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你为什么怕过年,是心里有鬼吧?

2017-1-21 10:12: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何勇海 选稿:王永娟

  春节日渐临近,原本是家人团聚、美满和睦的美好佳节,却因为高涨的人情消费、攀比之风,让不少年轻人沦为“恐年族”。湖南商学院心理学教师蒋瑛瑾说,“要让春节去‘功利化’,保持传统节日应有的文化内涵与文化仪式感,少攀比、少虚荣,多陪伴亲人,丢掉不必要面子的春节就不会是种负担。”(1月20日《西海都市报》)

  不少在外忙碌了一年的人陆续返乡、与家人团聚,然而也有一些人既盼望过年,想与久未谋面的亲友团聚,却又害怕过年,对团圆充满恐惧。何也?一者,他们担心春节期间的“高消费”会让自己不堪重负。春节归乡,势必要为老人孩子置办礼物,为亲友准备红包,为朋友聚会准备银两,原本紧巴巴的钱包会更加紧张。尤其是那些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面对“过年就是花钱”,更为害怕“钱包受伤”,“恐年”也就在所难免。

  二者,“恐年族”也害怕春节期间的人际交往。一些年轻人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没有出息”,害怕各路长辈在过年期间盘问自己一年赚了多少钱、是否买车买房、有无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孩子……一些普通工薪阶层、打工者即使在外打拼数年,若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回去之后不好跟家乡父老交代,也会“恐年”。特别是春节期间同学聚会,极可能沦为炫耀大会,“恐年族”觉得,与其在“衣锦还乡”的同学面前自惭形秽,不如选择逃避。

  当然,也有“恐年族”是因为害怕吃吃喝喝、“脾胃受累”而“恐年”。每到春节,他们几乎要从一个饭局吃到另一个饭局,从大年三十开始,就有串不完的门、吃不完的席、喝不完的酒,让身体感觉比上班时还累,在整个春节期间,尽情地吃喝玩乐之后,身体健康被严重透支,得不偿失。这也使得一些人对过年“既爱又恨”。

  无论哪种情况下的“恐年”,或三种情形兼而有之的“恐年”,其实都可归根于将春节过得太功利。比如,即使没有多少节余收入,在赠送礼品红包时也要追求阔绰,其实就是害怕输掉面子,而“打肿脸充胖子”。又如,担心被亲友认为“混得不好”、“没有出息”,或在同学会上比工资、比地位、比权力等,其实是在比成功,害怕受到他人的歧视鄙视,也是一种功利心态。再如,将春节过成“吃喝节”,透支自己的健康,也是一种功利化过法。

  “恐年族”要消除“恐年”心理,首先要消除自己的功利心态这个“鬼”。不菲的礼品和红包支出也许是过年要付出的经济成本,但并非必须付出的成本。长辈及亲友并不在乎游子红包的大小、礼品的丰俭,最在乎的是亲情友情的维系和互动。在同学面前,成功标准并不唯一,应正确评估自我的价值、地位与形象,担心别人否定自己是不必要的妄自菲薄。至于担心脾胃受累而“恐年”,则需要我们抛开一味的吃喝,将春节过成“文化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你为什么怕过年,是心里有鬼吧?

2017年1月21日 10:12 来源:东方网

  春节日渐临近,原本是家人团聚、美满和睦的美好佳节,却因为高涨的人情消费、攀比之风,让不少年轻人沦为“恐年族”。湖南商学院心理学教师蒋瑛瑾说,“要让春节去‘功利化’,保持传统节日应有的文化内涵与文化仪式感,少攀比、少虚荣,多陪伴亲人,丢掉不必要面子的春节就不会是种负担。”(1月20日《西海都市报》)

  不少在外忙碌了一年的人陆续返乡、与家人团聚,然而也有一些人既盼望过年,想与久未谋面的亲友团聚,却又害怕过年,对团圆充满恐惧。何也?一者,他们担心春节期间的“高消费”会让自己不堪重负。春节归乡,势必要为老人孩子置办礼物,为亲友准备红包,为朋友聚会准备银两,原本紧巴巴的钱包会更加紧张。尤其是那些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面对“过年就是花钱”,更为害怕“钱包受伤”,“恐年”也就在所难免。

  二者,“恐年族”也害怕春节期间的人际交往。一些年轻人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没有出息”,害怕各路长辈在过年期间盘问自己一年赚了多少钱、是否买车买房、有无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孩子……一些普通工薪阶层、打工者即使在外打拼数年,若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回去之后不好跟家乡父老交代,也会“恐年”。特别是春节期间同学聚会,极可能沦为炫耀大会,“恐年族”觉得,与其在“衣锦还乡”的同学面前自惭形秽,不如选择逃避。

  当然,也有“恐年族”是因为害怕吃吃喝喝、“脾胃受累”而“恐年”。每到春节,他们几乎要从一个饭局吃到另一个饭局,从大年三十开始,就有串不完的门、吃不完的席、喝不完的酒,让身体感觉比上班时还累,在整个春节期间,尽情地吃喝玩乐之后,身体健康被严重透支,得不偿失。这也使得一些人对过年“既爱又恨”。

  无论哪种情况下的“恐年”,或三种情形兼而有之的“恐年”,其实都可归根于将春节过得太功利。比如,即使没有多少节余收入,在赠送礼品红包时也要追求阔绰,其实就是害怕输掉面子,而“打肿脸充胖子”。又如,担心被亲友认为“混得不好”、“没有出息”,或在同学会上比工资、比地位、比权力等,其实是在比成功,害怕受到他人的歧视鄙视,也是一种功利心态。再如,将春节过成“吃喝节”,透支自己的健康,也是一种功利化过法。

  “恐年族”要消除“恐年”心理,首先要消除自己的功利心态这个“鬼”。不菲的礼品和红包支出也许是过年要付出的经济成本,但并非必须付出的成本。长辈及亲友并不在乎游子红包的大小、礼品的丰俭,最在乎的是亲情友情的维系和互动。在同学面前,成功标准并不唯一,应正确评估自我的价值、地位与形象,担心别人否定自己是不必要的妄自菲薄。至于担心脾胃受累而“恐年”,则需要我们抛开一味的吃喝,将春节过成“文化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