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清一色为什么不敢和?

2016-12-31 10:33: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王永娟

  又过阳历年啦,这一番可有三天假日呵,于是从今天起,恐怕不少家庭已经摊开方桌,围坐方城,公婆姑嫂、亲朋好友,打上几圈小麻将了吧!

  麻将这个东西,小来怡情,大赌伤身,这是谁都明白的,怎么会成了一个“问题”呢?这要从近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一条消息——《被麻将“搓”掉的人生》说起,鄂州市华容区政协副主席涂正良,为人本分厚道,有能力有水平。但年近六旬的涂副主席,因何深陷牢狱呢?原来与他的“最大爱好”麻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涂正良酷爱搓麻,但自己不带赌资,与一个余某同桌酣战,赌资10余万,是向余某要的。其实早在任红莲区旅游区管委会主任时,他就在麻将桌上收了一家公司的数十万元“本钱”,因为该公司要“顺利拿到土地”呵。涂正良的“无本麻将”,成了他落马的主要罪状。

  “无本麻将”,当然不止涂副主席一人,据《羊城晚报》披露,深圳中院原副院长黄常青,也是一个“空手道”。黄副院长赌瘾极大,甚至在自家阳台搭起了麻将房,家中“麻友满座,客似云来,欢声笑语,络绎不绝”,为什么乐此不疲呢?其中一个原因,是黄副院长输了也不出血。比如一位蔡“律师”,开局前会塞给黄院长几万赌资;看他输得惨了,又会“补偿”给他一笔钱,“输的算我的”。“保底”的蔡“律师”,当然地成了“黄院长代言人”。不止涉案老板送钱给黄常青找他“带路”,甚至连一些法官也要巴结他——黄院长搓“无本麻将”实在上了瘾,以至于下在狱中,只要说起麻将,仍然眉飞色舞呢!

  当然更有不必别人送赌资的,因为他从来不会输,从来不需要出血呢——已经认定受贿2420余万的原南充市副市长邹平,就是靠“打麻将赢钱,不少老板跟他打麻将,几千几万的输给他”,有些老板哪怕是自摸清一色但也不敢和哦!去年据中纪委网站披露,贵州省地矿局副局长罗其方,在8项规定出台之后两年,仍打麻将赌博,被逮个正着。罗副局长的赌瘾为什么这么大,以至于高压之下,仍然顶风作案?因为他打麻将从来只赢不输,一场下来,少则三四万,多则20万,仅反腐纠风伊始到2014年中期,就在牌桌上赢了200多万!什么奥秘呢?因为他一路以来不管到哪个市任书记,都只与“承揽工程的私营企业主打牌”,一般人找他,才不跟你玩呢,所以是“常胜将军”,所以“手气特别好”!君不闻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那里,“老板们”为拿项目拎着大量现金上酒店陪他打牌,几万几十万地“输”给他?至于有的官吏到了法庭上还不承认受贿,说“那110万是搓麻赢来的”,就更是“义正词严”啦!

  我们的官员,大多是好的清白的,也不乏情趣高雅之仕,比如焦裕禄喜欢拉二胡,任长霞擅于唱豫剧,孔繁森爱好拍照,都是“远离低级趣味”的。就说我所熟识的一些官员,有的晚上从不出去“活动”,“孵”在家看几小时的书,有的偶尔打一回牌,也是“清汤寡水”,连“小来来”都不碰。就是这个麻将,我看也不是说官员就不能碰一下、和一副吧!但是“老板”的麻将桌你千万不要去坐在上面——我们说,官商之间君子之交淡如水,老板在发展中的忧难,你应当去关心排解,但他的高尔夫你不要去打,他的豪宴你不要去吃,尤其是他的麻将,你可绝不要去“搓”——一“搓”,就会成“问题”,就会拔不出来、说不清楚,更有可能落入泥淖陷阱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清一色为什么不敢和?

2016年12月31日 10:33 来源:东方网

  又过阳历年啦,这一番可有三天假日呵,于是从今天起,恐怕不少家庭已经摊开方桌,围坐方城,公婆姑嫂、亲朋好友,打上几圈小麻将了吧!

  麻将这个东西,小来怡情,大赌伤身,这是谁都明白的,怎么会成了一个“问题”呢?这要从近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一条消息——《被麻将“搓”掉的人生》说起,鄂州市华容区政协副主席涂正良,为人本分厚道,有能力有水平。但年近六旬的涂副主席,因何深陷牢狱呢?原来与他的“最大爱好”麻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涂正良酷爱搓麻,但自己不带赌资,与一个余某同桌酣战,赌资10余万,是向余某要的。其实早在任红莲区旅游区管委会主任时,他就在麻将桌上收了一家公司的数十万元“本钱”,因为该公司要“顺利拿到土地”呵。涂正良的“无本麻将”,成了他落马的主要罪状。

  “无本麻将”,当然不止涂副主席一人,据《羊城晚报》披露,深圳中院原副院长黄常青,也是一个“空手道”。黄副院长赌瘾极大,甚至在自家阳台搭起了麻将房,家中“麻友满座,客似云来,欢声笑语,络绎不绝”,为什么乐此不疲呢?其中一个原因,是黄副院长输了也不出血。比如一位蔡“律师”,开局前会塞给黄院长几万赌资;看他输得惨了,又会“补偿”给他一笔钱,“输的算我的”。“保底”的蔡“律师”,当然地成了“黄院长代言人”。不止涉案老板送钱给黄常青找他“带路”,甚至连一些法官也要巴结他——黄院长搓“无本麻将”实在上了瘾,以至于下在狱中,只要说起麻将,仍然眉飞色舞呢!

  当然更有不必别人送赌资的,因为他从来不会输,从来不需要出血呢——已经认定受贿2420余万的原南充市副市长邹平,就是靠“打麻将赢钱,不少老板跟他打麻将,几千几万的输给他”,有些老板哪怕是自摸清一色但也不敢和哦!去年据中纪委网站披露,贵州省地矿局副局长罗其方,在8项规定出台之后两年,仍打麻将赌博,被逮个正着。罗副局长的赌瘾为什么这么大,以至于高压之下,仍然顶风作案?因为他打麻将从来只赢不输,一场下来,少则三四万,多则20万,仅反腐纠风伊始到2014年中期,就在牌桌上赢了200多万!什么奥秘呢?因为他一路以来不管到哪个市任书记,都只与“承揽工程的私营企业主打牌”,一般人找他,才不跟你玩呢,所以是“常胜将军”,所以“手气特别好”!君不闻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那里,“老板们”为拿项目拎着大量现金上酒店陪他打牌,几万几十万地“输”给他?至于有的官吏到了法庭上还不承认受贿,说“那110万是搓麻赢来的”,就更是“义正词严”啦!

  我们的官员,大多是好的清白的,也不乏情趣高雅之仕,比如焦裕禄喜欢拉二胡,任长霞擅于唱豫剧,孔繁森爱好拍照,都是“远离低级趣味”的。就说我所熟识的一些官员,有的晚上从不出去“活动”,“孵”在家看几小时的书,有的偶尔打一回牌,也是“清汤寡水”,连“小来来”都不碰。就是这个麻将,我看也不是说官员就不能碰一下、和一副吧!但是“老板”的麻将桌你千万不要去坐在上面——我们说,官商之间君子之交淡如水,老板在发展中的忧难,你应当去关心排解,但他的高尔夫你不要去打,他的豪宴你不要去吃,尤其是他的麻将,你可绝不要去“搓”——一“搓”,就会成“问题”,就会拔不出来、说不清楚,更有可能落入泥淖陷阱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