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又一个“武松”变老虎

2016-10-25 15:28: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王永娟

  打虎的武松变成被打的老虎,这样的新闻时有所闻。近日又听到一个。此人就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因受贿1.23781389亿元,10月14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金道铭算得是一个“老纪检”了。他曾在在中纪委系统工作了14年,在山西省纪委书记任上干了近五年。纪检是专职查贪官的,一个打了24年老虎的“武松”,是怎样蜕变为被打的“老虎”,而且受贿的数额是如此之巨大。这是耐人寻味的。

  这只纪检大老虎的胃口真不小。有人计算过,一亿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金道铭是如何疯狂敛取这些财富的呢?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许多贪官升官发财的老谱,但金道铭却是靠打虎吃老虎,靠查贪官捞钞票,办案也能成为财源。这让我们开了眼界。

  “老纪检”转化为“老虎”,其实,说穿了,也没啥新花头。金道铭和所面对的老虎一样,走的是一条路:用权力谋私利,不过样式有所不同罢了。他们是殊途同归。金道铭任职山西省纪委书记的几年,正是煤炭市场井喷,山西省煤焦领域内的政商两界丑闻频发的几年。这使得他和山西省不断爆发出的贪腐大案多有牵涉。“匿情不报、压案不查”是一条重要的生财之道。匿情与压案、不报与不查,自然是要花大代价的。许多贪官和不法商人勾结,为了避免没顶之灾,不惜化重金打点,力争不报不查。据媒体报道,在处理诸多腐败案中,金道铭在不同案件中的处理态度,呈现出明显的差别。在一些案件中,处理明显较轻,而另一些案件又处理很重。而围绕着金道铭处理较轻案件的一个共同特征:拿人钱财、为人消灾。

  金道铭的另一个生财之道是大事化小。最典型的案例是白培中案。2011年11月,时任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劫,其妻报案称,被劫财物300万元。然而,犯罪嫌疑人被抓后,承认其从白家抢得的赃物总价值却近5000万元,随后白培中被免职。2012年12月,法院确定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人民币,白培中仅被山西省纪委“留党察看一年”。知情者称,时任职务为山西省委副书记的金道铭,主导了对白培中事件的处理,硬是把这个案件压下去。压了下去,金道铭自然得到了不菲的回报。

  《水许传》中的武松,对于潘金莲的勾引,是坐怀不乱的,但山西省纪委的“武松”,却有几个“潘金莲”式的相好。据悉,金道铭的情妇在山西从事房地产开发,常有企业主动与他的情妇合作,并借其开发资金。项目建成之后,这些企业又回购项目。金道铭的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和她的妹妹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以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纪检这个“清水衙门”,油水也很足啊!

  金道铭的落马,被称为中纪委“家丑外扬”。金道铭的落马,进一步证明的中央对腐败的“零容忍”的态度。中央的态度十分明确:一旦“武松”蜕变成老虎,照样要毫不客气地把他关进笼子里去。金道铭走向了武松的反面。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天,也怪不得地!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又一个“武松”变老虎

2016年10月25日 15:28 来源:东方网

  打虎的武松变成被打的老虎,这样的新闻时有所闻。近日又听到一个。此人就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因受贿1.23781389亿元,10月14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金道铭算得是一个“老纪检”了。他曾在在中纪委系统工作了14年,在山西省纪委书记任上干了近五年。纪检是专职查贪官的,一个打了24年老虎的“武松”,是怎样蜕变为被打的“老虎”,而且受贿的数额是如此之巨大。这是耐人寻味的。

  这只纪检大老虎的胃口真不小。有人计算过,一亿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金道铭是如何疯狂敛取这些财富的呢?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许多贪官升官发财的老谱,但金道铭却是靠打虎吃老虎,靠查贪官捞钞票,办案也能成为财源。这让我们开了眼界。

  “老纪检”转化为“老虎”,其实,说穿了,也没啥新花头。金道铭和所面对的老虎一样,走的是一条路:用权力谋私利,不过样式有所不同罢了。他们是殊途同归。金道铭任职山西省纪委书记的几年,正是煤炭市场井喷,山西省煤焦领域内的政商两界丑闻频发的几年。这使得他和山西省不断爆发出的贪腐大案多有牵涉。“匿情不报、压案不查”是一条重要的生财之道。匿情与压案、不报与不查,自然是要花大代价的。许多贪官和不法商人勾结,为了避免没顶之灾,不惜化重金打点,力争不报不查。据媒体报道,在处理诸多腐败案中,金道铭在不同案件中的处理态度,呈现出明显的差别。在一些案件中,处理明显较轻,而另一些案件又处理很重。而围绕着金道铭处理较轻案件的一个共同特征:拿人钱财、为人消灾。

  金道铭的另一个生财之道是大事化小。最典型的案例是白培中案。2011年11月,时任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劫,其妻报案称,被劫财物300万元。然而,犯罪嫌疑人被抓后,承认其从白家抢得的赃物总价值却近5000万元,随后白培中被免职。2012年12月,法院确定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人民币,白培中仅被山西省纪委“留党察看一年”。知情者称,时任职务为山西省委副书记的金道铭,主导了对白培中事件的处理,硬是把这个案件压下去。压了下去,金道铭自然得到了不菲的回报。

  《水许传》中的武松,对于潘金莲的勾引,是坐怀不乱的,但山西省纪委的“武松”,却有几个“潘金莲”式的相好。据悉,金道铭的情妇在山西从事房地产开发,常有企业主动与他的情妇合作,并借其开发资金。项目建成之后,这些企业又回购项目。金道铭的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和她的妹妹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以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纪检这个“清水衙门”,油水也很足啊!

  金道铭的落马,被称为中纪委“家丑外扬”。金道铭的落马,进一步证明的中央对腐败的“零容忍”的态度。中央的态度十分明确:一旦“武松”蜕变成老虎,照样要毫不客气地把他关进笼子里去。金道铭走向了武松的反面。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天,也怪不得地!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