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值得关注的一份提案

2017-1-18 12:35: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改革的趋势和开放的态势,势必引发形式多样、层面各异的权益诉求和利益博弈。近年来,上海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方面做出了诸多探索,力图拓展公民寻求权利救济的途径,将矛盾及时化解在诉讼之前。如何构建高效、专业、全面的市、区两级“一站式”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这是“将矛盾及时化解在诉讼之前”的必由之路。今年的上海两会上,民革上海市委递交的提案——《关于加强诉前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建议》,直接回答了这一问题。

  这份提案对本市的公共法律服务,有现状观察,有原因分析,有具体举措,有司法建议,值得人们关注,也期待有关部门能及时作出回应,早日兑现之。

  虽说诉前调解不是一个必经的司法程序,但我国在司法改革过程中所创立的诉前调解,对那些案情简单、诉求明确、事实清楚、争议较小、处置便捷的案件在进入诉讼前即加以合理合法合情地调解,这一同样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调解节约了诉讼时间、降低了司法成本,更是在维护当事人权益的基础上,不使矛盾激化,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了一条有效路径。

  公共法律服务,说到底也是要科学地解决一个法律上的“供需关系”。“供”方为律师事务所、公证处、司法鉴定机构、派出所、司法所等,亟需法律咨询和法律帮助的广大市民便是“需”方。恰如民革上海市委那份提案所言:“目前的诉前咨询效率低下,法律资源浪费严重”。何故?据我多年的观察,其原因大致有三:一、“需”方倘若心中无数去寻求“供”方,要么找不到门,要么找错门;二、“供”方机构较为分散,“需”方来回奔波费神且费时;三、除法律援助外,某些“供”方的商业性咨询收费过高,“需”方难以承受。——“供需关系”没能很好地处置,使得公共法律服务成为了当下社会管理的一块“短板”。

  为此,民革上海市委在提案中建议:在市、区层面设立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即以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为依托,设立综合性法律服务窗口,集律师、公证处、鉴定机构、调解协会、法律援助、爱心帮教、派出所、法院为一体,集诉前咨询、诉前调解、诉前调查、公证、鉴定、法律援助等功能于一身,各自安排专业人员定期至综合窗口,“一站式”联合协作处理纠纷。同时,这一中心与相应级别的法院对接,有效整合为诉前调解平台。这委实是加强我国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有益尝试和有效探索。

  其实,这一尝试和探索,本市长宁区已跨出了坚实的第一步。该区在五年前就率先在全市设立了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位于华阳路)。整座大楼分列律师事务所、公证处、派出所、司法鉴定所、调解协会、法律援助中心等派出机构,全天候接待市民的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更为值得称道的是,这一中心各派出机构还定期召开案例研讨会,商讨采用不同的诉前快速处理模式,打破利用诉讼谋利的链条,在诉前及时消化处理部分简易纠纷,减轻诉讼压力。

  如果说,“依法治国”是一部大乐章,那么,设立公共法律服务体系乃是其一个重要音符。从这个意义上说,民革上海市委的提案和长宁区的实践意义不可轻忽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值得关注的一份提案

2017年1月18日 12:35 来源:东方网

  改革的趋势和开放的态势,势必引发形式多样、层面各异的权益诉求和利益博弈。近年来,上海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方面做出了诸多探索,力图拓展公民寻求权利救济的途径,将矛盾及时化解在诉讼之前。如何构建高效、专业、全面的市、区两级“一站式”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这是“将矛盾及时化解在诉讼之前”的必由之路。今年的上海两会上,民革上海市委递交的提案——《关于加强诉前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建议》,直接回答了这一问题。

  这份提案对本市的公共法律服务,有现状观察,有原因分析,有具体举措,有司法建议,值得人们关注,也期待有关部门能及时作出回应,早日兑现之。

  虽说诉前调解不是一个必经的司法程序,但我国在司法改革过程中所创立的诉前调解,对那些案情简单、诉求明确、事实清楚、争议较小、处置便捷的案件在进入诉讼前即加以合理合法合情地调解,这一同样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调解节约了诉讼时间、降低了司法成本,更是在维护当事人权益的基础上,不使矛盾激化,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了一条有效路径。

  公共法律服务,说到底也是要科学地解决一个法律上的“供需关系”。“供”方为律师事务所、公证处、司法鉴定机构、派出所、司法所等,亟需法律咨询和法律帮助的广大市民便是“需”方。恰如民革上海市委那份提案所言:“目前的诉前咨询效率低下,法律资源浪费严重”。何故?据我多年的观察,其原因大致有三:一、“需”方倘若心中无数去寻求“供”方,要么找不到门,要么找错门;二、“供”方机构较为分散,“需”方来回奔波费神且费时;三、除法律援助外,某些“供”方的商业性咨询收费过高,“需”方难以承受。——“供需关系”没能很好地处置,使得公共法律服务成为了当下社会管理的一块“短板”。

  为此,民革上海市委在提案中建议:在市、区层面设立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即以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为依托,设立综合性法律服务窗口,集律师、公证处、鉴定机构、调解协会、法律援助、爱心帮教、派出所、法院为一体,集诉前咨询、诉前调解、诉前调查、公证、鉴定、法律援助等功能于一身,各自安排专业人员定期至综合窗口,“一站式”联合协作处理纠纷。同时,这一中心与相应级别的法院对接,有效整合为诉前调解平台。这委实是加强我国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有益尝试和有效探索。

  其实,这一尝试和探索,本市长宁区已跨出了坚实的第一步。该区在五年前就率先在全市设立了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位于华阳路)。整座大楼分列律师事务所、公证处、派出所、司法鉴定所、调解协会、法律援助中心等派出机构,全天候接待市民的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更为值得称道的是,这一中心各派出机构还定期召开案例研讨会,商讨采用不同的诉前快速处理模式,打破利用诉讼谋利的链条,在诉前及时消化处理部分简易纠纷,减轻诉讼压力。

  如果说,“依法治国”是一部大乐章,那么,设立公共法律服务体系乃是其一个重要音符。从这个意义上说,民革上海市委的提案和长宁区的实践意义不可轻忽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