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墨吏也“作家”?

2016-12-4 14:43:4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中国作协刚刚胜利举行了第九次全代会,这是要祝贺它的。作协本系清净之所,一般不跑到舞台中央照在聚光灯下,然而近年以来,不知什么原由,作协却屡屡酿成焦点。有人要退出作协,有人坚不参加作协,还有人嚷嚷不要作协呢!有人将某省作协的主席告上了法庭,于是竟还有了那个颇有争议的判决,至于从此没了下文的“古钱门”,就令人更加疑云重重啦——但是不管怎么说,作协的形象,总体上还是正面的,比如近时的又一个焦点,中国作协再次清理门户,将三名贪官清除了门庭。

  此番被清除出作协的,有一名墨吏叫做李永新,这位河南省安监局长,曾执掌鹤煤集团十年之久。李永新李董事长,可是一位大诗人呵,他的名句“火车轰隆运煤忙,运到江边发电厂”,曾在职工中引出过一阵哄笑。这样的“诗集”,当然卖不出去,那不要紧,咱不是有权吗?于是李董5年内出了8部诗集,出书费用64.2万元统统由集团一笔报销,还让下属煤矿出资出版他的书,然后向麾下各单位免费发放。李大诗人因为贪贿千万元加上挪用公款6450万元,终于被判处无期徒刑,大概要到监牢里面去继续做诗了吧!

  其实作协清理门户,并非第一次,去年一月就取消过已经下狱的贪官周镇宏和冯伟林的会籍——周镇宏在任茂名市委书记和广东省常委统战部长任上,可是个笔耕不缀的大作家呵,他的散文集,叫做《跑马东瀛》、《科学的咏叹》及《科学本无过》等等,据说周部长的所有假日,都是在“一支香烟一支笔,一沓稿纸一盏灯”中度过的,真不明白他买官卖官的2464万元贿款以及3700万元的巨款不明财产,是什么时间收的黑金啊!周镇宏立誓“这辈子要写100本书”,这位判了死缓的墨吏,大概也只好在班房中去完成他的宏愿啦!

  前不久被判死刑的原内蒙古公安厅长赵黎平,眼看就要因为亲手杀人焚尸而被搬掉脑袋了,但读者诸君可否知晓,这个残忍的凶手竟也是个大作家,还写过长篇小说《大司马传奇》和《王陵疑案》,居然还得过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呢!至于已被判了无期的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长冯伟林,不但是中国作协会员,还是省作协常务理事,他的大作《谁与历史同行》虽则遭人举报抄袭,结果照样荣获了“冰心散文奖”呢!最奇葩的要数曾被称为“诗人书记”的县委书记李凤臣,写出了“权系民心聚,姓公不姓私,身为民之仆,必当明斯理”的劝官好诗,但就在同一张书桌上,收取了买官者的巨贿。李书记还有好诗,“佳节将至事纷扰,冒雪驱车访饥寒”,然而年年“佳节”,他真是“事纷扰”啊,收钱收到手软,受贿受到自己也不知道多少呢!

  贪官也有还没有参加作协的,比如大家不会忘记的原天门市“五毒书记”张二江。张二江以“吹、嫖、赌、贪、贿”被判15年,但“进去”之后并没闲着,竟然写出了四部中国经典注疏大书,什么《尚书译注》啦,《雅颂类诗新解》 啦,其中一部《白话兵经——孙子兵法注释》,还被说成是“对准确理解孙子兵法作出可贵贡献”呢!张二江被减刑6年1个月,现在已经“出来”了,不知与“著作等身”有无关系?但也有人发问,像这样的“狱中作家”,能否加入作协呢?当然更有人说,张二江这位“自由主义新儒家”写了那么多古注,还不如写一部《新官场现形记》,以解剖自己、警示世人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墨吏也“作家”?

2016年12月4日 14:43 来源:东方网

  中国作协刚刚胜利举行了第九次全代会,这是要祝贺它的。作协本系清净之所,一般不跑到舞台中央照在聚光灯下,然而近年以来,不知什么原由,作协却屡屡酿成焦点。有人要退出作协,有人坚不参加作协,还有人嚷嚷不要作协呢!有人将某省作协的主席告上了法庭,于是竟还有了那个颇有争议的判决,至于从此没了下文的“古钱门”,就令人更加疑云重重啦——但是不管怎么说,作协的形象,总体上还是正面的,比如近时的又一个焦点,中国作协再次清理门户,将三名贪官清除了门庭。

  此番被清除出作协的,有一名墨吏叫做李永新,这位河南省安监局长,曾执掌鹤煤集团十年之久。李永新李董事长,可是一位大诗人呵,他的名句“火车轰隆运煤忙,运到江边发电厂”,曾在职工中引出过一阵哄笑。这样的“诗集”,当然卖不出去,那不要紧,咱不是有权吗?于是李董5年内出了8部诗集,出书费用64.2万元统统由集团一笔报销,还让下属煤矿出资出版他的书,然后向麾下各单位免费发放。李大诗人因为贪贿千万元加上挪用公款6450万元,终于被判处无期徒刑,大概要到监牢里面去继续做诗了吧!

  其实作协清理门户,并非第一次,去年一月就取消过已经下狱的贪官周镇宏和冯伟林的会籍——周镇宏在任茂名市委书记和广东省常委统战部长任上,可是个笔耕不缀的大作家呵,他的散文集,叫做《跑马东瀛》、《科学的咏叹》及《科学本无过》等等,据说周部长的所有假日,都是在“一支香烟一支笔,一沓稿纸一盏灯”中度过的,真不明白他买官卖官的2464万元贿款以及3700万元的巨款不明财产,是什么时间收的黑金啊!周镇宏立誓“这辈子要写100本书”,这位判了死缓的墨吏,大概也只好在班房中去完成他的宏愿啦!

  前不久被判死刑的原内蒙古公安厅长赵黎平,眼看就要因为亲手杀人焚尸而被搬掉脑袋了,但读者诸君可否知晓,这个残忍的凶手竟也是个大作家,还写过长篇小说《大司马传奇》和《王陵疑案》,居然还得过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呢!至于已被判了无期的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长冯伟林,不但是中国作协会员,还是省作协常务理事,他的大作《谁与历史同行》虽则遭人举报抄袭,结果照样荣获了“冰心散文奖”呢!最奇葩的要数曾被称为“诗人书记”的县委书记李凤臣,写出了“权系民心聚,姓公不姓私,身为民之仆,必当明斯理”的劝官好诗,但就在同一张书桌上,收取了买官者的巨贿。李书记还有好诗,“佳节将至事纷扰,冒雪驱车访饥寒”,然而年年“佳节”,他真是“事纷扰”啊,收钱收到手软,受贿受到自己也不知道多少呢!

  贪官也有还没有参加作协的,比如大家不会忘记的原天门市“五毒书记”张二江。张二江以“吹、嫖、赌、贪、贿”被判15年,但“进去”之后并没闲着,竟然写出了四部中国经典注疏大书,什么《尚书译注》啦,《雅颂类诗新解》 啦,其中一部《白话兵经——孙子兵法注释》,还被说成是“对准确理解孙子兵法作出可贵贡献”呢!张二江被减刑6年1个月,现在已经“出来”了,不知与“著作等身”有无关系?但也有人发问,像这样的“狱中作家”,能否加入作协呢?当然更有人说,张二江这位“自由主义新儒家”写了那么多古注,还不如写一部《新官场现形记》,以解剖自己、警示世人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