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设立“武亦姝专柜”,妥否?

2017-2-11 09:45: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引发了社会对诗词的热爱,上海16岁的高一女生武亦姝在竞赛中夺魁,其满腹诗书、典雅从容的表现,引来“粉丝”无数,有人赞其能“满足了人们对古典才女的全部幻想”。不管这样的溢美有没有一点夸张,武亦姝的表现,确是证明了“腹有诗书气自华”,诗性提高了人的品性。

  于是,武亦姝这一诗词达人成了社会的“明星”、学习的对象,激发了青少年及教师、家长加强诗词阅读的热情。其中一个重要表现,是带来诗词书籍销量的上升。据上海新华传媒的相关负责人说,从上海书城、新华书店、新华书集等全市各家门店的销售情况来看,受《中国诗词大会》持续热播影响,诗词方面相关书籍在最近一个月的销量同比大幅上升。而且,近阶段有好几个品种的诗词新书目上架,也卖得相当不错,已经在一个月内卖了一半库存。

  诗词大会对图书市场产生了积极影响,既促进了社会好读诗、读好诗的风气形成,又推进了图书业销售额的增长,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齐步上升,是让人高兴的事。

  书店为读者能及时买到心仪的诗词图书,在宣传推荐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其主动热情为读者服务的精神,也是值得点赞的。只是有书店准备推出“武亦姝专柜”,将武亦姝阅读的国学图书集中一起,向读者推荐,这样做是否适合与必要,似可考虑。

  读书是要有选择的。读古典诗词所以受到人们赞同,就因为它体现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萃,较读那些精俗、通俗、低俗的东西有意义多了。至于每个人具体读那些书,由于各人情况不同,难于有一个统一的标杆,只要多读经典,多读名著就可以了。有人更喜欢唐诗,有人更喜欢宋词,有人更喜欢李、杜,有人更喜苏、辛,对“罗卜青菜”是完全可以“各有所爱”的,不必统于一。青少年读诗,由于年龄、性格、爱好与学养的不同,书籍的选择也要因人而异。在这次诗词大会上,上海除武亦姝外,还有2位中小学生参加,其中8岁的冯子一也表现不俗,他读的诗书就不同于武。即使武的同校同学与她同读该校教材《中华古诗文阅读》,其效果也不一样。该教材主编黄老师说,能像武亦姝背出《七月》诗的,“可能就她一个”。读好诗好书,关键是要热爱,要有兴趣。如今古典名著名诗的选本很多,在具体读什么读本上,是不必要用“武亦姝专柜”来框住其他青少年的。

  以“武亦姝专柜”的形式推荐她读的诗书,实际上就是依她读的书开一个推荐书单。书单自然可以开,但很难开好。1923 年,清华大学有一批即将留学海外的学子,想在短时间内迅速地积累国学常识,对国学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特请大学者胡适列出了一份名为《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的书单,刊登在当月的《清华周刊》上,由于所列书目过多,又缺乏层次感,难于为大家所接受,引来很大的讨论。鲁迅一度是反对开书单的。就武亦姝来说,以她的年纪取得的学诗成就,是值得赞扬的,但其所学的国学图书还不足以成为书单供众人效法。

  再说,对武亦姝这颗好苗,需要精心护养,让其茁壮成长,要防止将其“捧杀”。用专设“武亦姝专柜”的办法予以吹“捧”,过而不及,反而会伤及“才露尖尖角”的少年才女。

  自然,“武亦姝专柜”的设立,在商业上只是一种老谱的新用:借名人抄作。不过,由于它会以利伤义,该不该设“武亦姝专柜”,宜慎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设立“武亦姝专柜”,妥否?

2017年2月11日 09:45 来源:东方网

  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引发了社会对诗词的热爱,上海16岁的高一女生武亦姝在竞赛中夺魁,其满腹诗书、典雅从容的表现,引来“粉丝”无数,有人赞其能“满足了人们对古典才女的全部幻想”。不管这样的溢美有没有一点夸张,武亦姝的表现,确是证明了“腹有诗书气自华”,诗性提高了人的品性。

  于是,武亦姝这一诗词达人成了社会的“明星”、学习的对象,激发了青少年及教师、家长加强诗词阅读的热情。其中一个重要表现,是带来诗词书籍销量的上升。据上海新华传媒的相关负责人说,从上海书城、新华书店、新华书集等全市各家门店的销售情况来看,受《中国诗词大会》持续热播影响,诗词方面相关书籍在最近一个月的销量同比大幅上升。而且,近阶段有好几个品种的诗词新书目上架,也卖得相当不错,已经在一个月内卖了一半库存。

  诗词大会对图书市场产生了积极影响,既促进了社会好读诗、读好诗的风气形成,又推进了图书业销售额的增长,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齐步上升,是让人高兴的事。

  书店为读者能及时买到心仪的诗词图书,在宣传推荐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其主动热情为读者服务的精神,也是值得点赞的。只是有书店准备推出“武亦姝专柜”,将武亦姝阅读的国学图书集中一起,向读者推荐,这样做是否适合与必要,似可考虑。

  读书是要有选择的。读古典诗词所以受到人们赞同,就因为它体现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萃,较读那些精俗、通俗、低俗的东西有意义多了。至于每个人具体读那些书,由于各人情况不同,难于有一个统一的标杆,只要多读经典,多读名著就可以了。有人更喜欢唐诗,有人更喜欢宋词,有人更喜欢李、杜,有人更喜苏、辛,对“罗卜青菜”是完全可以“各有所爱”的,不必统于一。青少年读诗,由于年龄、性格、爱好与学养的不同,书籍的选择也要因人而异。在这次诗词大会上,上海除武亦姝外,还有2位中小学生参加,其中8岁的冯子一也表现不俗,他读的诗书就不同于武。即使武的同校同学与她同读该校教材《中华古诗文阅读》,其效果也不一样。该教材主编黄老师说,能像武亦姝背出《七月》诗的,“可能就她一个”。读好诗好书,关键是要热爱,要有兴趣。如今古典名著名诗的选本很多,在具体读什么读本上,是不必要用“武亦姝专柜”来框住其他青少年的。

  以“武亦姝专柜”的形式推荐她读的诗书,实际上就是依她读的书开一个推荐书单。书单自然可以开,但很难开好。1923 年,清华大学有一批即将留学海外的学子,想在短时间内迅速地积累国学常识,对国学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特请大学者胡适列出了一份名为《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的书单,刊登在当月的《清华周刊》上,由于所列书目过多,又缺乏层次感,难于为大家所接受,引来很大的讨论。鲁迅一度是反对开书单的。就武亦姝来说,以她的年纪取得的学诗成就,是值得赞扬的,但其所学的国学图书还不足以成为书单供众人效法。

  再说,对武亦姝这颗好苗,需要精心护养,让其茁壮成长,要防止将其“捧杀”。用专设“武亦姝专柜”的办法予以吹“捧”,过而不及,反而会伤及“才露尖尖角”的少年才女。

  自然,“武亦姝专柜”的设立,在商业上只是一种老谱的新用:借名人抄作。不过,由于它会以利伤义,该不该设“武亦姝专柜”,宜慎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