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诗与“近处”

2017-1-15 08:35: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新年伊始,就来说说“诗”吧——都说“诗与远方”,你怎么来个“近处”?是的,就在“近处”,就在我们的生活里头,不料竟充斥着“诗”。

  年前一起“诗”的走红,竟是出在法院的判决书中——泰兴市法院法官,80后的王云受理一宗离婚案,因为“心有所感”,所以下达一份“诗意判决书”,“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云云,判决不准离婚。

  关于这份“诗意判决书”,舆论之间,几近撕裂。反对者云,司法判决乃是严肃严谨之事,字字要确凿,句句不能有误解,这“诗意判决书”不仅不符司法工作者的专业性,也有违法律文书之严格规范性,这种“鸡汤”,多了诗意之美,缺少法律的逻辑之力;而支持者多,却认为它使冰冷的法条充满温情,判决下来,当事人不是再没起诉离婚而归于复合了吗?再说“诗”的入判决,也不是首例,北京的丰台法院,不是在判决民事纠纷中,将《弟子规》的“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写入了司法文书吗,而上海浦东法院,在审理一起由翻建房屋引发的纠纷中,不是将“六尺巷”故事中那首著名的“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古诗赫然列在判决中,而且效果都不错吗?

  诗入判决,毕竟只有几句写入其中,所以只能称“意”,其实还有以通篇的“诗”,来做地方权力机关的“工作报告”的呢!前年2月,在山西运城市盐湖区人民代表大会上,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就是用六千字的“五言”,做了他的工作报告。至于这个“诗报告”,也是争论不小呵,自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诗意判决书”也好,“五言工作报告”也罢,都不外乎好心的创新,褒贬不一,可以继续争鸣,但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用“诗”来索贿的,那就令人瞠目了——周口市原政法委书记朱家臣算个“诗人”,常以短信发诗给下属,说是想你啦,来看我一下吧,到了干部调整,那诗更赋得多发得紧。“来看我一下”干什么呢,朱书记必定塞一叠虚假发票给你,要你以现金报销!以“发票书记”著称的朱家臣,因此受贿400多万,领了18年刑期,他的“奇葩诗”大概也只好到牢里去赋啦!

  不管怎么说,“诗”这东西,近年以来,并未如惊呼的“衰落”,它就在近处蓬勃,就在生活中生生不息,这就令人始料未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诗与“近处”

2017年1月15日 08:35 来源:东方网

  新年伊始,就来说说“诗”吧——都说“诗与远方”,你怎么来个“近处”?是的,就在“近处”,就在我们的生活里头,不料竟充斥着“诗”。

  年前一起“诗”的走红,竟是出在法院的判决书中——泰兴市法院法官,80后的王云受理一宗离婚案,因为“心有所感”,所以下达一份“诗意判决书”,“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云云,判决不准离婚。

  关于这份“诗意判决书”,舆论之间,几近撕裂。反对者云,司法判决乃是严肃严谨之事,字字要确凿,句句不能有误解,这“诗意判决书”不仅不符司法工作者的专业性,也有违法律文书之严格规范性,这种“鸡汤”,多了诗意之美,缺少法律的逻辑之力;而支持者多,却认为它使冰冷的法条充满温情,判决下来,当事人不是再没起诉离婚而归于复合了吗?再说“诗”的入判决,也不是首例,北京的丰台法院,不是在判决民事纠纷中,将《弟子规》的“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写入了司法文书吗,而上海浦东法院,在审理一起由翻建房屋引发的纠纷中,不是将“六尺巷”故事中那首著名的“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古诗赫然列在判决中,而且效果都不错吗?

  诗入判决,毕竟只有几句写入其中,所以只能称“意”,其实还有以通篇的“诗”,来做地方权力机关的“工作报告”的呢!前年2月,在山西运城市盐湖区人民代表大会上,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就是用六千字的“五言”,做了他的工作报告。至于这个“诗报告”,也是争论不小呵,自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诗意判决书”也好,“五言工作报告”也罢,都不外乎好心的创新,褒贬不一,可以继续争鸣,但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用“诗”来索贿的,那就令人瞠目了——周口市原政法委书记朱家臣算个“诗人”,常以短信发诗给下属,说是想你啦,来看我一下吧,到了干部调整,那诗更赋得多发得紧。“来看我一下”干什么呢,朱书记必定塞一叠虚假发票给你,要你以现金报销!以“发票书记”著称的朱家臣,因此受贿400多万,领了18年刑期,他的“奇葩诗”大概也只好到牢里去赋啦!

  不管怎么说,“诗”这东西,近年以来,并未如惊呼的“衰落”,它就在近处蓬勃,就在生活中生生不息,这就令人始料未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