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取消保送生十分必要与适时

2017-1-21 10:38: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王永娟

  教育部近日对保送等照顾性政策再次作出调整:对2017年秋季及以后进入高中阶段一年级的学生,将取消省级优秀学生保送资格条件,2020年起所有高校停止省级优秀学生保送生招生。

  ?这是教育部继2016年作出减少省级优秀学生加分政策调整后,对保送政策又一次大“瘦身”。除省级优秀学生外,对于其他特殊学生保送,今年还进一步明确,公安英烈子女按有关规定只能保送至公安类院校,有关外国语中学推荐保送生限额将逐步减少。

  保送生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对高考统考的补充,是给特殊人才的一个通道,是多把“尺子”量学生的体现。应当说这也是有历史传统的。隋、唐五代及宋朝初年在科举考试中,就有通榜制度,考官可根据考生的社会声望和才德评价制成的名单,供录取时参考。清代则设有博学鸿词科,以考拔科举之外的能文之士,《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就曾被推荐,不过,他并没有接受。我国大学保送生制度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施行,作为选拔学生的一种补充,也确实选拔了一些优秀人才进入高校学习,发挥了积极作用。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保送生制度内在的负面因素不断被利用与扩大。不良的社会风气在这里制造出多次弄虚作假、徇私舞弊事件。2000年,湖南隆回一中14名保送生有13名弄虚作假。2010年,长春外国语学校保送生资格考试出现作弊。2015年,南方某高校梳理近十年“保送生”,发现多为厅局级领导干部子女,它也成了以权谋私的腐败多发区。这样,保送政策不仅没有发挥“补充高考统考”作用,而是异化蜕变为一种严重损害高校录取公平,利用腐败特权上大学的“捷径”。显然,让它退出历史舞台势在必行。

  保送生制度所以容易被异化,由于它缺乏统一、刚性的标准,给自我裁量、暗箱操作留下了空间。各省各地实施情况也不同,使权势者很容易借保送之名行权力寻租之实,这就严重的破坏了社会公平。人们说,“保送制度是高考公平不能承受之重”,因此,取消它是增强高考招生公平性的又一大举措,反映了国家营造公平公正氛围和环境的决心。

  不过,也有人担扰这样的通道没了,会影响特殊优秀人才的选拔。应当说,如果在高考制度改革前,这种担扰是有现实依据的,如今高考已经改变了“一考定终身”的统考单一评价指标。除了高考统考成绩,体现平时成绩的学业水平测试和体现德智体美全面表现的综合素质评价,构成“两依据一参考”,成为高校选拔学生的新标准。而且,统考的比重占整个录取分不足30%,其余成绩可以通过“一年多考”获得,学业水平测试的科目还可以由考生根据自己兴趣和优势自行选择。只要是真的优秀,哪怕是怪才、偏才,也是可以脱颖而出的。

  据此,现在取消保送生政策不仅十分必要,也具备应有条件,不致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堵塞了一些不该堵塞的优秀学子的上升通道,可谓十分适时。只是要到2020年,所有高校才停止省级优秀学生保送生招生,这个缓冲期长达三年,能不能缩短一些时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取消保送生十分必要与适时

2017年1月21日 10:38 来源:东方网

  教育部近日对保送等照顾性政策再次作出调整:对2017年秋季及以后进入高中阶段一年级的学生,将取消省级优秀学生保送资格条件,2020年起所有高校停止省级优秀学生保送生招生。

  ?这是教育部继2016年作出减少省级优秀学生加分政策调整后,对保送政策又一次大“瘦身”。除省级优秀学生外,对于其他特殊学生保送,今年还进一步明确,公安英烈子女按有关规定只能保送至公安类院校,有关外国语中学推荐保送生限额将逐步减少。

  保送生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对高考统考的补充,是给特殊人才的一个通道,是多把“尺子”量学生的体现。应当说这也是有历史传统的。隋、唐五代及宋朝初年在科举考试中,就有通榜制度,考官可根据考生的社会声望和才德评价制成的名单,供录取时参考。清代则设有博学鸿词科,以考拔科举之外的能文之士,《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就曾被推荐,不过,他并没有接受。我国大学保送生制度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施行,作为选拔学生的一种补充,也确实选拔了一些优秀人才进入高校学习,发挥了积极作用。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保送生制度内在的负面因素不断被利用与扩大。不良的社会风气在这里制造出多次弄虚作假、徇私舞弊事件。2000年,湖南隆回一中14名保送生有13名弄虚作假。2010年,长春外国语学校保送生资格考试出现作弊。2015年,南方某高校梳理近十年“保送生”,发现多为厅局级领导干部子女,它也成了以权谋私的腐败多发区。这样,保送政策不仅没有发挥“补充高考统考”作用,而是异化蜕变为一种严重损害高校录取公平,利用腐败特权上大学的“捷径”。显然,让它退出历史舞台势在必行。

  保送生制度所以容易被异化,由于它缺乏统一、刚性的标准,给自我裁量、暗箱操作留下了空间。各省各地实施情况也不同,使权势者很容易借保送之名行权力寻租之实,这就严重的破坏了社会公平。人们说,“保送制度是高考公平不能承受之重”,因此,取消它是增强高考招生公平性的又一大举措,反映了国家营造公平公正氛围和环境的决心。

  不过,也有人担扰这样的通道没了,会影响特殊优秀人才的选拔。应当说,如果在高考制度改革前,这种担扰是有现实依据的,如今高考已经改变了“一考定终身”的统考单一评价指标。除了高考统考成绩,体现平时成绩的学业水平测试和体现德智体美全面表现的综合素质评价,构成“两依据一参考”,成为高校选拔学生的新标准。而且,统考的比重占整个录取分不足30%,其余成绩可以通过“一年多考”获得,学业水平测试的科目还可以由考生根据自己兴趣和优势自行选择。只要是真的优秀,哪怕是怪才、偏才,也是可以脱颖而出的。

  据此,现在取消保送生政策不仅十分必要,也具备应有条件,不致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堵塞了一些不该堵塞的优秀学子的上升通道,可谓十分适时。只是要到2020年,所有高校才停止省级优秀学生保送生招生,这个缓冲期长达三年,能不能缩短一些时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