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西门庆故里”到“钻山豹旧居”

2016-11-21 08:51: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郁婷苈

  “旧居”问题,其实不是一个“旧”话题,颇有一点常说常新的味儿——比如不久之前,哈尔滨的刘亚楼将军旧居被拆,就引出过轩然大波,压倒的舆论认为这幢小楼,记载着我军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哪能说推倒就推倒呢?又比如说近日网络曝光,说某民国文人的旧居成了杂居的大院,似乎很令人痛心。当然也有有识之士曰,像这类在那时有点名气的文人名士,光是在北京,不说上万也有数千,住过的地方也何止五六处?如果都要“清空保护”,不容今人“杂居”,似乎碰也碰不得,恐怕也不行吧!

  那么“旧居”这个东西,是不是越来越稀缺越来越少了呢?我看也不必过度担忧——在一些承载着历史文化的旧居消失同时,另一类“旧居”却在着手“开放”脱颖而出呢。我们不是听说过“西门庆故里”的隆重登场吗?两省三地,烽烟四起,争抢一个西门庆的归属不算,便是王婆拉皮条的小楼,不是也“重新修缮”了么?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密室,不是也开放了么?红砖黑漆门的“西门大宅”,不是也在“规划”当中么?一个西门庆的“华丽转身”,虽则舆论之间,批评已多,但又有什么可以阻挡西门大官人的“荣归”呢?

  当年热播的《乌龙山剿匪记》,不料也带来了“钻山豹旧居”。湘西有个龙山,坚称它就是“乌龙山”!不光是峡谷挂牌“乌龙山大峡谷”,便是它的酒肆饭庄,竟也叫做“乌龙山寨”。龙山说当年的“乌龙山匪帮”就在他的峡谷中,旁人抢也不要抢——更将20多年前那电视剧的“反一号”申军谊住过一夜的招待所,赫然挂出“钻山豹旧居”的大招牌呢!至于那里的一个山洞,更说是“榜爷”的另一处旧居,当年钻山豹、四丫头还经常在这里“幽会”,所以您看到的摆设,全是实物,珍贵得很呢!当然早有知情人提出,这“乌龙山”本不存在,只是《剿匪记》作者的虚构,至于“钻山豹”,也并无此人,那只是艺术创作啊!可是不管,“匪文化”照样“弘扬”,“钻山豹旧居”照样高挂,这可涉及到一方旅游业的“发展”啊!

  据说黄河以北,修了好几座“大帅府”,北洋的军阀,割据的强人,他们的“旧居”故里,也准备开“系列游”。如果这未经证实的话,那么长江边上,戴笠强占女明星的“神仙洞”,隐藏60年,不是已“惊喜”发现了吗?而且“保存甚好”呢——而在“旧居”中,尤其值得说一下的是某地投资千万,修复了“张国焘旧居”,“主体工程”早已完成,内装修想必也收口了吧!

  “张国焘旧居”不是不可以搞,但有些话应当说说清楚。你可以说兴业路石库门里到南湖红船之上,有他的座位,也可以说川陕红军曾发展到八万之众,有他的功苦,但你也不能不说长征路上的分裂铁案,他自立中央,要当“主席”,把中央贬成“北方局”,更不能不说他借祭黄陵,只身叛逃,连个警卫员也没有带走,直至后来成了人家的特务啊!所以“旧居”可以“开放”,但盖馆的论定却不能没有,否则,何以向南北游客尤其是前来“瞻仰”的莘莘学子交代呢?至于一个复杂反角的“旧居”,如果真的“开放”,究竟能吸引多少眼球,拉动多少旅游,或者是否真的可以光耀一地一姓的祖宗,我看是不容乐观的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从“西门庆故里”到“钻山豹旧居”

2016年11月21日 08:51 来源:东方网

  “旧居”问题,其实不是一个“旧”话题,颇有一点常说常新的味儿——比如不久之前,哈尔滨的刘亚楼将军旧居被拆,就引出过轩然大波,压倒的舆论认为这幢小楼,记载着我军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哪能说推倒就推倒呢?又比如说近日网络曝光,说某民国文人的旧居成了杂居的大院,似乎很令人痛心。当然也有有识之士曰,像这类在那时有点名气的文人名士,光是在北京,不说上万也有数千,住过的地方也何止五六处?如果都要“清空保护”,不容今人“杂居”,似乎碰也碰不得,恐怕也不行吧!

  那么“旧居”这个东西,是不是越来越稀缺越来越少了呢?我看也不必过度担忧——在一些承载着历史文化的旧居消失同时,另一类“旧居”却在着手“开放”脱颖而出呢。我们不是听说过“西门庆故里”的隆重登场吗?两省三地,烽烟四起,争抢一个西门庆的归属不算,便是王婆拉皮条的小楼,不是也“重新修缮”了么?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密室,不是也开放了么?红砖黑漆门的“西门大宅”,不是也在“规划”当中么?一个西门庆的“华丽转身”,虽则舆论之间,批评已多,但又有什么可以阻挡西门大官人的“荣归”呢?

  当年热播的《乌龙山剿匪记》,不料也带来了“钻山豹旧居”。湘西有个龙山,坚称它就是“乌龙山”!不光是峡谷挂牌“乌龙山大峡谷”,便是它的酒肆饭庄,竟也叫做“乌龙山寨”。龙山说当年的“乌龙山匪帮”就在他的峡谷中,旁人抢也不要抢——更将20多年前那电视剧的“反一号”申军谊住过一夜的招待所,赫然挂出“钻山豹旧居”的大招牌呢!至于那里的一个山洞,更说是“榜爷”的另一处旧居,当年钻山豹、四丫头还经常在这里“幽会”,所以您看到的摆设,全是实物,珍贵得很呢!当然早有知情人提出,这“乌龙山”本不存在,只是《剿匪记》作者的虚构,至于“钻山豹”,也并无此人,那只是艺术创作啊!可是不管,“匪文化”照样“弘扬”,“钻山豹旧居”照样高挂,这可涉及到一方旅游业的“发展”啊!

  据说黄河以北,修了好几座“大帅府”,北洋的军阀,割据的强人,他们的“旧居”故里,也准备开“系列游”。如果这未经证实的话,那么长江边上,戴笠强占女明星的“神仙洞”,隐藏60年,不是已“惊喜”发现了吗?而且“保存甚好”呢——而在“旧居”中,尤其值得说一下的是某地投资千万,修复了“张国焘旧居”,“主体工程”早已完成,内装修想必也收口了吧!

  “张国焘旧居”不是不可以搞,但有些话应当说说清楚。你可以说兴业路石库门里到南湖红船之上,有他的座位,也可以说川陕红军曾发展到八万之众,有他的功苦,但你也不能不说长征路上的分裂铁案,他自立中央,要当“主席”,把中央贬成“北方局”,更不能不说他借祭黄陵,只身叛逃,连个警卫员也没有带走,直至后来成了人家的特务啊!所以“旧居”可以“开放”,但盖馆的论定却不能没有,否则,何以向南北游客尤其是前来“瞻仰”的莘莘学子交代呢?至于一个复杂反角的“旧居”,如果真的“开放”,究竟能吸引多少眼球,拉动多少旅游,或者是否真的可以光耀一地一姓的祖宗,我看是不容乐观的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