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反腐败探照灯要照到每一个角落

2017-1-7 10:10: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王永娟

  在深入开展的反腐败斗争中,广大纪检监察干部认真履行职责,为正风反腐作出了重要贡献。然而,有光的地方,也往往会有阴影。以权谋私的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以案也可以谋私,反腐也可以谋私。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就是一个以案谋私的典型。

  袁卫华曾经是家乡的“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大学毕业后直接考入中央纪委机关工作,曾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也曾经立功受奖。但他的仕途在中纪委坚决清理门户的过程中走到了尽头。因为他一面反腐,一面参腐;一面反腐,一面漏风,以反腐作为参腐的资本,一身而兼二任,终于成为“灯下黑”的代表人物,完成了从反腐到从腐的转化。

  袁卫华众多违纪行为中最为突出、最为恶劣的问题,是故意泄露案情。他不止一次将工作秘密拿来做交易,第一次的手是在2004年。他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一封举报信的内容。他一张嘴就灵,一个重量级的大工程就落到了袁卫华父亲的手里。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他继续把中管干部的问题线索、案情进展、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一一分门别类做买卖,收益极其可观。在儿子到中纪委工作之前,袁卫华的父手下只有一支三五个人的包工队,后来,他利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袁卫华则要求父亲订立遗嘱,写明“将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这名37岁的处级干部虽然职级不高,但位置很重要,高台的灯光十分耀眼。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袁卫华接手的案件越来越多,由于他手握执纪监督权,不少“老虎”和“苍蝇”都盯上了他,使他成为被监察者重点“围猎”的对象。由于鸡蛋上有了裂缝,袁卫华不攻自破。他借反腐败搞腐败的市面越做越大。2014年到2015年,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就主动地多次与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卫华一一奉告。为此,黄兴国多次地请袁卫华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的礼物。就在2015年被立案审查的前几天,袁卫华还为父亲运作拿到了两个工程。他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走得如此之远、情节如此严重,令人震惊。

  打铁还需自身硬。打铁者自身不过硬,打铁者不久成了被打者,反腐败者成了腐败者。权力越大,风险越大。副处级别不高,风险同样很大。袁卫华的自毁,原因在于他既想做大官,又想发大财。熊掌与鱼,意在兼得。做官与发财,意在兼得。监察别人,是做官,用监察别人来获利,是发财。在光与阴影之间,袁卫华选择了用光来遮盖阴影。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一次得手,从此再不收手。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五六,终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和腐败分子本质上毫无二致、同流合污,走到了一个他十分熟悉而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了。

  从反腐败到腐败分子之间,没有隔着也不可能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反腐败者没有天然的免疫力。他只要向腐败的方向跨出一小步,哪怕是很小的一步,就是一个危险的开始。有了第一次,他的防腐的大堤可能很快地被冲毁。袁卫华的堕落,为其他监督执纪者提供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先例。

  监督执纪问责的探照灯,不仅是照向别人,也在时时照向纪检机关自己。探照灯要照到每一个角落。监督别人的,要更严格地监督自己。中纪委铁面无私清理门户,坚决清理门户,从一个个案例中汲取深刻教训,找准监督执纪权力运行中的风险点,强化监督制约,表明了中央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决心,也使每一个腐败分子,即使是在探照灯的灯下,最后也无循身之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反腐败探照灯要照到每一个角落

2017年1月7日 10:10 来源:东方网

  在深入开展的反腐败斗争中,广大纪检监察干部认真履行职责,为正风反腐作出了重要贡献。然而,有光的地方,也往往会有阴影。以权谋私的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以案也可以谋私,反腐也可以谋私。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就是一个以案谋私的典型。

  袁卫华曾经是家乡的“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大学毕业后直接考入中央纪委机关工作,曾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也曾经立功受奖。但他的仕途在中纪委坚决清理门户的过程中走到了尽头。因为他一面反腐,一面参腐;一面反腐,一面漏风,以反腐作为参腐的资本,一身而兼二任,终于成为“灯下黑”的代表人物,完成了从反腐到从腐的转化。

  袁卫华众多违纪行为中最为突出、最为恶劣的问题,是故意泄露案情。他不止一次将工作秘密拿来做交易,第一次的手是在2004年。他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一封举报信的内容。他一张嘴就灵,一个重量级的大工程就落到了袁卫华父亲的手里。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他继续把中管干部的问题线索、案情进展、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一一分门别类做买卖,收益极其可观。在儿子到中纪委工作之前,袁卫华的父手下只有一支三五个人的包工队,后来,他利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袁卫华则要求父亲订立遗嘱,写明“将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这名37岁的处级干部虽然职级不高,但位置很重要,高台的灯光十分耀眼。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袁卫华接手的案件越来越多,由于他手握执纪监督权,不少“老虎”和“苍蝇”都盯上了他,使他成为被监察者重点“围猎”的对象。由于鸡蛋上有了裂缝,袁卫华不攻自破。他借反腐败搞腐败的市面越做越大。2014年到2015年,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就主动地多次与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卫华一一奉告。为此,黄兴国多次地请袁卫华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的礼物。就在2015年被立案审查的前几天,袁卫华还为父亲运作拿到了两个工程。他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走得如此之远、情节如此严重,令人震惊。

  打铁还需自身硬。打铁者自身不过硬,打铁者不久成了被打者,反腐败者成了腐败者。权力越大,风险越大。副处级别不高,风险同样很大。袁卫华的自毁,原因在于他既想做大官,又想发大财。熊掌与鱼,意在兼得。做官与发财,意在兼得。监察别人,是做官,用监察别人来获利,是发财。在光与阴影之间,袁卫华选择了用光来遮盖阴影。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一次得手,从此再不收手。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五六,终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和腐败分子本质上毫无二致、同流合污,走到了一个他十分熟悉而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了。

  从反腐败到腐败分子之间,没有隔着也不可能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反腐败者没有天然的免疫力。他只要向腐败的方向跨出一小步,哪怕是很小的一步,就是一个危险的开始。有了第一次,他的防腐的大堤可能很快地被冲毁。袁卫华的堕落,为其他监督执纪者提供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先例。

  监督执纪问责的探照灯,不仅是照向别人,也在时时照向纪检机关自己。探照灯要照到每一个角落。监督别人的,要更严格地监督自己。中纪委铁面无私清理门户,坚决清理门户,从一个个案例中汲取深刻教训,找准监督执纪权力运行中的风险点,强化监督制约,表明了中央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决心,也使每一个腐败分子,即使是在探照灯的灯下,最后也无循身之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