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用“两点论”看低龄留学热

2016-10-12 09:04: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时下,低龄留学热度不减。美国最近发布的《2015门户开放报告》显示:全球在美的低龄留学生达到14万人,其中,2015年中国有4万多低龄留学生在美留学,较前年增加了5000多人,虽然绝对数量不大,但增速快,增幅大。

  在电视剧《小别离》里,“学霸”家长不惜卖房送女出国,普通的中等收入学生家长花了近10万元为孩子补习托福和SAT考试技巧,家境富裕的家庭索性从一开始就怀着送娃出国的心。这部电视剧反映了当代的现实生活,因而播出后受到了家长们的关注。

  从“出国读大学”到“出国读中学”,现不再出现在个别家庭里。据统计,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突破50万,中学生留学人数占13.76%,九成以上为自费留学。留学生的年龄越来越呈现低龄化。

  只有13、14岁的中学生出国留学,做父母不放心是可以想见的。为了安全,许多小留学生出国读书基本上需要家长陪读,多数是父母两人一个去国外陪读,一个留国内挣钱。长期分居,也会造成家庭的不稳定,对孩子来说,也是得不偿失。但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中学生愿意出国去留学?这一现象,的确值得

  教育界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研究和思考。

  原因是复杂的。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当下的中小学生的学业负担过重。孩子们失去了童年的快乐,书包越来越重,近视眼大量增加。在资深教育专家看来,低龄留学热产生的一个原因,是部分家长对于现有教育模式的焦虑。焦虑的心态,折射的是教育改革滞后于民生需求的现状,更反映出社会板结、利益固化给教育带来的压力。

  于是,我又想起了端端。端端,是巴金老人的外孙女。1982年,端端七岁半,念小学二年级。有感于端端沉重的学业负担,巴老写了《小端端》一文;尔后,巴老又写了《再说小端端》和《三说端端》。

  巴老写道:“她说她是我们家最忙、最辛苦的人,‘比外公更辛苦’。她的话可能有道理。在我们家连她算在内大小八口中,她每天上学离家最早。下午放学回家,她马上摆好小书桌做功课,常常做到吃晚饭的时候。有时为了应付第二天的考试,她吃过晚

  饭还要温课。”巴老还写道:“……有一天我听见端端一个人自言自语发牢骚:‘活下去真没劲!’不觉大吃一惊,我对孩子的父母谈起这件事,我看得比较严重,让一个十岁多的孩子感觉到活下去没有意思,没有趣味,这种小学教育值得好好考虑。”

  35年过去,端端下一代的学业负担过重的压力,有没有减轻?巴老提出的问题,有没有解决?近几年来,教育部和上海市教委作出了许多刚性规定,一些学校为减轻小学生负担工作,也作了不少努力。但是,分数论和升学率的习惯势力依旧在左右着许多教师和家长的行动。从总体上看,学业负担过重的压力,还是有增无已。今天端端们作业依然不见减少。许多家长说,小学生减轻负担,是一种“真实的谎言”。邻家有个女孩,今年读三年级,早上7时多离家,下午4时许回家。一回家就赶紧趴在桌子上做功课,做到吃晚饭,饭后看半小时电视,再做作业。正常的情况要到9时才能上床睡觉。今年暑假,她的爸爸又让她进了三个补课班,东奔西走,自讨苦吃。我问:暑假为何要让孩子这样辛苦?他说,别的同学都补课,我们不补,岂不亏了?

  《小别离》中,女主角童文洁有句对女儿反复念叨的“名言”,让观众听了感慨万千:“你今天进不了前100名,你就进不了重点高中;你进不了重点高中,你就进不了重点大学;进不了重点大学,你等于这辈子就完啦!”许多家长们被逼到一条狭窄的竞争跑道上,无可奈何地随大流竞走。对许多初中生来说,能10时上床睡觉,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有的家长不忍心孩子面临这样的长期的压力,选择了和这种竞争告别。告别的办法之一是出国读书。《小别离》小说原著的作者鲁引弓,正是一名将女儿送出国留学的家长,就是因为对其中的酸甜苦辣深有体会,才成就了这样一本畅销书,并被改编成电视剧。在谈到为什么送孩子出国时,鲁引弓说,中国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国家之一,而留学所代表的生活方式恰恰是对这种竞争的告别,向单一的价值标准告别,向社会转型期的压力告别。

  其实,对低龄学生出国留学问题,也有用“两点论”来研究。低龄学生出国留学有好处,也有许多弊端和不适应。比如生活能力不足、身体素质不够强、人生观尚未确立、过早和家人分离等等,都会对孩子成长带来不利。绝大部分低龄留学生都处于青少年时期,文化震撼与新环境带来的适应障碍,也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希望把中学生送出去的家长,事先应全面地估衡其利弊,

  三思而行。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用“两点论”看低龄留学热

2016年10月12日 09:04 来源:东方网

  时下,低龄留学热度不减。美国最近发布的《2015门户开放报告》显示:全球在美的低龄留学生达到14万人,其中,2015年中国有4万多低龄留学生在美留学,较前年增加了5000多人,虽然绝对数量不大,但增速快,增幅大。

  在电视剧《小别离》里,“学霸”家长不惜卖房送女出国,普通的中等收入学生家长花了近10万元为孩子补习托福和SAT考试技巧,家境富裕的家庭索性从一开始就怀着送娃出国的心。这部电视剧反映了当代的现实生活,因而播出后受到了家长们的关注。

  从“出国读大学”到“出国读中学”,现不再出现在个别家庭里。据统计,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突破50万,中学生留学人数占13.76%,九成以上为自费留学。留学生的年龄越来越呈现低龄化。

  只有13、14岁的中学生出国留学,做父母不放心是可以想见的。为了安全,许多小留学生出国读书基本上需要家长陪读,多数是父母两人一个去国外陪读,一个留国内挣钱。长期分居,也会造成家庭的不稳定,对孩子来说,也是得不偿失。但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中学生愿意出国去留学?这一现象,的确值得

  教育界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研究和思考。

  原因是复杂的。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当下的中小学生的学业负担过重。孩子们失去了童年的快乐,书包越来越重,近视眼大量增加。在资深教育专家看来,低龄留学热产生的一个原因,是部分家长对于现有教育模式的焦虑。焦虑的心态,折射的是教育改革滞后于民生需求的现状,更反映出社会板结、利益固化给教育带来的压力。

  于是,我又想起了端端。端端,是巴金老人的外孙女。1982年,端端七岁半,念小学二年级。有感于端端沉重的学业负担,巴老写了《小端端》一文;尔后,巴老又写了《再说小端端》和《三说端端》。

  巴老写道:“她说她是我们家最忙、最辛苦的人,‘比外公更辛苦’。她的话可能有道理。在我们家连她算在内大小八口中,她每天上学离家最早。下午放学回家,她马上摆好小书桌做功课,常常做到吃晚饭的时候。有时为了应付第二天的考试,她吃过晚

  饭还要温课。”巴老还写道:“……有一天我听见端端一个人自言自语发牢骚:‘活下去真没劲!’不觉大吃一惊,我对孩子的父母谈起这件事,我看得比较严重,让一个十岁多的孩子感觉到活下去没有意思,没有趣味,这种小学教育值得好好考虑。”

  35年过去,端端下一代的学业负担过重的压力,有没有减轻?巴老提出的问题,有没有解决?近几年来,教育部和上海市教委作出了许多刚性规定,一些学校为减轻小学生负担工作,也作了不少努力。但是,分数论和升学率的习惯势力依旧在左右着许多教师和家长的行动。从总体上看,学业负担过重的压力,还是有增无已。今天端端们作业依然不见减少。许多家长说,小学生减轻负担,是一种“真实的谎言”。邻家有个女孩,今年读三年级,早上7时多离家,下午4时许回家。一回家就赶紧趴在桌子上做功课,做到吃晚饭,饭后看半小时电视,再做作业。正常的情况要到9时才能上床睡觉。今年暑假,她的爸爸又让她进了三个补课班,东奔西走,自讨苦吃。我问:暑假为何要让孩子这样辛苦?他说,别的同学都补课,我们不补,岂不亏了?

  《小别离》中,女主角童文洁有句对女儿反复念叨的“名言”,让观众听了感慨万千:“你今天进不了前100名,你就进不了重点高中;你进不了重点高中,你就进不了重点大学;进不了重点大学,你等于这辈子就完啦!”许多家长们被逼到一条狭窄的竞争跑道上,无可奈何地随大流竞走。对许多初中生来说,能10时上床睡觉,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有的家长不忍心孩子面临这样的长期的压力,选择了和这种竞争告别。告别的办法之一是出国读书。《小别离》小说原著的作者鲁引弓,正是一名将女儿送出国留学的家长,就是因为对其中的酸甜苦辣深有体会,才成就了这样一本畅销书,并被改编成电视剧。在谈到为什么送孩子出国时,鲁引弓说,中国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国家之一,而留学所代表的生活方式恰恰是对这种竞争的告别,向单一的价值标准告别,向社会转型期的压力告别。

  其实,对低龄学生出国留学问题,也有用“两点论”来研究。低龄学生出国留学有好处,也有许多弊端和不适应。比如生活能力不足、身体素质不够强、人生观尚未确立、过早和家人分离等等,都会对孩子成长带来不利。绝大部分低龄留学生都处于青少年时期,文化震撼与新环境带来的适应障碍,也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希望把中学生送出去的家长,事先应全面地估衡其利弊,

  三思而行。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