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以审美教育抗衡小学教育的过早理智化

2017-1-17 13:43:1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郁婷苈

  端端,是巴金老人的外孙女。1982年时,端端七岁半,念小学二年级。有感于端端沉重的学业负担,巴老写了《小端端》一文。巴老写道:“她说她是我们家最忙、最辛苦的人,‘比外公更辛苦’。她的话可能有道理。在我们家连她算在内大小八口中,她每天上学离家最早。下午放学回家,她马上摆好小书桌做功课,常常做到吃晚饭的时候。有时为了应付第二天的考试,她吃过晚饭还要温课。”

  35年过去,今天的“端端”们,学业负担的状况有没有减轻?依我之见,似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有一位读初中预备班的邻居女孩,每天一早7时离家,4点半回家后,立即抓紧时间做作业,晚饭后玩一会手机,立即又做作业,能在10时上床睡觉,算是一个“幸福的晚上”。她还告诉我,自己真是算幸福的,平时和双休日不出去补课。她班上有不少同学,每周要出外补课三次。“学霸”成为一个紧箍咒,把许多学生捆得不能动弹。学生自己也开始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和考试无关的事情,要不参加或少参加。《期末考》对许多家庭来说,是家长和孩子合作演出的一部灾难大片。巴老如在世,仍要继续发出叹息:我们这一代的孩子睡觉太少了,玩的时间太少了,和阳光接触的时间太少了,学琴棋诗画的时间太少了。

  减轻当今“端端”们学业负担过重状况、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一个重要措施,是大力加强中小学的美育。我们要以审美教育育抗衡小学教育的过早理智化。德、智、体、美,一张桌子四条腿,缺一不可。我们要给审美教育以足够的空间。小学要强化美育,中学同样要强化美育。

  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大力提倡过美育的,有三位著名人物。他们的名字是:王国维、蔡元培和陈望道。王国维把美育放在“心育”的范围内,“心育”包括智育、德育、美育。陈望道是第一个把《共产党宣言》翻译成中文的大教育家,他提倡美育是在“五四”运动前后。他在《新青年》杂志上写文章提倡德育和美育的统一。但是,陈望道在《美学纲要》一书中指出,在近代,“主倡美育”者是蔡元培先生。

  这是断然不错的。把德育、智育、体育、美育这“四育”并列者,蔡元培先生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第一人。他最早写的一篇文章叫《以美育代宗教说》,发表在1917年8月出版的《新青年》杂志上。他认为,美感能为人们创造意境,通过这种意境,人们就能够达到实体世界。美育是“立德树人”教育方针的重要立足点,美育与德育是相辅相成的。这30多年来,美育在中小学,有了一定的地位。但在许多学校里,美育仍不过是一种摆设。美育与智育第一、分数第一的较量之下,美育经常处于下风地位,依然是教育的短板。在“智育第一”思潮的冲击之下,美育很难保存其生存的一席。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坦言,目前,教育界和社会均存在认识短板,没有意识到美育在立德树人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美育在许多学校力仍处于边缘地位,不受重视。在一些学校的课程体系中,即便开设了音乐、美术等课程,也并未发挥其应有的美育作用。以学生社团为例,日常活动经常会遇到一些同学请假,原因基本都是要参加数学、英语等学科的辅导班。

  中、小学美育教师的不足,也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与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中心发布的《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美育师资状况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共有美育教师59.9万名,占全部专任教师总数的比例仅为6.5%,美育师资供需均衡存在较大城乡差距。慎魁元是江西九江修水县何市镇知青希望小学的校长。师资紧缺是最现实的问题——全校158名学生,却只有7名老师。唯一的美术专业老师,却不得不去教3个班的数学。

  自然界需要保持“生态平衡”,教育领域也要保持“生态平衡”。重视美育是题中应有之义。恩格斯曾经谈到过这样一件事: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等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光了,但是他们做梦想不到,这些地方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了。因为这些地区失去森林后,也失去了积聚和储存水分的中心,结果连庄稼也长不出来了。在德、智、体、美四育之间,也存在一种动态的生态平衡。如若失去其中的一项,我们就会重犯美索不达米亚乱砍山林导致庄稼减产的错误。

  根据国务院要求,2018年各级各类学校要开足开齐美育课程。开齐美育课,只是一个基本的要求,要把美育和德、智、体三育融为一体,我们还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做,需要创造积累更多的经验。这可是一件关系到一代人和几代人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以审美教育抗衡小学教育的过早理智化

2017年1月17日 13:43 来源:东方网

  端端,是巴金老人的外孙女。1982年时,端端七岁半,念小学二年级。有感于端端沉重的学业负担,巴老写了《小端端》一文。巴老写道:“她说她是我们家最忙、最辛苦的人,‘比外公更辛苦’。她的话可能有道理。在我们家连她算在内大小八口中,她每天上学离家最早。下午放学回家,她马上摆好小书桌做功课,常常做到吃晚饭的时候。有时为了应付第二天的考试,她吃过晚饭还要温课。”

  35年过去,今天的“端端”们,学业负担的状况有没有减轻?依我之见,似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有一位读初中预备班的邻居女孩,每天一早7时离家,4点半回家后,立即抓紧时间做作业,晚饭后玩一会手机,立即又做作业,能在10时上床睡觉,算是一个“幸福的晚上”。她还告诉我,自己真是算幸福的,平时和双休日不出去补课。她班上有不少同学,每周要出外补课三次。“学霸”成为一个紧箍咒,把许多学生捆得不能动弹。学生自己也开始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和考试无关的事情,要不参加或少参加。《期末考》对许多家庭来说,是家长和孩子合作演出的一部灾难大片。巴老如在世,仍要继续发出叹息:我们这一代的孩子睡觉太少了,玩的时间太少了,和阳光接触的时间太少了,学琴棋诗画的时间太少了。

  减轻当今“端端”们学业负担过重状况、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一个重要措施,是大力加强中小学的美育。我们要以审美教育育抗衡小学教育的过早理智化。德、智、体、美,一张桌子四条腿,缺一不可。我们要给审美教育以足够的空间。小学要强化美育,中学同样要强化美育。

  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大力提倡过美育的,有三位著名人物。他们的名字是:王国维、蔡元培和陈望道。王国维把美育放在“心育”的范围内,“心育”包括智育、德育、美育。陈望道是第一个把《共产党宣言》翻译成中文的大教育家,他提倡美育是在“五四”运动前后。他在《新青年》杂志上写文章提倡德育和美育的统一。但是,陈望道在《美学纲要》一书中指出,在近代,“主倡美育”者是蔡元培先生。

  这是断然不错的。把德育、智育、体育、美育这“四育”并列者,蔡元培先生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第一人。他最早写的一篇文章叫《以美育代宗教说》,发表在1917年8月出版的《新青年》杂志上。他认为,美感能为人们创造意境,通过这种意境,人们就能够达到实体世界。美育是“立德树人”教育方针的重要立足点,美育与德育是相辅相成的。这30多年来,美育在中小学,有了一定的地位。但在许多学校里,美育仍不过是一种摆设。美育与智育第一、分数第一的较量之下,美育经常处于下风地位,依然是教育的短板。在“智育第一”思潮的冲击之下,美育很难保存其生存的一席。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坦言,目前,教育界和社会均存在认识短板,没有意识到美育在立德树人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美育在许多学校力仍处于边缘地位,不受重视。在一些学校的课程体系中,即便开设了音乐、美术等课程,也并未发挥其应有的美育作用。以学生社团为例,日常活动经常会遇到一些同学请假,原因基本都是要参加数学、英语等学科的辅导班。

  中、小学美育教师的不足,也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与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中心发布的《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美育师资状况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共有美育教师59.9万名,占全部专任教师总数的比例仅为6.5%,美育师资供需均衡存在较大城乡差距。慎魁元是江西九江修水县何市镇知青希望小学的校长。师资紧缺是最现实的问题——全校158名学生,却只有7名老师。唯一的美术专业老师,却不得不去教3个班的数学。

  自然界需要保持“生态平衡”,教育领域也要保持“生态平衡”。重视美育是题中应有之义。恩格斯曾经谈到过这样一件事: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等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光了,但是他们做梦想不到,这些地方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了。因为这些地区失去森林后,也失去了积聚和储存水分的中心,结果连庄稼也长不出来了。在德、智、体、美四育之间,也存在一种动态的生态平衡。如若失去其中的一项,我们就会重犯美索不达米亚乱砍山林导致庄稼减产的错误。

  根据国务院要求,2018年各级各类学校要开足开齐美育课程。开齐美育课,只是一个基本的要求,要把美育和德、智、体三育融为一体,我们还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做,需要创造积累更多的经验。这可是一件关系到一代人和几代人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