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医或将毁于中药吗?

2016-12-22 16:38: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王永娟

  现在,有人担心,中医或将毁于中药。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现在中药材的质量呈不断下降的趋势。

  一些对中医药情有独钟的市民发现,现在的中药药效似乎不如从前。他们提出疑惑:到底是中药材质量变差了,还是好中医越来越少了?赵大爷现年70多岁,年轻时曾学习过一些中医的知识,几十年来一直对传统中医情有独钟。“以前有个小病小痛的,吃几包中药也就差不多好了,现在可不行,有时折腾了十天半个月还不见好。”赵大爷不禁疑惑,到底是他买的药材质量变差了,还是因为他年纪大了,吃药越来越不管用了?

  原因很可能是前者。目前中药材质量下降,已经导致了药效降低的结果。许多中药材的生长都需要特定的土壤和环境才能保证质量达标。只有通过选择合适的土地、水源,并与当地种植户合作管理,提供一套完整的种植标准,做到生态种植、事前控制。由于中药材需求量逐渐增大(野生减少),有些药农为了追求药材的高产量,大量的人工种植中药材,大量施用化肥、农药和化学药物添加剂促进中药材生长,甚至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引起中药材的质量的下降。一方面造成中药材农药残留过多,而本身的有效物质含量降低。病人吃了这样的中药,也同时服用了农药。中药和农药同时服用,中医治疗效果的下降,则是显而易见的。

  中药材的质量,还和药材的品种有关。药种把关不严,致使种植农户和企业难以收获优良中药材。数据显示,我国栽培中药材良种的推广率低于10%,加之药农对良种的鉴别能力比较低,假种现象也时常出现。《首都医药》杂志披露,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人到北京推广种植三七,结果种出来的是“藤三七”,不是正品三七。此外,近年来,北京、河南、安徽等地还多次出现丹参丹酚酸含量低、黄芪根茎短、菊花品质下降等问题。一些被“催熟”的中药材幼苗流入市场,又导致整个种植链条的恶性循环。此外,中药材种植和生产还存在盲目采收、药材优劣鉴定原始、制剂加工技术单一等问题,都会不同程度影响药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医离不开中药,兴中医必须兴中药。再好的大夫,即便是国医大师,开的方子再好,但抓的药不行,百姓吃了没效果,那就是毁掉了中医。中药材目前以家庭作业为主,农药化肥使用过多,土壤污染严重,有些药材种植周期长,采集时间违背科学规律,加之中药材初加工、仓储、包装、养护的环节存较多问题,其后果是中药材药效降低。另有个别药商在药材中掺假以及滥用硫磺与硫化铝熏蒸,形成重金属含量超标。重金属、农药残留在药材里面富集后,基本上很难去除。

  现在,一个值得注意的消息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12月19日三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拟规定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不得使用剧毒、高毒农药。进一步加强中药材种植养殖、采集、贮存等各个环节的质量管理。禁止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这的确是当务之急。我们希望这一规定很快通过,并赶紧付诸实施。因为它关系到中医的治病救人。

  中药材是中医药事业传承和发展的物质基础,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作为中药材行业的“第一车间”,我国中药材生产技术相对落后,经营管理较为粗放,重产量轻质量,随着人工种植和栽培的中药材供货占比越来越大,中药材种植和生产存在诸多问题,严重影响了中医药事业可持续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这项修改明确规定禁用剧毒、高毒农药,是切中了中药材生产的弊端,是一场及时雨。

  禁用剧毒、高毒农药,除了通过相关的法规之外,还要有一套具体的配套措施和细则。禁止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的更管理工作,还需要细化、量化。比如如何高效鉴定中药材品种和优劣、如何推广使用中草药DNA条形码鉴定技术、如何依法惩治在中药材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如何加大中药材中禁止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的宣传工作,等等,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唯有如此,才能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的规定,不成为一柄悬在高空中的利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中医或将毁于中药吗?

2016年12月22日 16:38 来源:东方网

  现在,有人担心,中医或将毁于中药。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现在中药材的质量呈不断下降的趋势。

  一些对中医药情有独钟的市民发现,现在的中药药效似乎不如从前。他们提出疑惑:到底是中药材质量变差了,还是好中医越来越少了?赵大爷现年70多岁,年轻时曾学习过一些中医的知识,几十年来一直对传统中医情有独钟。“以前有个小病小痛的,吃几包中药也就差不多好了,现在可不行,有时折腾了十天半个月还不见好。”赵大爷不禁疑惑,到底是他买的药材质量变差了,还是因为他年纪大了,吃药越来越不管用了?

  原因很可能是前者。目前中药材质量下降,已经导致了药效降低的结果。许多中药材的生长都需要特定的土壤和环境才能保证质量达标。只有通过选择合适的土地、水源,并与当地种植户合作管理,提供一套完整的种植标准,做到生态种植、事前控制。由于中药材需求量逐渐增大(野生减少),有些药农为了追求药材的高产量,大量的人工种植中药材,大量施用化肥、农药和化学药物添加剂促进中药材生长,甚至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引起中药材的质量的下降。一方面造成中药材农药残留过多,而本身的有效物质含量降低。病人吃了这样的中药,也同时服用了农药。中药和农药同时服用,中医治疗效果的下降,则是显而易见的。

  中药材的质量,还和药材的品种有关。药种把关不严,致使种植农户和企业难以收获优良中药材。数据显示,我国栽培中药材良种的推广率低于10%,加之药农对良种的鉴别能力比较低,假种现象也时常出现。《首都医药》杂志披露,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人到北京推广种植三七,结果种出来的是“藤三七”,不是正品三七。此外,近年来,北京、河南、安徽等地还多次出现丹参丹酚酸含量低、黄芪根茎短、菊花品质下降等问题。一些被“催熟”的中药材幼苗流入市场,又导致整个种植链条的恶性循环。此外,中药材种植和生产还存在盲目采收、药材优劣鉴定原始、制剂加工技术单一等问题,都会不同程度影响药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医离不开中药,兴中医必须兴中药。再好的大夫,即便是国医大师,开的方子再好,但抓的药不行,百姓吃了没效果,那就是毁掉了中医。中药材目前以家庭作业为主,农药化肥使用过多,土壤污染严重,有些药材种植周期长,采集时间违背科学规律,加之中药材初加工、仓储、包装、养护的环节存较多问题,其后果是中药材药效降低。另有个别药商在药材中掺假以及滥用硫磺与硫化铝熏蒸,形成重金属含量超标。重金属、农药残留在药材里面富集后,基本上很难去除。

  现在,一个值得注意的消息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12月19日三审《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拟规定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不得使用剧毒、高毒农药。进一步加强中药材种植养殖、采集、贮存等各个环节的质量管理。禁止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这的确是当务之急。我们希望这一规定很快通过,并赶紧付诸实施。因为它关系到中医的治病救人。

  中药材是中医药事业传承和发展的物质基础,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作为中药材行业的“第一车间”,我国中药材生产技术相对落后,经营管理较为粗放,重产量轻质量,随着人工种植和栽培的中药材供货占比越来越大,中药材种植和生产存在诸多问题,严重影响了中医药事业可持续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这项修改明确规定禁用剧毒、高毒农药,是切中了中药材生产的弊端,是一场及时雨。

  禁用剧毒、高毒农药,除了通过相关的法规之外,还要有一套具体的配套措施和细则。禁止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的更管理工作,还需要细化、量化。比如如何高效鉴定中药材品种和优劣、如何推广使用中草药DNA条形码鉴定技术、如何依法惩治在中药材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如何加大中药材中禁止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的宣传工作,等等,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唯有如此,才能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的规定,不成为一柄悬在高空中的利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