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序齿”与“序爵”“序富”

2016-10-22 10:28:3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王永娟

  大学校庆活动频繁,“你方唱罢我登场”,虽不天天,却也常常。不论是逢五逢十还是普通的周年庆,多会邀请校友举行高规格活动。通过校庆扩大学校的社会影响,凝聚校友资源,促进下一步发展,校庆活动有其积极作用。不过,是否要频繁举行,是否都要高规格,是否要警惕形式化、官僚化和铺张浪费的现象,却是需要引起思考的。

  这里不进行全面论述,单表官僚化的一枝,即校友的排座位问题。在庆典仪式上,往往是以官爵高低排位,没有乌纱帽的只能靠边站。一位大学校友讲他在校庆典礼上,因为无官帽,只能作为观众聆听领导和知名校友的讲话,使他对校庆活动感到索然无味。对比官员校友受到的热情与尊重,平民校友明显获得了冷落与怠慢。

  大学不是官场,而是求学问道之所,只有师生之谊、同窗之情,没有尊卑之分。在校庆活动中,应对校友一视同仁和尊重。有人说,那么多校友在一起活动,在安排上免不了会有先有后的。是的,次序总是要有的,但不可按“序爵”排位。2012年南京大学的110周年校庆,按“序长不序爵”的原则处理,赢得社会广泛好评。“序长”,就是按年龄长幼排定先后次序。校庆庆典大会不设主席台,只有发言席,内场坐的是老校友和嘉宾,老校友坐最前面。介绍嘉宾时,先介绍最年长的两位老校友,接下来介绍52届以前的金陵大学和中央大学老校友,之后才是各级领导。校友发言时,则按入学先后安排顺序。多大的领导回到校园来,都要回到系里去,好几个部长都是回到系里、回到同学中去。校庆时也跟那一级的同学坐在一起。人们赞扬这是大学优良传统的再现,大学精神的一种回归。

  我国自古就有“齿尊为先”的传统。校庆,是校友回家、同学重聚的日子,,学校就当像母亲对待所有孩子一样,不分轩轾地伸出自已的双手。以“爵”划线,将校友分为三六九等,对高官厚禄者笑脸相迎,对无官少禄者冷眼相对,是一种势利眼。“序爵”,按官位排座次,在一些政治性活动场所,有其必要性。在非政治场所,特别是文化学术领域,把“官本位”奉为圭臬,就完全抛弃了文化学术应有的独立价值和自主品格,是与大学应有的人文精神完全违背的。

  基于此,当时曾有人呼吁:“中国校庆未尝有不序爵者,今请自南大起。”此后虽也有大学校庆继南大之后不再“序爵”了,然而,延续“序爵”者仍是主流。这表明清除“官本位影响,平等地对待各行各业的从业者,需要长期努力。

  值得注意的,伴着”序爵“出现的,“序富”现象在增加,老板校友特别受到垂青。有位读者说,一所知名大学搞校庆,主席台按捐款数额排座次,他一个朋友捐了10万元,挤不进主席台,只能坐在台下当观众,他感觉受了屈辱,干脆不参加典礼,也不参加聚餐。“序富”是金钱崇拜,与“序爵”的官位崇拜一样,都是屈于现实功利的诱惑,亟须发掘并重建大学的精神追求,让“序长不序爵不序富”成为大学的常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序齿”与“序爵”“序富”

2016年10月22日 10:28 来源:东方网

  大学校庆活动频繁,“你方唱罢我登场”,虽不天天,却也常常。不论是逢五逢十还是普通的周年庆,多会邀请校友举行高规格活动。通过校庆扩大学校的社会影响,凝聚校友资源,促进下一步发展,校庆活动有其积极作用。不过,是否要频繁举行,是否都要高规格,是否要警惕形式化、官僚化和铺张浪费的现象,却是需要引起思考的。

  这里不进行全面论述,单表官僚化的一枝,即校友的排座位问题。在庆典仪式上,往往是以官爵高低排位,没有乌纱帽的只能靠边站。一位大学校友讲他在校庆典礼上,因为无官帽,只能作为观众聆听领导和知名校友的讲话,使他对校庆活动感到索然无味。对比官员校友受到的热情与尊重,平民校友明显获得了冷落与怠慢。

  大学不是官场,而是求学问道之所,只有师生之谊、同窗之情,没有尊卑之分。在校庆活动中,应对校友一视同仁和尊重。有人说,那么多校友在一起活动,在安排上免不了会有先有后的。是的,次序总是要有的,但不可按“序爵”排位。2012年南京大学的110周年校庆,按“序长不序爵”的原则处理,赢得社会广泛好评。“序长”,就是按年龄长幼排定先后次序。校庆庆典大会不设主席台,只有发言席,内场坐的是老校友和嘉宾,老校友坐最前面。介绍嘉宾时,先介绍最年长的两位老校友,接下来介绍52届以前的金陵大学和中央大学老校友,之后才是各级领导。校友发言时,则按入学先后安排顺序。多大的领导回到校园来,都要回到系里去,好几个部长都是回到系里、回到同学中去。校庆时也跟那一级的同学坐在一起。人们赞扬这是大学优良传统的再现,大学精神的一种回归。

  我国自古就有“齿尊为先”的传统。校庆,是校友回家、同学重聚的日子,,学校就当像母亲对待所有孩子一样,不分轩轾地伸出自已的双手。以“爵”划线,将校友分为三六九等,对高官厚禄者笑脸相迎,对无官少禄者冷眼相对,是一种势利眼。“序爵”,按官位排座次,在一些政治性活动场所,有其必要性。在非政治场所,特别是文化学术领域,把“官本位”奉为圭臬,就完全抛弃了文化学术应有的独立价值和自主品格,是与大学应有的人文精神完全违背的。

  基于此,当时曾有人呼吁:“中国校庆未尝有不序爵者,今请自南大起。”此后虽也有大学校庆继南大之后不再“序爵”了,然而,延续“序爵”者仍是主流。这表明清除“官本位影响,平等地对待各行各业的从业者,需要长期努力。

  值得注意的,伴着”序爵“出现的,“序富”现象在增加,老板校友特别受到垂青。有位读者说,一所知名大学搞校庆,主席台按捐款数额排座次,他一个朋友捐了10万元,挤不进主席台,只能坐在台下当观众,他感觉受了屈辱,干脆不参加典礼,也不参加聚餐。“序富”是金钱崇拜,与“序爵”的官位崇拜一样,都是屈于现实功利的诱惑,亟须发掘并重建大学的精神追求,让“序长不序爵不序富”成为大学的常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