变,这为中小学生课外多读经典作品提供了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现行教学包括必修和选修两大板块,必修课只占1.25学年,余下的1.75学年用作选修与复习。问题的症结在于,课程结构变了,教学方法滞后,受应试遗绪的影响,作为选修的“拓展阅读篇目”不考不教,不教不学,诸多的经典作品岂不成了教课本的摆设?

  其实,课内教学和课外阅读并不存有鸿沟,相反,两者可以有机衔接。在讲解经典作品时,有的放矢地引导学生课外读点其他相关的作品,这不仅可以拓宽学生的阅读面,还能使教学过程中通过比较和整合,对经典作品及其作者的把握更为全面、客观、准确。例如讲解鲁迅的《祝福》,似可引入沈从文的《边城》,让学生了解乡村故事的不同风格写作背后,作家的思考点在哪里?爱心在哪里?批判性在哪里?两篇风格各异而内涵流贯的文字是如何彰显出一个完整的乡村社会的?

  应当说,我国教育部门还是极为重视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工作的,早在“十二五”规划(2011-2015)期间,教育部就已印发了700多册中小学各学段的中华传统文化教材。但在具体教学中似乎存在着一个悖论:一方面,一个学段的语文教材永远不可能囊括中小学期间应该阅读的所有经典作品,另一方面,学生必须依凭入选的篇目来被动地阅读经典。要改变这一现状,唯有通过课外阅读来放大视野,充实养分。根据中小学生不同阶段的知识结构和理解能力,开列课外阅读的书目,使其学习兴趣与日俱进,知识积累循序渐进。小学生可多读点格言(如《弟子规》《三字经》)、诗歌、寓言、童话,中学生则可以《古文观止》《希腊神话》《契诃夫小说》等为主。课内教学与课外阅读相结合,多从经典作品中吸取历史、文学、美学、政治、伦理等学养,才能在避免中华民族文化“断层”的同时,使得中华文化与世界其他文明的交融中发展丰富自己,这才是提倡中小学生多读经典的意义所在。记得雅斯贝斯在《什么是教育》一书中说过:“决定教育成功的因素,不在于语言的天才、数学的头脑或者实用的本领,而在于具备精神受震撼的内在准备。”我想,有了如此丰富多彩的以中外经典为主的课外阅读内容,学生自然会日渐“具备精神受震撼的内在准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提倡中小学生课外也多读点经典

2017年2月15日 09:19 来源:东方网

  近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指出:要以中小学教材为重点,构建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体系,让我国传统优秀文化贯彻国民教育始终。一个民族的复兴当然离不开其文化复兴,而要实现文化复兴,重拾经典是必由之路。

  那句“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的顺口溜,多少反映了时下中小学生对语文学习的逆反心理。按理说,相比其他学科,语文更具社会性、想像力、包容度,与中小学生成长期的生性好奇、理想追求、思维活跃是相吻合的。中小学生的那种逆反心理源自多年一贯的应试教育,它使中小学的语文教学放弃了对教材中经典作品的人文性、审美性阐释,犹如七宝楼台,由篇章、段落、词句一路碎拆,不成片断,价值式微。原本传世杰作竟变得面目可憎,味同嚼蜡,实难唤起中小学生阅读经典作品的兴趣和学习母语的激情。

  倘要让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在新生代中培元固本,中小学生的语文教学无疑是一项基础性工作。做好这项基础性的工作,彻底改变应试教育自不待言,同时还亟需名副其实地“减负”,腾出更多的时间,让中小学生课外也多读点经典作品。

  近年来,中小学实施课改,整个课程结构有所改变,这为中小学生课外多读经典作品提供了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现行教学包括必修和选修两大板块,必修课只占1.25学年,余下的1.75学年用作选修与复习。问题的症结在于,课程结构变了,教学方法滞后,受应试遗绪的影响,作为选修的“拓展阅读篇目”不考不教,不教不学,诸多的经典作品岂不成了教课本的摆设?

  其实,课内教学和课外阅读并不存有鸿沟,相反,两者可以有机衔接。在讲解经典作品时,有的放矢地引导学生课外读点其他相关的作品,这不仅可以拓宽学生的阅读面,还能使教学过程中通过比较和整合,对经典作品及其作者的把握更为全面、客观、准确。例如讲解鲁迅的《祝福》,似可引入沈从文的《边城》,让学生了解乡村故事的不同风格写作背后,作家的思考点在哪里?爱心在哪里?批判性在哪里?两篇风格各异而内涵流贯的文字是如何彰显出一个完整的乡村社会的?

  应当说,我国教育部门还是极为重视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工作的,早在“十二五”规划(2011-2015)期间,教育部就已印发了700多册中小学各学段的中华传统文化教材。但在具体教学中似乎存在着一个悖论:一方面,一个学段的语文教材永远不可能囊括中小学期间应该阅读的所有经典作品,另一方面,学生必须依凭入选的篇目来被动地阅读经典。要改变这一现状,唯有通过课外阅读来放大视野,充实养分。根据中小学生不同阶段的知识结构和理解能力,开列课外阅读的书目,使其学习兴趣与日俱进,知识积累循序渐进。小学生可多读点格言(如《弟子规》《三字经》)、诗歌、寓言、童话,中学生则可以《古文观止》《希腊神话》《契诃夫小说》等为主。课内教学与课外阅读相结合,多从经典作品中吸取历史、文学、美学、政治、伦理等学养,才能在避免中华民族文化“断层”的同时,使得中华文化与世界其他文明的交融中发展丰富自己,这才是提倡中小学生多读经典的意义所在。记得雅斯贝斯在《什么是教育》一书中说过:“决定教育成功的因素,不在于语言的天才、数学的头脑或者实用的本领,而在于具备精神受震撼的内在准备。”我想,有了如此丰富多彩的以中外经典为主的课外阅读内容,学生自然会日渐“具备精神受震撼的内在准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