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闻扯谈:缅北冲突,触点何在?

2016-11-25 15:27: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世平 选稿:王永娟


 点击进入作者专栏

    缅北冲突,九天了。

  媒体热情,正在下降中。

  今天的新闻,是边民给难民送吃的。

  缅北的复杂性,看过凤凰卫视有关金三角的纪录片,大致可有一点轮廓。

  地方武装割据,中央政府进剿,谈谈和和,和和谈谈,循环往复。

  缅甸是多民族国家,缅甸政府承认的民族达135个,缅族占据最大比例,68%,分布缅甸中部和南部。少数民族,主要有掸族9%、克伦族7%、若开族3.5%、孟族2%、克钦族1.5%。以缅甸北部地区,更加复杂。

  缅甸冲突,已有半个多世纪,根源可追溯到殖民时期。这与英国殖民“分而治之”、“以夷制夷”,大有关系。

  缅甸独立,昂山将军(昂山素季之父)推动全国和解,同意少数民族,以平等身份,加入“彬龙协议”。昂山将军被剌杀之后,缅甸政府采用极端的“强制同化”的民族政策,因而导致长达几十年的冲突和内战。

  昂山素季上台,重新推动缅甸全国和平进程。有网友不解,按理说,重启进程,大有希望,没有理由再有冲突啊?!

  可是,问题恰恰出现在谈判进程之中。显然,军方势力,仍然控制谈判的主导权。

  请注意:新闻报道提及本次冲突的四方武装势力:克钦,果敢,德昂,若开。他们联合动用了差不多十个营的兵力,全面袭击了缅北军方和警方哨所。

  这四支武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要么从来没有与中央政府达成过“改编协议”,要么被中央政府排斥在谈判对象之外。

  克钦是四支中最大的地方武装。

  克钦邦位于缅甸联邦东北部,占全缅甸联邦面积的13%,克钦族就是中国的景颇族。其东部与中国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接壤,北部与中国西藏昌都地区相邻,通行汉语。克钦族主要信仰基督教。  

  克钦独立军长期与中央政府对歭。1988年后的缅甸军政府,放弃武力消灭政策,改为和谈解决问题。多数地方武裁与中央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并在自己的控制地区实行临时自治。

  2008年,军政府加速民地武问题解决的步伐,要求地方武装按照新宪法进行改编,即改编成中央统一领导的边防军。力量较弱的武装接受中央政府主张,力量较强的武装则坚持立场,在改编问题上与中央政府分歧严重。

  克钦独立军就是属于没有与中央政府达成武装改编协议的地方武装之一。

  2011年6月,克钦独立军曾政府军爆发武装冲突,致使双方1994年签署的停火协议事实失效。双方不断在进行和谈,同时也不时发生冲突。

  本次冲突之前,克钦与政府间,发生了两次事件。一是政府军炮击了克钦的一所军校,导致约二十名青年军官死亡。二是克钦扣压了中央政府的一位官员,以及三名警员。

  严格地说,克钦与中央政府的矛盾,主要涉及该地区民族自治的诸多权利,双方分歧太大。一句话,谈不拢,克钦不愿意谈,也不参加“和平进程”。

  另外的三支地方武装,则情况相反,主要是中央政府不同他们谈,认定他们没有主体谈判的资格。

  先说德昂。德昂族是跨境民族。其所辖地区,位于中缅油气管道的咽喉要地。德昂武装,大约有2500人。德昂族,中国云南境内也有分布,与傣族、景颇族、佤族等民族杂居。德昂族有语言和文字。语言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佤德昂语支。文字流传不广,主要用于记载本民族的历史、道德、法规和书写佛经等。德昂人还大多能说傣语、汉语或景颇语。(见图)

  

  

    再说果敢。

  果敢大家比较熟悉。果敢在历史上属于土司管辖的地区。无论是二战期间短暂统治缅甸的日本,还是独立后的缅甸政府,都没有对这一地区有过实际的控制。

  果敢的人,其实就是汉人,据说,其中多为明未逃亡至此的南明后裔。果敢也是缅甸官方承认的135个少数民族之一,果敢人说云南方言,人民币现在也通用。说到果敢人,不能不说彭家声,人称果敢王。这位祖籍四川的汉人,在果敢地区几起几落,与当地土司,缅共,毒枭都有关系,是个传奇人物。果敢几经变局,但始终游离于缅甸政府的控制之外,无疑是一个独立王国。但是,经过几次内讧与变局,果敢武装的实力已大打折扣。

  

  第三家就是若开。这个若开军最有意思。

  看地图,若开并不在缅甸北部,而是在缅甸西南部。他们怎么也跑到缅北去搅局了呢?若开邦,自公元前266年,已是独立自主的文明古国——阿拉干国(Arakan)。若开邦的若开族,以佛教徒为主。该地区若开族,长期受缅族统治和欺凌。有压迫就有反抗。于是,许多若开青年,寻求武力反对缅族统治的道路。若开军,过去并不知名。2011年缅北克钦冲突,若开族有许多人,北上参与克钦军,共同抵抗缅政府。严格地说,若开武装,其实就是克钦军扶持的一支地方武装,他们活跃的地区,就是克钦所控制的地区。但是,这两年情况有变化。若开军在年轻的司令通米亚能领导下,不断成长,号称已有一万将士(其实也就3000余人)。他们也将战火,烧到了远地印度洋边上的若开邦。

  

  (印度洋边的若开邦)

  

  (图为英俊的若开军司令通米亚能)

  这三家地方武装,确实比较弱小,他们的谈判地位,其实未能获中央政府和谈判小组认可。因此,他们三家曾发表联合声明,要求3家组织联合一起,同中央政府洽谈停火事宜。但是,他们的诉求,并没有被接受。他们三家再发声明,指责缅甸军方不仅不认同他们的谈判资格,而且还继续瓦解性的军事行动,因而进行宣布退出和平进程。

  于是,克钦和这三家利益相关的地方武装,便携手团结起来,共同反对缅甸政府(实际是军方主导的)的谈判进程。他们的意图是清楚的,以武力证明自己的存在与价值。

  昨天,昂山素季呼吁各方克制,反对武力冲突,以“灵活思维”加入和谈。她主导的“21世纪彬龙会议”,可否取得成效,依然有待观察。

  缅北冲突,依然是缅族与少数民族之间长期的隔阂和深层次矛盾。民族宗教文化,是不可能轻松消除的。

  我以为,缅甸军方强硬的态度不改变,打打停停的局面,或许还会继续下去。

  但是,靠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历史已有结论。

  我们只能呼吁,和谈是唯一出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新闻扯谈:缅北冲突,触点何在?

2016年11月25日 15:27 来源:东方网


 点击进入作者专栏

    缅北冲突,九天了。

  媒体热情,正在下降中。

  今天的新闻,是边民给难民送吃的。

  缅北的复杂性,看过凤凰卫视有关金三角的纪录片,大致可有一点轮廓。

  地方武装割据,中央政府进剿,谈谈和和,和和谈谈,循环往复。

  缅甸是多民族国家,缅甸政府承认的民族达135个,缅族占据最大比例,68%,分布缅甸中部和南部。少数民族,主要有掸族9%、克伦族7%、若开族3.5%、孟族2%、克钦族1.5%。以缅甸北部地区,更加复杂。

  缅甸冲突,已有半个多世纪,根源可追溯到殖民时期。这与英国殖民“分而治之”、“以夷制夷”,大有关系。

  缅甸独立,昂山将军(昂山素季之父)推动全国和解,同意少数民族,以平等身份,加入“彬龙协议”。昂山将军被剌杀之后,缅甸政府采用极端的“强制同化”的民族政策,因而导致长达几十年的冲突和内战。

  昂山素季上台,重新推动缅甸全国和平进程。有网友不解,按理说,重启进程,大有希望,没有理由再有冲突啊?!

  可是,问题恰恰出现在谈判进程之中。显然,军方势力,仍然控制谈判的主导权。

  请注意:新闻报道提及本次冲突的四方武装势力:克钦,果敢,德昂,若开。他们联合动用了差不多十个营的兵力,全面袭击了缅北军方和警方哨所。

  这四支武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要么从来没有与中央政府达成过“改编协议”,要么被中央政府排斥在谈判对象之外。

  克钦是四支中最大的地方武装。

  克钦邦位于缅甸联邦东北部,占全缅甸联邦面积的13%,克钦族就是中国的景颇族。其东部与中国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接壤,北部与中国西藏昌都地区相邻,通行汉语。克钦族主要信仰基督教。  

  克钦独立军长期与中央政府对歭。1988年后的缅甸军政府,放弃武力消灭政策,改为和谈解决问题。多数地方武裁与中央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并在自己的控制地区实行临时自治。

  2008年,军政府加速民地武问题解决的步伐,要求地方武装按照新宪法进行改编,即改编成中央统一领导的边防军。力量较弱的武装接受中央政府主张,力量较强的武装则坚持立场,在改编问题上与中央政府分歧严重。

  克钦独立军就是属于没有与中央政府达成武装改编协议的地方武装之一。

  2011年6月,克钦独立军曾政府军爆发武装冲突,致使双方1994年签署的停火协议事实失效。双方不断在进行和谈,同时也不时发生冲突。

  本次冲突之前,克钦与政府间,发生了两次事件。一是政府军炮击了克钦的一所军校,导致约二十名青年军官死亡。二是克钦扣压了中央政府的一位官员,以及三名警员。

  严格地说,克钦与中央政府的矛盾,主要涉及该地区民族自治的诸多权利,双方分歧太大。一句话,谈不拢,克钦不愿意谈,也不参加“和平进程”。

  另外的三支地方武装,则情况相反,主要是中央政府不同他们谈,认定他们没有主体谈判的资格。

  先说德昂。德昂族是跨境民族。其所辖地区,位于中缅油气管道的咽喉要地。德昂武装,大约有2500人。德昂族,中国云南境内也有分布,与傣族、景颇族、佤族等民族杂居。德昂族有语言和文字。语言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佤德昂语支。文字流传不广,主要用于记载本民族的历史、道德、法规和书写佛经等。德昂人还大多能说傣语、汉语或景颇语。(见图)

  

  

    再说果敢。

  果敢大家比较熟悉。果敢在历史上属于土司管辖的地区。无论是二战期间短暂统治缅甸的日本,还是独立后的缅甸政府,都没有对这一地区有过实际的控制。

  果敢的人,其实就是汉人,据说,其中多为明未逃亡至此的南明后裔。果敢也是缅甸官方承认的135个少数民族之一,果敢人说云南方言,人民币现在也通用。说到果敢人,不能不说彭家声,人称果敢王。这位祖籍四川的汉人,在果敢地区几起几落,与当地土司,缅共,毒枭都有关系,是个传奇人物。果敢几经变局,但始终游离于缅甸政府的控制之外,无疑是一个独立王国。但是,经过几次内讧与变局,果敢武装的实力已大打折扣。

  

  第三家就是若开。这个若开军最有意思。

  看地图,若开并不在缅甸北部,而是在缅甸西南部。他们怎么也跑到缅北去搅局了呢?若开邦,自公元前266年,已是独立自主的文明古国——阿拉干国(Arakan)。若开邦的若开族,以佛教徒为主。该地区若开族,长期受缅族统治和欺凌。有压迫就有反抗。于是,许多若开青年,寻求武力反对缅族统治的道路。若开军,过去并不知名。2011年缅北克钦冲突,若开族有许多人,北上参与克钦军,共同抵抗缅政府。严格地说,若开武装,其实就是克钦军扶持的一支地方武装,他们活跃的地区,就是克钦所控制的地区。但是,这两年情况有变化。若开军在年轻的司令通米亚能领导下,不断成长,号称已有一万将士(其实也就3000余人)。他们也将战火,烧到了远地印度洋边上的若开邦。

  

  (印度洋边的若开邦)

  

  (图为英俊的若开军司令通米亚能)

  这三家地方武装,确实比较弱小,他们的谈判地位,其实未能获中央政府和谈判小组认可。因此,他们三家曾发表联合声明,要求3家组织联合一起,同中央政府洽谈停火事宜。但是,他们的诉求,并没有被接受。他们三家再发声明,指责缅甸军方不仅不认同他们的谈判资格,而且还继续瓦解性的军事行动,因而进行宣布退出和平进程。

  于是,克钦和这三家利益相关的地方武装,便携手团结起来,共同反对缅甸政府(实际是军方主导的)的谈判进程。他们的意图是清楚的,以武力证明自己的存在与价值。

  昨天,昂山素季呼吁各方克制,反对武力冲突,以“灵活思维”加入和谈。她主导的“21世纪彬龙会议”,可否取得成效,依然有待观察。

  缅北冲突,依然是缅族与少数民族之间长期的隔阂和深层次矛盾。民族宗教文化,是不可能轻松消除的。

  我以为,缅甸军方强硬的态度不改变,打打停停的局面,或许还会继续下去。

  但是,靠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历史已有结论。

  我们只能呼吁,和谈是唯一出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