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原配夫人”与“托翁名作”

2016-10-28 08:59: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近日闲作网虫,忽见某作家说起笑话,读来不只觉可笑——作家与某校长聊起蔡元培蔡校长,该校长竟语出惊人,“什么蔡元培?我与你嫂子才是原配呢......”

  作家所说“笑话”,不止“原配”一则,例如作家与某地科技处长吃饭,说到霍金,不料处长一言,我执掌科技处已十余年矣,哪个科也没这个人啊!又如作家向某地文物科长请教古建筑学泰斗罗哲文,答曰“您说错了吧,过去我局那电工罗德文,早不干了,自己开了个五交化门店!”再如作家与某地文化局长同机出行,说起也当过文化局长的龙应台,所答竟是“不是龙应台吧,是祝英台,那是一个悲剧啊!”

  这些“亲历”的笑话,说的都是官员的无知,所以真假莫辨,至少我是不轻信的——无知二字,从来不是说的影视明星一类吗?

  的确是这样。久盛不衰的明星,于“七七”那天,惊呼“卢沟桥在哪里?出了什么事?又翻车了吗?”名扬南北的大腕,身着“BITCE”的裙子和“HUSTLER”的背心一路走来,她真的不知道“婊子”和“妓女”的英文拼法啊,所以更有穿着皇军军旗走秀的呢!歌星听了《满江红》,激动之下,急着要找“岳飞给我写歌”,明星答问西安事变两位主角是谁,一脸茫然之下,因为提示了一为姓张,另一位名中有个“城”字,于是大声朗曰:“张学友!郭富城!”这类大江东去狼逃尽式的笑话,早已是众所周知——因为明星的“示范”,所以“粉丝”们岂但是要把不久前过世的梅葆玖先生误认为梅艳芳,所以叹息他“英年早逝”,而且把范长江错认为一颗笑星——某报招考采编人员,问范长江、贝聿铭、柏杨、韩美林及戴安娜为何人,不料竟有答曰,贝乃足球教练,柏为滑冰运动员,韩美林当然是美容师了,戴安娜倒是烂熟于心,因为她“出墙红杏”极富八卦啊,最令人奇怪的,是将范长江答成“小品演员”,笑星,显然把这位中国现代新闻史的奠基人,当成了以自嘲而逗乐的潘长江啦。

  明星的“无知”,当然情有可原,但回到本文起始,那可是出在早已“四化”了的官员当中啊,所以多少令人怀疑——某些官员的胸无点墨,多年前似乎曾有,将“网民”混同于海边渔夫,又将“伊妹儿”错当成谁家的大小姐。福建省长提出打造“数字大省”,不是就有官员疑问,又要搞“数字出官、官出数字”了?所以他是真不懂,也不学习。

  历经多年,情势已大改观,知识化已成官员主流,只可惜不懂又不学习的笑话,在少数地方并未绝迹。君不闻某地领导导亲赴农学院做大报告,说是“袁隆平研究出杂交米,得了重奖,你们如果搞出纳米,我也当即重奖!”他不知道纳米实为十亿分之一米尺度的空间,以为可以果腹的稻米呢!并不多年之前,湖北的京山,为了纪念在故乡生活了18年的文诗大家聂绀弩,便将县城大街命名“绀弩大道”。不料一位年轻的县领导,竟不知这个“甘弓”为何意——是一个人,还是一件兵器,“怎么起了这样的怪名字”?

  这样看来,“大学校长”之不知蔡元培,作为“个例”就或有那么一点可信了,不是还有比“校长”还大的官员对着俄罗斯作家大坎《卓娅与舒拉的故事》以及《青年近卫军》这样他曾“熟读”的“托翁名作”吗?!

  但我宁可相信这又只是一个“孤案个例”,就同“原配夫人”那样几近例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原配夫人”与“托翁名作”

2016年10月28日 08:59 来源:东方网

  近日闲作网虫,忽见某作家说起笑话,读来不只觉可笑——作家与某校长聊起蔡元培蔡校长,该校长竟语出惊人,“什么蔡元培?我与你嫂子才是原配呢......”

  作家所说“笑话”,不止“原配”一则,例如作家与某地科技处长吃饭,说到霍金,不料处长一言,我执掌科技处已十余年矣,哪个科也没这个人啊!又如作家向某地文物科长请教古建筑学泰斗罗哲文,答曰“您说错了吧,过去我局那电工罗德文,早不干了,自己开了个五交化门店!”再如作家与某地文化局长同机出行,说起也当过文化局长的龙应台,所答竟是“不是龙应台吧,是祝英台,那是一个悲剧啊!”

  这些“亲历”的笑话,说的都是官员的无知,所以真假莫辨,至少我是不轻信的——无知二字,从来不是说的影视明星一类吗?

  的确是这样。久盛不衰的明星,于“七七”那天,惊呼“卢沟桥在哪里?出了什么事?又翻车了吗?”名扬南北的大腕,身着“BITCE”的裙子和“HUSTLER”的背心一路走来,她真的不知道“婊子”和“妓女”的英文拼法啊,所以更有穿着皇军军旗走秀的呢!歌星听了《满江红》,激动之下,急着要找“岳飞给我写歌”,明星答问西安事变两位主角是谁,一脸茫然之下,因为提示了一为姓张,另一位名中有个“城”字,于是大声朗曰:“张学友!郭富城!”这类大江东去狼逃尽式的笑话,早已是众所周知——因为明星的“示范”,所以“粉丝”们岂但是要把不久前过世的梅葆玖先生误认为梅艳芳,所以叹息他“英年早逝”,而且把范长江错认为一颗笑星——某报招考采编人员,问范长江、贝聿铭、柏杨、韩美林及戴安娜为何人,不料竟有答曰,贝乃足球教练,柏为滑冰运动员,韩美林当然是美容师了,戴安娜倒是烂熟于心,因为她“出墙红杏”极富八卦啊,最令人奇怪的,是将范长江答成“小品演员”,笑星,显然把这位中国现代新闻史的奠基人,当成了以自嘲而逗乐的潘长江啦。

  明星的“无知”,当然情有可原,但回到本文起始,那可是出在早已“四化”了的官员当中啊,所以多少令人怀疑——某些官员的胸无点墨,多年前似乎曾有,将“网民”混同于海边渔夫,又将“伊妹儿”错当成谁家的大小姐。福建省长提出打造“数字大省”,不是就有官员疑问,又要搞“数字出官、官出数字”了?所以他是真不懂,也不学习。

  历经多年,情势已大改观,知识化已成官员主流,只可惜不懂又不学习的笑话,在少数地方并未绝迹。君不闻某地领导导亲赴农学院做大报告,说是“袁隆平研究出杂交米,得了重奖,你们如果搞出纳米,我也当即重奖!”他不知道纳米实为十亿分之一米尺度的空间,以为可以果腹的稻米呢!并不多年之前,湖北的京山,为了纪念在故乡生活了18年的文诗大家聂绀弩,便将县城大街命名“绀弩大道”。不料一位年轻的县领导,竟不知这个“甘弓”为何意——是一个人,还是一件兵器,“怎么起了这样的怪名字”?

  这样看来,“大学校长”之不知蔡元培,作为“个例”就或有那么一点可信了,不是还有比“校长”还大的官员对着俄罗斯作家大坎《卓娅与舒拉的故事》以及《青年近卫军》这样他曾“熟读”的“托翁名作”吗?!

  但我宁可相信这又只是一个“孤案个例”,就同“原配夫人”那样几近例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