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由德国大众“最佳学徒工奖说起”

2017-1-11 13:16: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朋友聚会,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友人说起他考察德国时的一则趣闻:德国主流媒体用醒目标题表彰在德国大众集团从业的中国青年学徒工张磊,因为他“改进了刀具材料控制油封孔和压装装置,使那道工序的加工‘零缺陷’”,从而获得“最佳学徒工奖”。据说,德国大众这个奖项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设立了,一年一度,每年举办隆重的颁奖会,由大众集团总裁亲自授奖,届时全德国的主流媒体竞相报道。半个世纪来,这个很有特色、很有规格的奖项在德国很有影响力。

  我是“老三届”,1968年进了一家纺织厂,当过三年学徒工,当然知道学徒工是咋回事。拜师、求教、学艺,把师傅的技能、经验尽快尽全学到手,然后名正言顺地成为一名正式的产业工人。在那个年代,咱对学徒工从未听说过有评奖。社会进入市场经济体制后,个人从业选择多元化、学艺路径网络化,“学徒工”这三个字鲜有所闻,遑论“最佳学徒工奖”?

  是否可以作出这么一个断论:在经济生产领域,“学徒工”的淡化是与产业工人社会地位的弱化相关。自就职、升职只认学历以来,城里的年轻人似罕有愿意当工人了。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媒体公开报道了行业工会对17个省市41家企业、2577名职工的调查:认为当产业工人在当下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仅占6.07%;认为社会地位不高的占61.62%;认为没有地位的占32.31%;还有1%的人不介意当工人。另据上海市总工会的调查显示:有55.1%的人明确表示不愿意自己的子女当工人。试问:一个经济社会,倘若轻忽产业工人,自己甚或自己的子女都不愿意当产业工人,何来“最佳学徒工”?何来“工匠”?何以弘扬“工匠精神”?

  前不久,我读到一篇时评,称:“对年轻人来说,只要有一台联通世界的网络终端在手,一切皆有可能”;“在许多类似‘车库咖啡馆’、‘众创空间’的地方,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激发出许多奇思妙想,并付诸实践,甚至以研发的产品带动了市场的需求”。我并不怀疑有这种可能,但它毕竟是一些特殊的个案。在鼓励年轻一代创业时,应当更多地提倡“工匠精神”。

  上述时评的观点,至少存在三方面的认识误区——

  一是过度偏向信息化而轻视工业化。虽说信息化技术是当今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核心,但我国至今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有一个明显的态势,即:强调工业技术的创新,特别是制造业的技术创新。这种创新更多的要靠富有生产实践经验的“工匠”,而不是靠年轻人聚集在“车库咖啡馆”之类场所“激发出奇思妙想”。工业化和信息化理应融合,不可失之偏颇,“动手”能力在实体经济中始终有着不可替代的效用。

  二是过度偏向科学而轻视技术。一个国家的科学水平委实是衡量其国力的标识,但再先进的科学倘若不付诸实践也难以物化为经济实力。而付诸实践依凭什么?答曰:生产第一线的技术本领。有学者说得好:“从科技知识的传播规律看,科学理论往往是易于传播易于引用的东西;而技术本领则是易于保密难于借用的东西”。这正印证了“武艺难以文传”的古训。像上述的张磊“改进刀具材料控制油封孔和压装装置”这般高超的操作技能能从互联网“下载”么?能在“车库咖啡馆”里“奇思妙想”得出来么?显然不行,要靠长年累月的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技术操作的不断改进。一个国家的发展固然要有一批科学人员从事研究,写出论文,但更要有一大批年轻人投身于技术开发和生产实践。

  三是轻忽敬业。在某种意义上说,创业容易敬业难,而成就事业往往凭藉着敬业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作了规范,“敬业”是被列入个人层面的核心价值观范畴。而当下一些年轻人创业,常有这般情形:或朝三暮四,或见异思迁,或受挫即折,或盲目随流,就是缺失明确信念的定力和长远目标的追求。2016年初,中国企业界曾有过一场争论,起因是盖洛普公司公布了“2011-2012年全球雇员对工作投入程度”的调查,结果显示:敬业员工比例最高的国家为德国、美国、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东亚地区敬业率最低,而接受调查的东亚4个地区,中国(包括香港)最低,仅为6%。

  时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形成潮流,我认为:创业亟需“工匠精神”,而“工匠精神”从敬业起步。从这个意义上说,咱企业也不妨设立一个“最佳学徒工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由德国大众“最佳学徒工奖说起”

2017年1月11日 13:16 来源:东方网

  朋友聚会,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友人说起他考察德国时的一则趣闻:德国主流媒体用醒目标题表彰在德国大众集团从业的中国青年学徒工张磊,因为他“改进了刀具材料控制油封孔和压装装置,使那道工序的加工‘零缺陷’”,从而获得“最佳学徒工奖”。据说,德国大众这个奖项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设立了,一年一度,每年举办隆重的颁奖会,由大众集团总裁亲自授奖,届时全德国的主流媒体竞相报道。半个世纪来,这个很有特色、很有规格的奖项在德国很有影响力。

  我是“老三届”,1968年进了一家纺织厂,当过三年学徒工,当然知道学徒工是咋回事。拜师、求教、学艺,把师傅的技能、经验尽快尽全学到手,然后名正言顺地成为一名正式的产业工人。在那个年代,咱对学徒工从未听说过有评奖。社会进入市场经济体制后,个人从业选择多元化、学艺路径网络化,“学徒工”这三个字鲜有所闻,遑论“最佳学徒工奖”?

  是否可以作出这么一个断论:在经济生产领域,“学徒工”的淡化是与产业工人社会地位的弱化相关。自就职、升职只认学历以来,城里的年轻人似罕有愿意当工人了。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媒体公开报道了行业工会对17个省市41家企业、2577名职工的调查:认为当产业工人在当下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仅占6.07%;认为社会地位不高的占61.62%;认为没有地位的占32.31%;还有1%的人不介意当工人。另据上海市总工会的调查显示:有55.1%的人明确表示不愿意自己的子女当工人。试问:一个经济社会,倘若轻忽产业工人,自己甚或自己的子女都不愿意当产业工人,何来“最佳学徒工”?何来“工匠”?何以弘扬“工匠精神”?

  前不久,我读到一篇时评,称:“对年轻人来说,只要有一台联通世界的网络终端在手,一切皆有可能”;“在许多类似‘车库咖啡馆’、‘众创空间’的地方,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激发出许多奇思妙想,并付诸实践,甚至以研发的产品带动了市场的需求”。我并不怀疑有这种可能,但它毕竟是一些特殊的个案。在鼓励年轻一代创业时,应当更多地提倡“工匠精神”。

  上述时评的观点,至少存在三方面的认识误区——

  一是过度偏向信息化而轻视工业化。虽说信息化技术是当今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核心,但我国至今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有一个明显的态势,即:强调工业技术的创新,特别是制造业的技术创新。这种创新更多的要靠富有生产实践经验的“工匠”,而不是靠年轻人聚集在“车库咖啡馆”之类场所“激发出奇思妙想”。工业化和信息化理应融合,不可失之偏颇,“动手”能力在实体经济中始终有着不可替代的效用。

  二是过度偏向科学而轻视技术。一个国家的科学水平委实是衡量其国力的标识,但再先进的科学倘若不付诸实践也难以物化为经济实力。而付诸实践依凭什么?答曰:生产第一线的技术本领。有学者说得好:“从科技知识的传播规律看,科学理论往往是易于传播易于引用的东西;而技术本领则是易于保密难于借用的东西”。这正印证了“武艺难以文传”的古训。像上述的张磊“改进刀具材料控制油封孔和压装装置”这般高超的操作技能能从互联网“下载”么?能在“车库咖啡馆”里“奇思妙想”得出来么?显然不行,要靠长年累月的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技术操作的不断改进。一个国家的发展固然要有一批科学人员从事研究,写出论文,但更要有一大批年轻人投身于技术开发和生产实践。

  三是轻忽敬业。在某种意义上说,创业容易敬业难,而成就事业往往凭藉着敬业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作了规范,“敬业”是被列入个人层面的核心价值观范畴。而当下一些年轻人创业,常有这般情形:或朝三暮四,或见异思迁,或受挫即折,或盲目随流,就是缺失明确信念的定力和长远目标的追求。2016年初,中国企业界曾有过一场争论,起因是盖洛普公司公布了“2011-2012年全球雇员对工作投入程度”的调查,结果显示:敬业员工比例最高的国家为德国、美国、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东亚地区敬业率最低,而接受调查的东亚4个地区,中国(包括香港)最低,仅为6%。

  时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形成潮流,我认为:创业亟需“工匠精神”,而“工匠精神”从敬业起步。从这个意义上说,咱企业也不妨设立一个“最佳学徒工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