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2016-12-4 09:25:4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语出孟子《鱼我所欲也》:“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意思是明白不过的:如果鱼和熊掌这两样东西不能兼得时,只能选取一样:我取熊掌。

  举一个例:当官和当院士,也是鱼与熊掌的关系,当了官,别想当再院士。

  这个意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再次强调:俄罗斯官员不得获取院士称号。因为今年10月底俄科学院举行院士及通讯院士选举时,俄总统事务管理局、教育部、内务部、国防部、联邦安全局和其他部分机关的某些负责人仍然参选,其中一些人已经当选。

  当了官为什么就别当院士呢?这个“一刀切”的道理也是明白不过的。因为当了官,有许多行政事务需要处理,国家机关官员为完成本职工作,需要不断积累经验,并花费大量精力去完成。如果一身而二任,亦“官”亦“士”,就不会有许多精力去当好官、做好研究工作。院士变成一顶用于装饰的高帽,沽名钓誉而已。

  院士作为科学研究的权威和引领者,一定程度影响了我国科学研究的方向和价值追求。当了局长、副部长,还想当院士,给人留下“赢者通吃”的印象。局长、部长们看中的不仅是院士称号,更是院士背后一系列科研项目和科研经费的倾斜。当官的又当了院士,他动用科研经费有了更大的发言权。所以“赢者通吃”的结果,容易把科研工作引向以权谋私的邪路上去,会造成科研方向的扭曲。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当了不小的官,依挖空心思想当院士。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张曙光就是这样的一个贪官。他是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曾经是铁路系统“明星”。他利用权势,将受贿的2300万元,用作参评院士的经费。他召集铁科院、西南交大、北交大的二十多个专家,为他当枪手,每人“承包”一些章节,写出了有关高铁的著作,作为他个人的学术成果上报,以一票之差落选。如果他不是被抓了起来,再申报一次,院士很可能就通过。现在,张曙光的受贿腐败行为被揭露了出来。院士没当成,官也丢了,走进了监狱。那么,在两院的院士中,有没有没有被揭露出来的“张曙光”昵?

  倒过来问:当了院士,可不可以当官?这个问题应作具体分析。先当院士后当“官”,虽然合法,但宜少不宜多,更不要把所有适龄院士都聘去当“官”。目前两院的院士共约两千多人。六十岁以下约占半数,而55岁以下可以当“官”者不到1/3。这个数目已够多了。如果55岁以下的院士都去当“官”,势必严重影响科技和学术工作的进展。因此,当了院士,最好不谋其政,别去当“官”。把有前途的科研精英硬戴上官帽子,可能是失大于得。鱼与熊掌两者兼得,恐非易事。院士即使当了官,仍应以科研为主,当“官”为辅,戴官帽、挂虚职,起点咨询顾问作用,切忌合二为一。人的精力是个常数,院士再有本事,兼职过多,难免顾此失彼。多数院士应以科研、学术活动为主,不宜喧宾夺主,本末倒置。另据塔斯社报道,在普京发表上述讲话后,俄总统事务管理局随即表示,该机关将根据总统指示作出人事调整,批准该局内当选俄院士或通讯院士的官员将来只从事科研工作。

  目前,有少数院士成了政治活动家,他还有多少时间、精力用于科技工作?这个老问题,仍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2016年12月4日 09:25 来源:东方网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语出孟子《鱼我所欲也》:“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意思是明白不过的:如果鱼和熊掌这两样东西不能兼得时,只能选取一样:我取熊掌。

  举一个例:当官和当院士,也是鱼与熊掌的关系,当了官,别想当再院士。

  这个意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再次强调:俄罗斯官员不得获取院士称号。因为今年10月底俄科学院举行院士及通讯院士选举时,俄总统事务管理局、教育部、内务部、国防部、联邦安全局和其他部分机关的某些负责人仍然参选,其中一些人已经当选。

  当了官为什么就别当院士呢?这个“一刀切”的道理也是明白不过的。因为当了官,有许多行政事务需要处理,国家机关官员为完成本职工作,需要不断积累经验,并花费大量精力去完成。如果一身而二任,亦“官”亦“士”,就不会有许多精力去当好官、做好研究工作。院士变成一顶用于装饰的高帽,沽名钓誉而已。

  院士作为科学研究的权威和引领者,一定程度影响了我国科学研究的方向和价值追求。当了局长、副部长,还想当院士,给人留下“赢者通吃”的印象。局长、部长们看中的不仅是院士称号,更是院士背后一系列科研项目和科研经费的倾斜。当官的又当了院士,他动用科研经费有了更大的发言权。所以“赢者通吃”的结果,容易把科研工作引向以权谋私的邪路上去,会造成科研方向的扭曲。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当了不小的官,依挖空心思想当院士。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张曙光就是这样的一个贪官。他是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曾经是铁路系统“明星”。他利用权势,将受贿的2300万元,用作参评院士的经费。他召集铁科院、西南交大、北交大的二十多个专家,为他当枪手,每人“承包”一些章节,写出了有关高铁的著作,作为他个人的学术成果上报,以一票之差落选。如果他不是被抓了起来,再申报一次,院士很可能就通过。现在,张曙光的受贿腐败行为被揭露了出来。院士没当成,官也丢了,走进了监狱。那么,在两院的院士中,有没有没有被揭露出来的“张曙光”昵?

  倒过来问:当了院士,可不可以当官?这个问题应作具体分析。先当院士后当“官”,虽然合法,但宜少不宜多,更不要把所有适龄院士都聘去当“官”。目前两院的院士共约两千多人。六十岁以下约占半数,而55岁以下可以当“官”者不到1/3。这个数目已够多了。如果55岁以下的院士都去当“官”,势必严重影响科技和学术工作的进展。因此,当了院士,最好不谋其政,别去当“官”。把有前途的科研精英硬戴上官帽子,可能是失大于得。鱼与熊掌两者兼得,恐非易事。院士即使当了官,仍应以科研为主,当“官”为辅,戴官帽、挂虚职,起点咨询顾问作用,切忌合二为一。人的精力是个常数,院士再有本事,兼职过多,难免顾此失彼。多数院士应以科研、学术活动为主,不宜喧宾夺主,本末倒置。另据塔斯社报道,在普京发表上述讲话后,俄总统事务管理局随即表示,该机关将根据总统指示作出人事调整,批准该局内当选俄院士或通讯院士的官员将来只从事科研工作。

  目前,有少数院士成了政治活动家,他还有多少时间、精力用于科技工作?这个老问题,仍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