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又一朵“奇葩”

2016-12-1 09:12: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自李克强总理怒斥“我妈是我妈”的“奇葩证明”和“天大笑话”,质问“老百姓办个事怎么这么难”之后已有一年,但“奇葩证明”并没有绝迹。这不,就在这几日,新华社披露了一项案例,竟是要老百姓为去世百年的祖父母开“死亡证明”的事儿——

  宜昌市居民徐义清,本身已是近古稀的老人,为了将父母过世后的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需要办公证,而公证处告诉他,必须出示“祖父母死亡证明”,否则免谈——徐义清的父母已先后离世,而其“祖父母”更是在上世纪初就已去世,现在算来,也已有150多岁,这还要他们已“死亡”的证明吗?到哪里去开这百年前的“死亡证明”?所以徐义清的继承,因为“出示”不了这个“奇葩证明”,至新华社发稿之日,仍然还“无奈”着——当然也有可能,新华社一发稿,舆论一汹涌,明天就“一举解决”啦!

  其实“奇葩证明”,有如百花齐放,何止一个百年前的“死亡证明”?比如西安市民刘某,因为房屋拆迁,要将户口迁至亲生父亲处,结果要他出示“我爸是我爸”的证明,刘某只好请91岁的老父回原单位开证明,还四处奔波终于从半个世纪前父亲的干部履历表中找到了他是他爸儿子的“蛛丝马迹”。又如57岁的张某在家照看孙女,当他在厨房做饭时,孙女将客厅茶几上的几张百元大钞撕成了“红纸片”。张某戴着老花镜一点一点将钱拼起来,到银行去兑换钱币,“可是银行要我去社区开个证明,证明这钱是我孙女撕的”,社区则说没法开,谁也没看见你孙女撕钱啊!再比如张某之妻社保地在异地,该地社保中心每年要他寄一张证明其妻还“活着”的证明,才有资格领社保金,“证明一个大活人还活着,要盖好几个章,真是把我腿都跑断了!”再如咸阳一位市民的车辆在大风中被树木刮坏,到保险公司理赔时被告知需开“风力气象证明”,到气象局开证明,又要收600元的费用,他质疑收费依据,告曰“收费是弥补气象事业经费不足,你觉得600元贵,还可再商量呢”……

  “奇葩证明”数不胜数,其中“奇葩”何止“十大”,不是说一个公民一生要办103个“证明”吗?光北京市不久前就一次取消了74项该类“证明”,并总结出“多怪乱假”四个字,还有应聘求职要开“品行端正证明”,买房签约要开“结婚前未婚证明”的呢!“漫天要证”成了不少部门“勤政”的代名词,“办证一张嘴,百姓跑断腿”,成了多少年多少人的怨言——关于“奇葩证明”,舆论之间,早已评论再三,说它是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典型,论其是推诿刁难,大家踢皮球的官僚做派,比如文首那个“死亡证明”,一百五十岁的人还没有“死亡”吗?这是凭常识就可以判断出来的,可是谁也不“担责”,非要你穿越百年,去开个“证明”来给他,当然还有说基层政府也没有办法,他是“照章办事”啊,也“无奈”得很呢!可是依我所见,这“无奈”背后,恐怕更多的是“感觉”,是过一把“有权”的“瘾”啊——比如众所周知的那个案例,一位百姓为了办护照,竟在两大城市跑了5个来往,坐了三千公里的火车,还没有办下来,据说听到这个“三千公里折返跑”后,那位出入境办事人员,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还开心地笑了起来呢——他真的觉得很“爽”啊,真是尝到了“权力”的美味啊!这类平日里在上司面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小吏,终于在升斗百姓那里找到了“感觉”,他没抽当事人一支烟没拿人一文钱,但却从你身上过了一把“有权”的“瘾”,这种心态,你说在“奇葩证明”中,只有他一朵“奇葩”吗?

  当然还有“钓鱼执法”的,比如那个“你妈是你妈”的证明,不是后来“不必办了”吗?为什么呢,因为交了钱,所以“你妈”就自然是你妈啦!至于现在不能再“钓鱼”了,于是“不拿也不干,不喝也不办”,就可能成为又一种“官僚主义”,推诿更盛,塞责更烈,旧的“奇葩”“取消”之后,又出来一批“证明”,也真是难料啊!所以说“奇葩证明”,不能仅止于一项一项地“取消”,更要着眼于政府职能的转变和公众舆论的监督,说到底,还在于行政体制改革这一场“割肉断腕”般“痛苦”的“自我革命”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又一朵“奇葩”

2016年12月1日 09:12 来源:东方网

  自李克强总理怒斥“我妈是我妈”的“奇葩证明”和“天大笑话”,质问“老百姓办个事怎么这么难”之后已有一年,但“奇葩证明”并没有绝迹。这不,就在这几日,新华社披露了一项案例,竟是要老百姓为去世百年的祖父母开“死亡证明”的事儿——

  宜昌市居民徐义清,本身已是近古稀的老人,为了将父母过世后的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需要办公证,而公证处告诉他,必须出示“祖父母死亡证明”,否则免谈——徐义清的父母已先后离世,而其“祖父母”更是在上世纪初就已去世,现在算来,也已有150多岁,这还要他们已“死亡”的证明吗?到哪里去开这百年前的“死亡证明”?所以徐义清的继承,因为“出示”不了这个“奇葩证明”,至新华社发稿之日,仍然还“无奈”着——当然也有可能,新华社一发稿,舆论一汹涌,明天就“一举解决”啦!

  其实“奇葩证明”,有如百花齐放,何止一个百年前的“死亡证明”?比如西安市民刘某,因为房屋拆迁,要将户口迁至亲生父亲处,结果要他出示“我爸是我爸”的证明,刘某只好请91岁的老父回原单位开证明,还四处奔波终于从半个世纪前父亲的干部履历表中找到了他是他爸儿子的“蛛丝马迹”。又如57岁的张某在家照看孙女,当他在厨房做饭时,孙女将客厅茶几上的几张百元大钞撕成了“红纸片”。张某戴着老花镜一点一点将钱拼起来,到银行去兑换钱币,“可是银行要我去社区开个证明,证明这钱是我孙女撕的”,社区则说没法开,谁也没看见你孙女撕钱啊!再比如张某之妻社保地在异地,该地社保中心每年要他寄一张证明其妻还“活着”的证明,才有资格领社保金,“证明一个大活人还活着,要盖好几个章,真是把我腿都跑断了!”再如咸阳一位市民的车辆在大风中被树木刮坏,到保险公司理赔时被告知需开“风力气象证明”,到气象局开证明,又要收600元的费用,他质疑收费依据,告曰“收费是弥补气象事业经费不足,你觉得600元贵,还可再商量呢”……

  “奇葩证明”数不胜数,其中“奇葩”何止“十大”,不是说一个公民一生要办103个“证明”吗?光北京市不久前就一次取消了74项该类“证明”,并总结出“多怪乱假”四个字,还有应聘求职要开“品行端正证明”,买房签约要开“结婚前未婚证明”的呢!“漫天要证”成了不少部门“勤政”的代名词,“办证一张嘴,百姓跑断腿”,成了多少年多少人的怨言——关于“奇葩证明”,舆论之间,早已评论再三,说它是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典型,论其是推诿刁难,大家踢皮球的官僚做派,比如文首那个“死亡证明”,一百五十岁的人还没有“死亡”吗?这是凭常识就可以判断出来的,可是谁也不“担责”,非要你穿越百年,去开个“证明”来给他,当然还有说基层政府也没有办法,他是“照章办事”啊,也“无奈”得很呢!可是依我所见,这“无奈”背后,恐怕更多的是“感觉”,是过一把“有权”的“瘾”啊——比如众所周知的那个案例,一位百姓为了办护照,竟在两大城市跑了5个来往,坐了三千公里的火车,还没有办下来,据说听到这个“三千公里折返跑”后,那位出入境办事人员,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还开心地笑了起来呢——他真的觉得很“爽”啊,真是尝到了“权力”的美味啊!这类平日里在上司面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小吏,终于在升斗百姓那里找到了“感觉”,他没抽当事人一支烟没拿人一文钱,但却从你身上过了一把“有权”的“瘾”,这种心态,你说在“奇葩证明”中,只有他一朵“奇葩”吗?

  当然还有“钓鱼执法”的,比如那个“你妈是你妈”的证明,不是后来“不必办了”吗?为什么呢,因为交了钱,所以“你妈”就自然是你妈啦!至于现在不能再“钓鱼”了,于是“不拿也不干,不喝也不办”,就可能成为又一种“官僚主义”,推诿更盛,塞责更烈,旧的“奇葩”“取消”之后,又出来一批“证明”,也真是难料啊!所以说“奇葩证明”,不能仅止于一项一项地“取消”,更要着眼于政府职能的转变和公众舆论的监督,说到底,还在于行政体制改革这一场“割肉断腕”般“痛苦”的“自我革命”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