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反腐利器”?

2016-12-23 08:39: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陕西省府谷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少军,这几天又成为网上线下的名人。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官员被“双开”、被移送司法,又有什么“新闻性”呢?因为张副局长的落马,原来是祸起萧墙,被“儿媳”举报的。

  今年4月,府谷县女子王慧谷公开举报自己的公公,指张少军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王慧谷举报,张少军有西安、榆林等地房产、商铺共9处,放贷达数千万元,光金条就有满满一抽屉……照片证据翔实,事实栩栩如生,于是张少军先是“双规”又被“双开”。

  舆论之间,自有拍手叫好的,说“媳妇反腐”,实属一大“利器”.其实这一“利器”,并不仅于张少军一案,三年之前,海南澄迈县的旅游局长,就被举报曾大摆婚宴150桌,又送进口昂科雷越野车给女儿做嫁妆,而举报之人,不是别人,就是局长大人的乘龙快婿。

  当然公众之间,也有说“媳妇反腐”、“女婿举报”,这样的“利器”不免太少见,“偶然性”也太大了一点。比如局长女婿,为什么举报?因为一笔房款,岳父不给,逼得女婿“无路可走”,于是大义灭亲;又比如张少军的“媳妇”,因为张子出轨,所以“闹离婚”,而张少军又偏偏逼她“净身出门”,于是就有了实名举报。如果前例不是岳父“不给”,如果后例不是逼人太甚,如果一家人相安无事、波澜不兴,就像大多数家庭那样,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那样的“义举”?更不要说我们所见的贪腐案例中,更多的是岳婿同污,婿媳借着“老爷子”的权势到处敛聚啊,有如苏荣的女婿、什么人的爱媳那样。所以把这样的“例外”当作“利器”,未免过于偶然,过于不可靠了。

  反腐的进程,主要是靠法治监管与民主监督,但也有一些“奇事”的。比如“情人反腐”,结果败露了一窝贪吏,比如小偷闯窃,结果“偷”出了一个贪官,当然还有例如大火烧出大批浮财、下水管堵塞不料“浮现”出大宗现金的,前几年,还有人为贪官的“内讧”叫好的呢,说它“不失为一个反贪的捷径”。这样的“利器”当然很不靠谱,也给了我们深深的反思——比如说,张少军有那么多房产、放了几千万的债,早非一日之寒,“有关部门”怎么一点不知道呢?张少军年年申报收入乃至财产,我们核查过一下没有呢?又比如文前那个旅游局长,摆了150桌,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非要到两年后女婿来“翻梢”,才来过问呢?这些地方明明都有许多制度规矩和机构,为什么却要靠一个“媳妇”一个女婿来“内讧”呢?

  反腐要“全覆盖”,才能“零容忍”,已经启动的监察委员会试点,就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不仅是机构的设置,也不仅是监察、预防、检察部门的相关反腐职能的整合,关键在于监督、调查、处置职能的“全覆盖”,在于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的“全覆盖”——只有这个全履盖,才能消除漏洞盲点和断层,才是真正的“反腐利器”,才不要再把热点放在“媳妇”和女婿们的“大义灭亲”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反腐利器”?

2016年12月23日 08:39 来源:东方网

  陕西省府谷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少军,这几天又成为网上线下的名人。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官员被“双开”、被移送司法,又有什么“新闻性”呢?因为张副局长的落马,原来是祸起萧墙,被“儿媳”举报的。

  今年4月,府谷县女子王慧谷公开举报自己的公公,指张少军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王慧谷举报,张少军有西安、榆林等地房产、商铺共9处,放贷达数千万元,光金条就有满满一抽屉……照片证据翔实,事实栩栩如生,于是张少军先是“双规”又被“双开”。

  舆论之间,自有拍手叫好的,说“媳妇反腐”,实属一大“利器”.其实这一“利器”,并不仅于张少军一案,三年之前,海南澄迈县的旅游局长,就被举报曾大摆婚宴150桌,又送进口昂科雷越野车给女儿做嫁妆,而举报之人,不是别人,就是局长大人的乘龙快婿。

  当然公众之间,也有说“媳妇反腐”、“女婿举报”,这样的“利器”不免太少见,“偶然性”也太大了一点。比如局长女婿,为什么举报?因为一笔房款,岳父不给,逼得女婿“无路可走”,于是大义灭亲;又比如张少军的“媳妇”,因为张子出轨,所以“闹离婚”,而张少军又偏偏逼她“净身出门”,于是就有了实名举报。如果前例不是岳父“不给”,如果后例不是逼人太甚,如果一家人相安无事、波澜不兴,就像大多数家庭那样,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那样的“义举”?更不要说我们所见的贪腐案例中,更多的是岳婿同污,婿媳借着“老爷子”的权势到处敛聚啊,有如苏荣的女婿、什么人的爱媳那样。所以把这样的“例外”当作“利器”,未免过于偶然,过于不可靠了。

  反腐的进程,主要是靠法治监管与民主监督,但也有一些“奇事”的。比如“情人反腐”,结果败露了一窝贪吏,比如小偷闯窃,结果“偷”出了一个贪官,当然还有例如大火烧出大批浮财、下水管堵塞不料“浮现”出大宗现金的,前几年,还有人为贪官的“内讧”叫好的呢,说它“不失为一个反贪的捷径”。这样的“利器”当然很不靠谱,也给了我们深深的反思——比如说,张少军有那么多房产、放了几千万的债,早非一日之寒,“有关部门”怎么一点不知道呢?张少军年年申报收入乃至财产,我们核查过一下没有呢?又比如文前那个旅游局长,摆了150桌,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非要到两年后女婿来“翻梢”,才来过问呢?这些地方明明都有许多制度规矩和机构,为什么却要靠一个“媳妇”一个女婿来“内讧”呢?

  反腐要“全覆盖”,才能“零容忍”,已经启动的监察委员会试点,就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不仅是机构的设置,也不仅是监察、预防、检察部门的相关反腐职能的整合,关键在于监督、调查、处置职能的“全覆盖”,在于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的“全覆盖”——只有这个全履盖,才能消除漏洞盲点和断层,才是真正的“反腐利器”,才不要再把热点放在“媳妇”和女婿们的“大义灭亲”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