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记性”问题

2016-12-18 10:16: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一个“记性问题”,近日又被王岐山同志严肃地提了出来——“有的中央部委司局级干部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大发展理念都答不全,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入党年月”。中纪委书记是从党的观念即党性的高度提出这个“记性问题”的。

  “记性问题”不是个小问题,有些官员,尤其是贪官墨吏,“记性”真的很差。差到了什么田地呢,比如安徽省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张苏洲,14次向南京某公司董事长程静收受414万贿赂,巡视组一来,张台长惊慌不已,赶紧要把赃款退给贿主,可是他拿得多了,忘记了程静究竟给他多少,于是竟翻了一番退了830万给“上家”!又如深圳市政府秘书长李平,连续14年收受张某贿赂,案发之后,竟上缴了480万人民币和202万港币。可是检方查下来,只收受了143万人民币和145万港币啊,李秘书长显然是“忘记”了,因为“收了那么多年就像打仗打了那么多年一样”,他因为在贿场上“身经百战”,早已忘记了究竟收了多少黑金啊!再如河南省人大秘书长连子恒,在任三门峡市委书记时,受贿近千万元,自己也搞不清了,因为“风声紧”,同僚事发,于是赶紧回到三门峡,住在宾馆里退赃,他哪里还记得谁送了多少?反正“毛估估”退了就是,所以一名小吏明明只送过10万,竟退到手20万,足足赚了一倍呢......

  先是身任省公安厅长,后来又高升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秦玉海,痴迷于摄影。拍照化了多少钱?大致一千万吧,反正他也“记不清”了,反正“自己从没有花过一分钱”。秦玉海案发后,退出摄影器材值几百万,到底是多少?谁送的?“忘记了”,只知道仅云台山公司就因他要求,买了百万余元的摄影器材送给他,包括哈苏、林好夫等世界名牌相机,共20多件。至于为他制作画册、出挂历、办摄影展,究竟用去了多少,他也“记不清了”,大概不下数百万吧!只要为了摄影,一切都可以接受的秦玉海,哪里还记得因为这个“雅好”,收受了多少“雅贿”呢?

  当然贪官里头,也有“记性好”的。比如苏荣的妻子于丽芳于姐,手术后在深圳养病,许多厅级官员打“飞的”到深圳去送红包。苏荣可不糊涂啊,据这个“权钱交易所长“自己说,”谁送了是记不清,但谁没送却记得清清楚楚”,在江西的官场上,那是日后要见分晓的呵!又如华亭县委书记任增禄,受贿991万,共有129人行贿,送钱进贡者遍及该县所有机关,连工青妇文联这样的“清水衙门”都不放过。但奇怪的是,任书记的“记性”特别好,“进去”之后,129人谁送了多少怎么送的,说出来一文不差一点也不走样呢,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呵!自然还有这类的贪官,明明“记性”好得很,一文一笔尽在他的肚子里,却在法庭上屡装糊涂,推说“忘记了”,他其实是看中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与“收受贿赂罪”在定性量刑上的“区别”啊,无非是想逃避刑法的最重处罚而已。

  回到王岐山同志说的“记性问题”上来,那些“忘记了自己入党年月”的官员,其实更忘记了自己入党的誓言,忘记了党的宗旨和性质,所以说它是个党性问题,一点也不过分。至于那些“记性”不好的贪官尤其是十八大以后查处的那222只“老虎”,最大的“忘记”不在于钱财的多少,而在于忘记了自己是“穷人的孩子”,更是“人民的公仆”啊,对于他们来说,更何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记性”问题

2016年12月18日 10:16 来源:东方网

 

 一个“记性问题”,近日又被王岐山同志严肃地提了出来——“有的中央部委司局级干部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大发展理念都答不全,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入党年月”。中纪委书记是从党的观念即党性的高度提出这个“记性问题”的。

  “记性问题”不是个小问题,有些官员,尤其是贪官墨吏,“记性”真的很差。差到了什么田地呢,比如安徽省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张苏洲,14次向南京某公司董事长程静收受414万贿赂,巡视组一来,张台长惊慌不已,赶紧要把赃款退给贿主,可是他拿得多了,忘记了程静究竟给他多少,于是竟翻了一番退了830万给“上家”!又如深圳市政府秘书长李平,连续14年收受张某贿赂,案发之后,竟上缴了480万人民币和202万港币。可是检方查下来,只收受了143万人民币和145万港币啊,李秘书长显然是“忘记”了,因为“收了那么多年就像打仗打了那么多年一样”,他因为在贿场上“身经百战”,早已忘记了究竟收了多少黑金啊!再如河南省人大秘书长连子恒,在任三门峡市委书记时,受贿近千万元,自己也搞不清了,因为“风声紧”,同僚事发,于是赶紧回到三门峡,住在宾馆里退赃,他哪里还记得谁送了多少?反正“毛估估”退了就是,所以一名小吏明明只送过10万,竟退到手20万,足足赚了一倍呢......

  先是身任省公安厅长,后来又高升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秦玉海,痴迷于摄影。拍照化了多少钱?大致一千万吧,反正他也“记不清”了,反正“自己从没有花过一分钱”。秦玉海案发后,退出摄影器材值几百万,到底是多少?谁送的?“忘记了”,只知道仅云台山公司就因他要求,买了百万余元的摄影器材送给他,包括哈苏、林好夫等世界名牌相机,共20多件。至于为他制作画册、出挂历、办摄影展,究竟用去了多少,他也“记不清了”,大概不下数百万吧!只要为了摄影,一切都可以接受的秦玉海,哪里还记得因为这个“雅好”,收受了多少“雅贿”呢?

  当然贪官里头,也有“记性好”的。比如苏荣的妻子于丽芳于姐,手术后在深圳养病,许多厅级官员打“飞的”到深圳去送红包。苏荣可不糊涂啊,据这个“权钱交易所长“自己说,”谁送了是记不清,但谁没送却记得清清楚楚”,在江西的官场上,那是日后要见分晓的呵!又如华亭县委书记任增禄,受贿991万,共有129人行贿,送钱进贡者遍及该县所有机关,连工青妇文联这样的“清水衙门”都不放过。但奇怪的是,任书记的“记性”特别好,“进去”之后,129人谁送了多少怎么送的,说出来一文不差一点也不走样呢,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呵!自然还有这类的贪官,明明“记性”好得很,一文一笔尽在他的肚子里,却在法庭上屡装糊涂,推说“忘记了”,他其实是看中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与“收受贿赂罪”在定性量刑上的“区别”啊,无非是想逃避刑法的最重处罚而已。

  回到王岐山同志说的“记性问题”上来,那些“忘记了自己入党年月”的官员,其实更忘记了自己入党的誓言,忘记了党的宗旨和性质,所以说它是个党性问题,一点也不过分。至于那些“记性”不好的贪官尤其是十八大以后查处的那222只“老虎”,最大的“忘记”不在于钱财的多少,而在于忘记了自己是“穷人的孩子”,更是“人民的公仆”啊,对于他们来说,更何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