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国诗词大会》是一场文化盛宴

2017-2-4 13:27: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春节期间荧屏丰富多彩,我最欣赏的是央视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她以“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的节目宗旨,通过现场一百余位诗词达人之间的比赛对抗,让大家重温经典诗词。活动计10场,从1月29日至2月7日,每晚一场。我很少看连播的,对此却是一场未缺,让我享受了一场文化盛宴。

  诗是文学殿堂的王冠。我国是诗的国度,早在公元前六世纪《诗经》就已诞生,此后楚辞、汉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等,都留下震烁古今的名篇佳作。“诗言志”,诗用高度凝练的语言,形象表达作者的情志。中国诗词沉淀着五千年来中华文明的精髓,包涵着中国传统审美价值体系,最富审美意境,能唤醒一种崇高的诗意。德国古典诗人荷尔德林曾说:“人是诗意的栖息在大地之上。”人的生活富有诗性,按孔子说法,就“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活得更富文化,更有尊严,更感幸福。是故读诗是我国教育的一个传统,“不学诗,无以言”,人们从小都会通过诗歌“吟咏性情”,提高修养。无庸讳言,当代人过于看重物质,“诗意”少了,《中国诗词大会》通过一首首美妙诗词的吟咏,以浓浓的诗情,激发人们的诗意,其受到文化的洗礼,精神上的享受,是一般演出节目所难于比拟的。

  《中国诗词大会》的比赛规则也颇出新,擂主争霸赛的选手不是事先安排的,而是由现场百人选手团中答题最多且最快的选手担任。这样,就使得众人都有机会争霸,而且,一次争霸失败,还有机会通过百人团答题卷土重来。昨晚(3日)第6 场进入擂主争霸赛的选手陈更与孙东辉,分别为第4 次与第2 次,他俩是口念着“前度刘郎今又来”上阵的。在争霸战中,借鉴了古人的诗词之趣,设置了“飞花令”环节。每场比赛设一个关键字,如“花””春““月”“风”等,由争霸者一对一场轮流背诵含有关键字的诗句,如一个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一个说”忆昔娇小姿,春心亦自持“;一个接着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一个则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如此一来一往,往往经过二十多个回合,谁略作迟疑未能接上口,就算败下阵来,让对方获胜。这种如“飞花”的竞赛,给观众带来浓浓的诗趣与艺术享受。

  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的一百多位选手来自全国各地、各个民族、各个行业,上至七旬老人,下至七岁儿童,既有大学教师,也有普通农民,还有在中国学习工作的外国留学生。第一场赢得争夺擂主席位的4 位挑战者,为记忆力超群的8岁小学生冯子一,热爱古诗词的藏族小伙扎西才让,独臂女孩张超凡和小学语文老师刘泽宇。这表明,中国诗词还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群众土壤,会世世代代流传发展下去,作为德智美的载体,在人们的生活中绽放风华。《中国诗词大会》在这方面作了有益的倡导与促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中国诗词大会》是一场文化盛宴

2017年2月4日 13:27 来源:东方网

  春节期间荧屏丰富多彩,我最欣赏的是央视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她以“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的节目宗旨,通过现场一百余位诗词达人之间的比赛对抗,让大家重温经典诗词。活动计10场,从1月29日至2月7日,每晚一场。我很少看连播的,对此却是一场未缺,让我享受了一场文化盛宴。

  诗是文学殿堂的王冠。我国是诗的国度,早在公元前六世纪《诗经》就已诞生,此后楚辞、汉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等,都留下震烁古今的名篇佳作。“诗言志”,诗用高度凝练的语言,形象表达作者的情志。中国诗词沉淀着五千年来中华文明的精髓,包涵着中国传统审美价值体系,最富审美意境,能唤醒一种崇高的诗意。德国古典诗人荷尔德林曾说:“人是诗意的栖息在大地之上。”人的生活富有诗性,按孔子说法,就“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活得更富文化,更有尊严,更感幸福。是故读诗是我国教育的一个传统,“不学诗,无以言”,人们从小都会通过诗歌“吟咏性情”,提高修养。无庸讳言,当代人过于看重物质,“诗意”少了,《中国诗词大会》通过一首首美妙诗词的吟咏,以浓浓的诗情,激发人们的诗意,其受到文化的洗礼,精神上的享受,是一般演出节目所难于比拟的。

  《中国诗词大会》的比赛规则也颇出新,擂主争霸赛的选手不是事先安排的,而是由现场百人选手团中答题最多且最快的选手担任。这样,就使得众人都有机会争霸,而且,一次争霸失败,还有机会通过百人团答题卷土重来。昨晚(3日)第6 场进入擂主争霸赛的选手陈更与孙东辉,分别为第4 次与第2 次,他俩是口念着“前度刘郎今又来”上阵的。在争霸战中,借鉴了古人的诗词之趣,设置了“飞花令”环节。每场比赛设一个关键字,如“花””春““月”“风”等,由争霸者一对一场轮流背诵含有关键字的诗句,如一个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一个说”忆昔娇小姿,春心亦自持“;一个接着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一个则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如此一来一往,往往经过二十多个回合,谁略作迟疑未能接上口,就算败下阵来,让对方获胜。这种如“飞花”的竞赛,给观众带来浓浓的诗趣与艺术享受。

  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的一百多位选手来自全国各地、各个民族、各个行业,上至七旬老人,下至七岁儿童,既有大学教师,也有普通农民,还有在中国学习工作的外国留学生。第一场赢得争夺擂主席位的4 位挑战者,为记忆力超群的8岁小学生冯子一,热爱古诗词的藏族小伙扎西才让,独臂女孩张超凡和小学语文老师刘泽宇。这表明,中国诗词还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群众土壤,会世世代代流传发展下去,作为德智美的载体,在人们的生活中绽放风华。《中国诗词大会》在这方面作了有益的倡导与促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