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福尔摩斯笑了,读者笑不出声

2016-11-15 15:40: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郁婷苈

  福尔摩斯是由19世纪末的英国侦探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侦探。福尔摩斯已经成为名侦探的代名词,成了一个象征智慧的符号。道尔一共写了4篇长篇、56篇短篇系列小说,1891年开始在斯特兰德杂志上连载,使福尔摩斯受到了爆炸性的欢迎。20世纪初,《福尔摩斯探案集》结集出版。

  道尔曾担心福尔摩斯有朝一日会像那些歌手那样,时过境迁,被人遗忘。他在《最后一案》中借福尔摩斯之口自述:“我可以说,我完全没有虚度此生。如果我生命的旅程到今夜为止,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视死如归。由于我的存在,伦敦的空气得以清新。在我办的一千多件案子里,我从未把我的力量用错了地方。”

  一百多年过去,我们足以告慰柯南?道尔先生的是:阁下笔下的福尔摩斯仍然活在人们心目中。他已穿越了一个多世纪,现仍在穿越未来。在中国,最近三年里出了580种《福尔摩斯探案集》,今年1月至9月,在中国市场在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有1200多种。出版社笑了,各种“福尔摩斯”版本,最差的年能卖5000套,好的一年可卖上万套。福尔摩斯在九泉之下,自然也笑了。

  不过,对广大读者来说,却笑不出声来。同一作者的同一图书在书市上有几百种不同版本,其阅读对象也大致一样,让读者为难了。580种《福尔摩斯探案集》,读者究竟买哪一种才好?哪种版本的译文比较权威?

  问题自然还不止于此。重复出版给读者造成“选择困难”还在其次,主要是会导致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巨大浪费,低质图书充斥市场,损害精耕细作的出版社的权益。现在,哪一种图书能赚钱,能畅销,多家出版社便一哄而上,跟风出版,蜂拥而至,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结果造成图书严重同质化。尤其是那些著作权保护期终止,进入公版期的图书,更会被大家当作“唐僧肉”,大家都来吃一口。不少重复出版的书还是剽窃拼凑而成,粗制滥造,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三年里出了580种《福尔摩斯探案集》,不过是我国出版界图书重复出版的一个典型。中国版本图书馆近日公布一组数据,据2013年至2016年8月CIP数据统计显示,文学、哲学、军事、历史、生物、林业类图书都有重复出版现象,文学类图书重复出版数量最多,占到80.40%。古汉语启蒙和哲学类图书由2013年和2014年200余种,分别增至2015年的400余种和300余种。

  重复出版造成图书大量积压。图书出版本是把纸变成钱,而库存则是把钱变成了纸。结果是纸和钱都进入了废品回收站。日本出版人小林一博著的《出版大崩溃》,记录了1997年─2003年间日本图书的高库存高退货:图书退货率平均在50%左右,高的可达90%,真可谓“死书累累”,书尸横飞。

  这个老话题已谈了至少30年,但时下依然呈愈演愈烈的态势。听说,福尔摩斯先生后来去研究养蜜蜂了。我们能不能请智慧的福尔摩斯探长出山,想点办法,把这个老大难问题解决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福尔摩斯笑了,读者笑不出声

2016年11月15日 15:40 来源:东方网

  福尔摩斯是由19世纪末的英国侦探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侦探。福尔摩斯已经成为名侦探的代名词,成了一个象征智慧的符号。道尔一共写了4篇长篇、56篇短篇系列小说,1891年开始在斯特兰德杂志上连载,使福尔摩斯受到了爆炸性的欢迎。20世纪初,《福尔摩斯探案集》结集出版。

  道尔曾担心福尔摩斯有朝一日会像那些歌手那样,时过境迁,被人遗忘。他在《最后一案》中借福尔摩斯之口自述:“我可以说,我完全没有虚度此生。如果我生命的旅程到今夜为止,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视死如归。由于我的存在,伦敦的空气得以清新。在我办的一千多件案子里,我从未把我的力量用错了地方。”

  一百多年过去,我们足以告慰柯南?道尔先生的是:阁下笔下的福尔摩斯仍然活在人们心目中。他已穿越了一个多世纪,现仍在穿越未来。在中国,最近三年里出了580种《福尔摩斯探案集》,今年1月至9月,在中国市场在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有1200多种。出版社笑了,各种“福尔摩斯”版本,最差的年能卖5000套,好的一年可卖上万套。福尔摩斯在九泉之下,自然也笑了。

  不过,对广大读者来说,却笑不出声来。同一作者的同一图书在书市上有几百种不同版本,其阅读对象也大致一样,让读者为难了。580种《福尔摩斯探案集》,读者究竟买哪一种才好?哪种版本的译文比较权威?

  问题自然还不止于此。重复出版给读者造成“选择困难”还在其次,主要是会导致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巨大浪费,低质图书充斥市场,损害精耕细作的出版社的权益。现在,哪一种图书能赚钱,能畅销,多家出版社便一哄而上,跟风出版,蜂拥而至,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结果造成图书严重同质化。尤其是那些著作权保护期终止,进入公版期的图书,更会被大家当作“唐僧肉”,大家都来吃一口。不少重复出版的书还是剽窃拼凑而成,粗制滥造,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三年里出了580种《福尔摩斯探案集》,不过是我国出版界图书重复出版的一个典型。中国版本图书馆近日公布一组数据,据2013年至2016年8月CIP数据统计显示,文学、哲学、军事、历史、生物、林业类图书都有重复出版现象,文学类图书重复出版数量最多,占到80.40%。古汉语启蒙和哲学类图书由2013年和2014年200余种,分别增至2015年的400余种和300余种。

  重复出版造成图书大量积压。图书出版本是把纸变成钱,而库存则是把钱变成了纸。结果是纸和钱都进入了废品回收站。日本出版人小林一博著的《出版大崩溃》,记录了1997年─2003年间日本图书的高库存高退货:图书退货率平均在50%左右,高的可达90%,真可谓“死书累累”,书尸横飞。

  这个老话题已谈了至少30年,但时下依然呈愈演愈烈的态势。听说,福尔摩斯先生后来去研究养蜜蜂了。我们能不能请智慧的福尔摩斯探长出山,想点办法,把这个老大难问题解决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