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浦东治河多了“民间河长”

2017-2-8 10:44: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日前,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宣布:今年上海将全面推行河长制。河长制是我国落实河湖管理与保护责任的一种制度创新,其核心是建立健全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的责任体系,明确各级河长职责,协调各方力量,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局。

  浦东新区唐镇为了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河道整治,在官方设立的河长制外,创建了“民间河长”制度,探索出“全民治河”的新模式。在唐镇,各村居自治组织的发起人、在群众中有威望的村民,可以自荐担任“民间河长”,其姓名同镇主要领导、镇分管领导、村领导分别担任的一二三级河长一起列于河道整治公示牌。

  村间河道与广大村民休戚相关。整治河道后的水清岸绿不仅是关乎村民的生存环境,更关乎他们的生活质量。“民间河长”代表着广大村民参与河道整治的领导层和管理层,乃是村民理应享有的环境权的一个表征。广大村民将河道整治的建议和意见直接向“民间河长”反映,并通过“民间河长”上情下达和下情上达,自是形成了一个全民参与河道整治的氛围。

  在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中,对党政机关而言,整治河道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实施河长制便是落实这一职责的具象化。唐镇推行的“民间河长”制度堪为官方河长制的一种补充。唐镇的前进中心河和小张家浜河被列入市级考核的河道,倘要取得这一实绩完全得益于“官民互动”,即:政府部门履职为一端,社会力量参与为一端,两者契合,合力治污,以往那种光靠政府部门“单打独斗”的格局已为“全民环保”的态势所替代。

  民众监督可谓是当下民主政治建设的题中之义,河道整治亦不例外,河道存在什么问题,整治的关键在哪里,整治后有哪些效果,如何长久保护河道整洁,最有话语权的是当地群众。唐镇实施“民间河长”制度可以说是对官方河长的一种监督,其不止是时时关注身边河道的变化,第一时间反映河道整治的问题,更在于随时监督那些不作为、慢作为的官方河长,让广大群众成为河道的真正主人。

  值得一提的是,“民间河长”制度为志愿服务工作提供了一个新的载体。“民间河长”都是名至实归的志愿者,他们与唐镇新成立的河道守护青年志愿者服务队——“蓝领巾”一起共同参与到河道整治当中,成为了村居自治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德国著名法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将他的“沟通行为理论”和“对话理论”应用于法学。他认为:法律所设定的“权利体系”需要透过公共讨论和对话来阐述和塑造,权利体系的内容也不是不证自明、一成不变的;反过来说,权利体系和法制又构成了公共讨论和对话的有利条件,造就了民意和公意的形成,并把它所代表的“沟通能量”转化为“法律能量”和“行政能量”。唐镇以“民间河长”和“蓝领巾”的志愿服务方式整治河道的实践似乎为哈贝马斯的上述理论作出了一个有力的佐证。

  倘若我们把河道整治比作是一曲交响乐,那么,唐镇推行的“民间河长”制度乃是其一个音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浦东治河多了“民间河长”

2017年2月8日 10:44 来源:东方网

  日前,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宣布:今年上海将全面推行河长制。河长制是我国落实河湖管理与保护责任的一种制度创新,其核心是建立健全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的责任体系,明确各级河长职责,协调各方力量,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局。

  浦东新区唐镇为了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河道整治,在官方设立的河长制外,创建了“民间河长”制度,探索出“全民治河”的新模式。在唐镇,各村居自治组织的发起人、在群众中有威望的村民,可以自荐担任“民间河长”,其姓名同镇主要领导、镇分管领导、村领导分别担任的一二三级河长一起列于河道整治公示牌。

  村间河道与广大村民休戚相关。整治河道后的水清岸绿不仅是关乎村民的生存环境,更关乎他们的生活质量。“民间河长”代表着广大村民参与河道整治的领导层和管理层,乃是村民理应享有的环境权的一个表征。广大村民将河道整治的建议和意见直接向“民间河长”反映,并通过“民间河长”上情下达和下情上达,自是形成了一个全民参与河道整治的氛围。

  在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中,对党政机关而言,整治河道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实施河长制便是落实这一职责的具象化。唐镇推行的“民间河长”制度堪为官方河长制的一种补充。唐镇的前进中心河和小张家浜河被列入市级考核的河道,倘要取得这一实绩完全得益于“官民互动”,即:政府部门履职为一端,社会力量参与为一端,两者契合,合力治污,以往那种光靠政府部门“单打独斗”的格局已为“全民环保”的态势所替代。

  民众监督可谓是当下民主政治建设的题中之义,河道整治亦不例外,河道存在什么问题,整治的关键在哪里,整治后有哪些效果,如何长久保护河道整洁,最有话语权的是当地群众。唐镇实施“民间河长”制度可以说是对官方河长的一种监督,其不止是时时关注身边河道的变化,第一时间反映河道整治的问题,更在于随时监督那些不作为、慢作为的官方河长,让广大群众成为河道的真正主人。

  值得一提的是,“民间河长”制度为志愿服务工作提供了一个新的载体。“民间河长”都是名至实归的志愿者,他们与唐镇新成立的河道守护青年志愿者服务队——“蓝领巾”一起共同参与到河道整治当中,成为了村居自治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德国著名法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将他的“沟通行为理论”和“对话理论”应用于法学。他认为:法律所设定的“权利体系”需要透过公共讨论和对话来阐述和塑造,权利体系的内容也不是不证自明、一成不变的;反过来说,权利体系和法制又构成了公共讨论和对话的有利条件,造就了民意和公意的形成,并把它所代表的“沟通能量”转化为“法律能量”和“行政能量”。唐镇以“民间河长”和“蓝领巾”的志愿服务方式整治河道的实践似乎为哈贝马斯的上述理论作出了一个有力的佐证。

  倘若我们把河道整治比作是一曲交响乐,那么,唐镇推行的“民间河长”制度乃是其一个音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