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谁是“受伤儿童”的终极监护人?

2016-12-14 10:20:44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桑怡

  据报道,湖南永州道县出现“出租幼童”现象,长租五万元一年,短租一两百元一天,“出租”的孩子往往被盗窃团伙带至大城市进行盗窃。

  这让人联想到,犯罪团伙利用孩子行窃,“黑老大”从孩子身上搜刮犯罪所得,孩子从小就被教导“偷术”,若不听话或偷窃所得不能令“老大”满意,还会被暴打。还有成年人偷窃时拿婴幼儿作掩护,一旦失手,就试图以“孩子没人管”逃避惩处。更常见的是,穿着破旧的女人背着婴儿在街边乞讨,以孩子博取路人同情和施舍。在类似案例中,已有孩子是被租或被拐的说法,道县“出租幼童”更添印证。

  新闻还提到,被出租的孩子,基本都属于超生,没有户口,没上过学,甚至连准确的年龄都搞不清楚。较之在城里被父母百般呵护“小皇帝与小公主”,被出租的农村娃则沦为父母与租客的赚钱工具。迥异的境遇令人唏嘘,映衬出某种人性沉沦。善良的旁观者痛惜并发问:如何救救这些孩子?

  在很大程度上,这离不开顶层设计。李克强总理曾多次建议国内专家与外国记者“到(中国)西部去看看,那里还是非常困难”。这里所说的“困难”,不光是指有关地区经济欠发达,还可能包括一些社会问题。这种认识是清晰的,表明高层正视有关问题并努力求解。全面实施精准扶贫,就是基于上述背景的现实行动。通过精确识别、因地制宜、因势利导的帮扶与支持,探寻行之有效的脱贫之策,增强欠发达地区的自我造血能力。以此为基础,才能改变一些人的观念,防止剑走偏锋。

  去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明确指出,超生等7类人员可正常落户。消除“黑户”,是在全面落实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登记户口这一基本权利。让游离于正常社会之外的公民实现“回归”,接受义务教育、获得社会保障、拥有各项合法权益,会使一些人的人生轨迹发生显著变化。

  对于已然出现的社会丑陋现象,管理者除了依法惩处,还应思考如何正本清源。对政府而言,理当承担起社会守夜人之责。尤其是,要努力破解留守儿童、出租儿童、童工现象等损害儿童身心健康与权益的问题。各级政府应当努力创造条件,让儿童能够与外出打工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鉴于个别父母抛弃孩子乃至以各种形式虐童,政府应当站出来维护有关儿童的合法权益。必要时,有关部门应依法承担起儿童的监护权。国家与政府是儿童的终极监护人,这一点不能动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谁是“受伤儿童”的终极监护人?

2016年12月14日 10:20 来源:东方网

  据报道,湖南永州道县出现“出租幼童”现象,长租五万元一年,短租一两百元一天,“出租”的孩子往往被盗窃团伙带至大城市进行盗窃。

  这让人联想到,犯罪团伙利用孩子行窃,“黑老大”从孩子身上搜刮犯罪所得,孩子从小就被教导“偷术”,若不听话或偷窃所得不能令“老大”满意,还会被暴打。还有成年人偷窃时拿婴幼儿作掩护,一旦失手,就试图以“孩子没人管”逃避惩处。更常见的是,穿着破旧的女人背着婴儿在街边乞讨,以孩子博取路人同情和施舍。在类似案例中,已有孩子是被租或被拐的说法,道县“出租幼童”更添印证。

  新闻还提到,被出租的孩子,基本都属于超生,没有户口,没上过学,甚至连准确的年龄都搞不清楚。较之在城里被父母百般呵护“小皇帝与小公主”,被出租的农村娃则沦为父母与租客的赚钱工具。迥异的境遇令人唏嘘,映衬出某种人性沉沦。善良的旁观者痛惜并发问:如何救救这些孩子?

  在很大程度上,这离不开顶层设计。李克强总理曾多次建议国内专家与外国记者“到(中国)西部去看看,那里还是非常困难”。这里所说的“困难”,不光是指有关地区经济欠发达,还可能包括一些社会问题。这种认识是清晰的,表明高层正视有关问题并努力求解。全面实施精准扶贫,就是基于上述背景的现实行动。通过精确识别、因地制宜、因势利导的帮扶与支持,探寻行之有效的脱贫之策,增强欠发达地区的自我造血能力。以此为基础,才能改变一些人的观念,防止剑走偏锋。

  去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明确指出,超生等7类人员可正常落户。消除“黑户”,是在全面落实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登记户口这一基本权利。让游离于正常社会之外的公民实现“回归”,接受义务教育、获得社会保障、拥有各项合法权益,会使一些人的人生轨迹发生显著变化。

  对于已然出现的社会丑陋现象,管理者除了依法惩处,还应思考如何正本清源。对政府而言,理当承担起社会守夜人之责。尤其是,要努力破解留守儿童、出租儿童、童工现象等损害儿童身心健康与权益的问题。各级政府应当努力创造条件,让儿童能够与外出打工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鉴于个别父母抛弃孩子乃至以各种形式虐童,政府应当站出来维护有关儿童的合法权益。必要时,有关部门应依法承担起儿童的监护权。国家与政府是儿童的终极监护人,这一点不能动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