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多多宣传我国“非遗”杰作

2017-2-13 10:29: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今年央视元宵晚会推出一批精彩纷呈的文艺节目,同时在节目换挡之际,连续介绍了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杰作诸如皮影、剪纸、泥塑等。在央视的各类文艺晚会上,如此集中地宣传我国“非遗”尚属首次,虽说时间简短、内容简约,但国人还是开了眼界、长了知识。

  举世公认,我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各民族创造了繁多的非物质文化,如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杂技和传统礼仪、节庆等等,它们植根文化、依附文象、传承文脉,在培养民族认同感、弘扬民族精神、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等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应当肯定,我国的“非遗”保护工作起步并不迟滞,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刚设立旨在保护人类文化遗产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翌年,我国包括昆剧在内的19项民间文化艺术就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第一批“非遗”名录;迄今,我国已有37个项目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成为世界上入选项目最多的国家。与此同时,作为别具一格的文化符号,我国“非遗”资源已逾90万项目,其中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的项目约1500多个。

  从2003年起,挖掘和保护“非遗”工作已作为我国国家重点扶持项目被列入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参与、长远规划、分步实施、明确职责、形成合力”的原则,这项工作扎实推进。以上海为例,这些年挖掘和保护“非遗”成绩斐然,如铿锵有力的上海港码头号子、巧夺天工的嘉定竹刻、吴侬软语的弹词评话、悠悠禅意的功德林、别具一格的石库门……承载着海派文化的风雨沧桑,寄托着上海人的精神世界。当然,这项工作尚方兴未艾,向世界展示我国的独一无二的“非遗”,还有待于全方位、多层级的挖掘和拓展。

  值得注意的是,有相当一部分民间文化虽优秀却不入我们的主流文化,一些“非遗”被冷落、被淡化,处于自生自灭的窘境。“毛衣女的故事”即是一例。这个反映普通劳动者追求幸福生活的幻想故事是“七仙女下凡”故事的雏形,江西省最早挖掘出这一“非遗”,但因整理不当,没能完整保留着最古老最纯粹最原始的文化“记忆”和文化“基因”,使得这一与我们民族智慧和灵魂血脉相承的“非遗”标本却游离于“非遗”之外。惜哉!即使是已被挖掘的“非遗”,也存在着一个民众认知度的问题。前不久看到一份调查报告,称:上海人对物质文化遗产的认知率明显高于“非遗”,两者相差17个百分点。其中,长城的认知率最高,为86.2%,对“非遗”的认知率均在30%左右,对属于工业文化遗产的杨树浦自来水厂的认知率最低,仅为4.3%。倘若国人普遍对“非遗”缺乏认知,遑论抢救继而保护?

  “非遗”不止是记载于史册,存留于博物馆,它们在挖掘、整理、保护之后,如何让其“活”起来,成为今天人们现代生活的一部分,这才是人类理性对待“非遗”的意涵。在这方面,与中国文化有着因缘关系的日本、韩国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如日本文部省规定,小学生在学期间必须观看能剧不少于一次;官员均以能剧、歌舞伎、狂言等传统艺术招待外宾;古城京都还规定,凡是穿和服出门的女子,打车可享受9折、购物可享受9.5折。而韩国每逢传统节日,从政府官员到平民百姓,共同观赏被誉为“人间国宝”的“非遗”,并以多种民间活动来宣传“非遗”。

  我认为,我们对“非遗”,申报热似要降温,而保护度则要升级,其中介绍和宣传亟需绵绵不断,循序渐进,日益光大。这也是我对本次央视做法予以点赞的理由。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多多宣传我国“非遗”杰作

2017年2月13日 10:29 来源:东方网

  今年央视元宵晚会推出一批精彩纷呈的文艺节目,同时在节目换挡之际,连续介绍了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杰作诸如皮影、剪纸、泥塑等。在央视的各类文艺晚会上,如此集中地宣传我国“非遗”尚属首次,虽说时间简短、内容简约,但国人还是开了眼界、长了知识。

  举世公认,我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各民族创造了繁多的非物质文化,如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杂技和传统礼仪、节庆等等,它们植根文化、依附文象、传承文脉,在培养民族认同感、弘扬民族精神、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等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应当肯定,我国的“非遗”保护工作起步并不迟滞,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刚设立旨在保护人类文化遗产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翌年,我国包括昆剧在内的19项民间文化艺术就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第一批“非遗”名录;迄今,我国已有37个项目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成为世界上入选项目最多的国家。与此同时,作为别具一格的文化符号,我国“非遗”资源已逾90万项目,其中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的项目约1500多个。

  从2003年起,挖掘和保护“非遗”工作已作为我国国家重点扶持项目被列入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参与、长远规划、分步实施、明确职责、形成合力”的原则,这项工作扎实推进。以上海为例,这些年挖掘和保护“非遗”成绩斐然,如铿锵有力的上海港码头号子、巧夺天工的嘉定竹刻、吴侬软语的弹词评话、悠悠禅意的功德林、别具一格的石库门……承载着海派文化的风雨沧桑,寄托着上海人的精神世界。当然,这项工作尚方兴未艾,向世界展示我国的独一无二的“非遗”,还有待于全方位、多层级的挖掘和拓展。

  值得注意的是,有相当一部分民间文化虽优秀却不入我们的主流文化,一些“非遗”被冷落、被淡化,处于自生自灭的窘境。“毛衣女的故事”即是一例。这个反映普通劳动者追求幸福生活的幻想故事是“七仙女下凡”故事的雏形,江西省最早挖掘出这一“非遗”,但因整理不当,没能完整保留着最古老最纯粹最原始的文化“记忆”和文化“基因”,使得这一与我们民族智慧和灵魂血脉相承的“非遗”标本却游离于“非遗”之外。惜哉!即使是已被挖掘的“非遗”,也存在着一个民众认知度的问题。前不久看到一份调查报告,称:上海人对物质文化遗产的认知率明显高于“非遗”,两者相差17个百分点。其中,长城的认知率最高,为86.2%,对“非遗”的认知率均在30%左右,对属于工业文化遗产的杨树浦自来水厂的认知率最低,仅为4.3%。倘若国人普遍对“非遗”缺乏认知,遑论抢救继而保护?

  “非遗”不止是记载于史册,存留于博物馆,它们在挖掘、整理、保护之后,如何让其“活”起来,成为今天人们现代生活的一部分,这才是人类理性对待“非遗”的意涵。在这方面,与中国文化有着因缘关系的日本、韩国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如日本文部省规定,小学生在学期间必须观看能剧不少于一次;官员均以能剧、歌舞伎、狂言等传统艺术招待外宾;古城京都还规定,凡是穿和服出门的女子,打车可享受9折、购物可享受9.5折。而韩国每逢传统节日,从政府官员到平民百姓,共同观赏被誉为“人间国宝”的“非遗”,并以多种民间活动来宣传“非遗”。

  我认为,我们对“非遗”,申报热似要降温,而保护度则要升级,其中介绍和宣传亟需绵绵不断,循序渐进,日益光大。这也是我对本次央视做法予以点赞的理由。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